《真是没想到,我们也会住在一起》
第8节

作者: 丁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我站起身说:“我得回去了。”
  蒋静溪把我送到了门口。听到她说她开始对罗山有好感了,我心情就不好了。虽然他们是正式夫妻,但结合的方式一点都不正式。而且我打心眼里不希望他们两个过好。不管我的这种心思是多么的可恶,但心里就是会止不住的这么想。人性总是有自私的一面。
  而且之后的事情也证明了,蒋静溪在对待罗山认知的改变上,太过于单纯而轻巧了。他简直就是个恶魔。在那之后的两年时间里,给蒋静溪年轻的生命带来了无尽的痛楚。
  入夜后,我躺在库上,忽而听到墙壁上传来了咚咚的钝声。我去过他们房间,知道蒋静溪的库头正好这对我房间的墙壁。也就是说我们实际的距离只有不到二十厘米,但就是这一堵墙却拥有了千山万水的本事,让我和她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
  我以为是蒋静溪不小心碰到了墙壁,不成想片刻后又传来了两声敲击。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尝试性的也敲击了两下墙壁。她那边立马就给予了回应。就像是一场无声的心灵对话。我想她肯定也睡不着觉了。
  不知道是第几次后,她敲了三下,我敲回去后,就再也没有反应了。我琢磨了一阵,明白过来了,最后三下是在跟我道晚安。

  第二天我是被敲门声给叫醒的,睁开眼一看窗外的阳光已经十分的强烈了。我以为是蒋静溪来找我了,就赶紧去跑到客厅打开了房门。
  “是你啊。”看到丁华,我大失所望。
  丁华一脸的怒气,用力的把门排开,一边往里走一边带着强烈情绪的说:“怎么就不能是我了,你快把门关上,我跟你说件事。”
  我顺手关了门后,走到沙发上去坐下来了。
  丁华的怒气更加浓重了,他那头竖立着的头发,这时候倒像是被激怒后立起来的。
  我问道:“怎么了,都放暑假了,不知道多睡会儿懒觉啊。”
  丁华叹息了一声,很不甘的说:“就之前一小会儿,我在对面阳台上,盯着静溪姐看,她还对我笑了。结果罗山那个王八蛋等静溪姐进屋以后,跑过去把我给打了。”
  “那个王八蛋敢打你?”我的火气蹭的就冲到了头顶。一来我和他是好兄弟,立过誓要患难与共的,再者罗山是我最痛恨的人了。我站起身来招呼说:“走,我们去找那个王八蛋要个说法。”
  丁华摇摇头,拽着我坐了回去,反倒劝我说:“你别冲动。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你说我不就看了静溪姐一会儿吗?那个王八蛋至于过去就给我两个耳光?我又没摸他老婆,更没睡他老婆,他就是他妈一个小吏,连芝麻官都算不上。在我们小院还挺横的。”
  我替他抱不平:“丁华,这两耳光可不能白挨了。要不摸黑我们俩蒙个脸,找机会打他的闷棍子。”
  “咱们不能蛮干。”丁华变得理智了起来,歇了一口气后又才说:“但是这个仇迟早都是要报的。我们要是去打他,回头被回到了,家里会跟着遭殃的,你也知道人家家里有权有势的,咱们惹不起。我受点委屈,总比我们两家父母回头再把我们俩打一顿后拖着去给他道歉强吧?”
  我琢磨片刻,点点头,但心里还是替他冤的很。我说:“这事不能就这么过去了吧?咱们在心里至少得有个数,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去报仇啊?”
  丁华站起身来,拍了拍我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兄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一定会让他为今天这两耳光付出惨重代价的。你就瞧着吧。我来跟你说这事,一方面是发谢下情绪,另一面是提醒你以后注意点,可别重蹈我的覆辙。”
  我点点头,心想着,罗山要是敢也这么打我的话,我就敢当场跟他拼命。大不了就是我以后进不去钢铁厂。
  我和丁华从小一起玩到大,但是两个人性格迥异,我是那种有什么都忍不下去的人,喜欢来直接的。他恰好相反,凡事喜欢藏着忍着,喜欢摆弄城府,而且小聪明还特别多。而徐晓丽则是属于中间性格的那种人,在外面的时候多半是个乖乖女,但是跟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变得很不一样。就像那次我们俩差点偷吃了禁果。她虽然表现的格外害怕,但却很配合我,由此可知,她其实早就在心里做好了那方面的思想准备。

  丁华走了后,我就故意站在走廊上,时不时的朝蒋静溪家盯上一眼。想看看罗山那个王八蛋会不会也找我麻烦。他打丁华的事,已经暴露出来了,他本质上的为人和大家看到的并不一样。我想试验下,他会不会真的也来把我打一顿。

  可惜的是,我等了好久也没有看见他。直到蒋静溪出来后,我才知道他已经上班去了。
  我不解的问道:“姐姐,他昨天不是去县里开会了吗?”
  “半夜回来的。”蒋静溪的语气里带着不悦:“喝的酩酊大醉,后半夜我都没睡好。”
  我心下暗想,我怎么一点动静都没听到呢?琢磨了片刻后,我还是决定不把丁华的事跟她告状。因为我不敢肯定,我说了之后,她到底会怎么看那件事情。毕竟丁华也是有错的。
  我跟她道了声别,就回屋去煮面了。因为父母上班时间早,寒暑假,我在家基本都是自己做早午饭。
  正忙活的时候,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我跑到厨房门口一瞧,竟然是蒋静溪。
  我一下就乐了:“姐,你怎么来了?”
  蒋静溪拨了下耳际的发丝:“在家里没事,就过来看看你在干什么。怎么自己做饭呀,你会做吗?”
  “还行。”我揭开锅盖,用筷子搅拌了一下正煮着的面。
  蒋静溪凑近瞧了一眼,从我手里把筷子给夺走,推了我一把:“你看着吧,我教你怎么做一碗很好很好吃的面条。”
  我嗯嗯两声就站到了一边,她专心的煮着面,我却在专心的盯着她看。白色雾气从锅里升腾起来,让她看上去显得有几分缥缈。近在眼前,却又是那么的不可触及。她穿了一件短袖的白色|女式衬衣,隐隐还有几分透明,仔细瞧的话能看见她里面穿着红色的内衣。下身是黑色的半身裙。一颗纽扣刚好落在她胸部最挺拔之处。我却看到了那颗没有生命的纽扣疼苦万分的形状,只要蒋静溪一个不小心,它就会崩裂出去了。

  面煮好以后,蒋静溪又帮我调味,完事后皱了下眉头,让我等一下,端着面碗走掉了。
  我在客厅里等了片刻,她就端着面碗跑了回来,把面碗丢到茶几上,催促说:“赶紧吃吧,你们家作料有点少,我去我们家给你加了点。”
  我尝了一口,果然十分好吃,我赞许的说:“姐,我从来没吃过味道这么好的面。”
  “慢慢吃吧。”蒋静溪抹着裙摆,在我旁边坐了下来。用一只手搁在自己的下巴上。但阳光从外面照进来,穿过她手指的时候,她的手指就像玉镯一般的晶莹剔透,无名指上那枚铂金戒指更是折射着细微的光泽。
  我痛快的吃完了面条,抹嘴的时候,蒋静溪说:“那我回去了哦。”

  “姐,你等一下。”我赶紧喊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