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没想到,我们也会住在一起》
第7节

作者: 丁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听到家里有动静后,我赶紧收了声,不敢再哭了。蒋静溪的房间里也不断的透过窗户传来嘈杂的声音。我走到窗台处,探出脑袋想听清楚他们都在说些什么。但是一句都听不清楚,因为隔壁有很多的人,笑声不断。

  “闽越,闽越……”我爸很不知趣的敲着房门。
  我不耐烦的喊道:“干什么啊,我不舒服,想睡一会儿。”
  “大下午的睡什么睡啊,赶紧出来,去你静溪姐家玩一会儿。”我爸的声音越来越高:“快点啊,等下你妈来敲门,可就不是请你了。”
  我苦恼的叫了一声,去打开了房门。往隔壁去的时候,心里想着那个家伙都住进来了,我也该去会会他,还没有正式的打过一次照面呢。我甚至搞不懂一个家境优越的家伙,怎么会住进蒋家,这不就是做了上门女婿吗?
  蒋家的房子里,呆着许多的人,进去的时候就像钻进了集市。我一直走到了新房的门口才停了下来,往里瞄了眼看见几个女人陪着蒋静溪坐在新房里,她坐在库上一言不发,目无表情。完全成了冰山美人。

  “这就是沈哥家的沈闽越吧。”
  听闻有人叫我名字,我赶紧扭头。看见蒋静溪的新婚丈夫跟小院的一个人正朝房间里走来。我抽搐嘴角的笑了一下。他不论从长相和身高上都比不上蒋静溪的前男友,但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不要脸。
  他经过我面前的时候,拍了下我的肩膀:“以后是邻居了,多来我们家玩啊。”
  我点了下头。他进新房后,把其中一个女人叫了出来,然后一起走掉了。我去茶几上抓了一把瓜子,继续靠在新房的房门口站着。我呆了好一会儿都没看见蒋厂长现身。

  “沈闽越。”
  我听到喊声,皱了下眉头,朝新房望去。看见蒋静溪在看着我。她笑了一下,朝我招手:“你进来。”
  我就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但是也没敢往库上坐,而是靠在了新的衣柜上。
  “我结婚你怎么不去酒店吃饭?”蒋静溪朝我丢了颗瓜子,语气有些责怪。

  “考试没发挥好,没心思吃饭。”我郁闷的说。
  她撅了下小嘴:“忘记我那天跟你说的话啦,要好好念书,考了大学就可以去大城市了。”
  我冷笑:“不稀罕,高三一毕业就进钢铁厂了。”
  我这话一出口,一个中年妇女就急忙说自己儿子成绩好得不得了,老实说就算清华北大吃力,但复旦厦大总是没问题的。

  我跟她根本不认识,不知道她说这话有什么好炫耀的。瞪了她一眼后,继续嗑自己的瓜子。
  “晚上去酒店吃饭,听到没有。”蒋静溪又朝我丢来一颗瓜子。
  我顺手就接住了,乐的她不行。她笑完了,又把之前的话说了一遍,我点点头答应了。
  晚上去酒店吃完饭的时候,我发现还真是特别丰盛,也就是在那里把蒋静溪的新婚丈夫一家人都见到了。听旁人议论才知道。她丈夫叫罗山,罗山的父亲是县里法院的一个副院长。他在我们镇政府当一个小干部。虽然近在咫尺,但我和他素未谋面。其实我们镇上的多数人都对镇里的大小干部不熟悉,比起镇里,钢铁厂的领导们才是人皆知之的大人物。
  他之所以住进蒋家,其实是蒋家提的要求,因为蒋厂长就蒋静溪一个女儿,他算是半入赘了。另一方面,他住在蒋家,也能方便到镇里上班。
  听到这些话以后,我真恨不得在以后的日子里找个机会从窗户翻墙到他们房间,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他给干掉。
  回到家里后,客人们都走|光了,蒋家也早早的关上了房门。我也早早的回到房间躺到了库上,把耳朵紧贴在墙壁上。
  我知道今晚是一个特别的夜晚,隔壁会传来一些嘈杂的声音。而这些声音正是我痛恨厌恶的,但没有人能阻止那些声音传出来。

  我把耳朵贴在墙壁上直到半晚,也没有听到一丁点的动静。窗户口提示着他们房间一直亮着灯。
  离奇的状况,让我心里迅速的发生了转变,希望那些嘈杂的声音永远不要在隔壁房间响起才好。更加让人感到离奇的是,一连几天下来隔壁竟然没一点古怪的声音传来。就好像隔壁依然只住着蒋静溪一个人。
  那天早起时,我走到走廊上,看见罗山急匆匆的提着公文包从屋里走了出来,他到院子里后掏出了手机,那个时候有手机的人是极少数的。他打了个电话,不多一会儿就有一辆轿车进了小院,他上车以后立马就离开了。
  蒋静溪走到走廊上的时候,看着院子里露出了轻松的笑意。
  “姐。”我朝她喊了一声。

  蒋静溪扭过头来朝我微微一笑,靠在了护栏上,天气已经很热了,她的长裙也已经变成了短裙,露出了一对修长而笔直的小腿,因为在家里的缘故,她并没有穿着高跟鞋,而是很随性的穿着一双凉拖鞋,脚指甲上也涂抹着和手指上一样的粉色指甲油。衣服的单薄,也让她饱满的胸脯愈发的惹眼了。对比起她那纤细的腰肢,真让人担心要是站的时间太长,她会不会撑不住。
  “放暑假了?怎么没出去玩?”她把一只手放在了护栏上。
  我一边朝她走过去,一边说:“是啊,不想出去。罗山哥是去哪儿了?”
  “县里开会。”蒋静溪说。
  自从他们结婚以后,我再也没有进过他们家门。这次似乎是一个好时机。蒋静溪转身进屋的时候,也说:“过来坐一会儿吧。”

  我喜滋滋的跟了进去,可一进屋她就询问我的期末考试成绩。我如实汇报后。她不无伤感的说:“看来你也得像我一样,带沥水镇呆一辈子了。”
  我没接这话,她还像以前一样,给我拿了一瓶冰镇汽水。闲聊了好一阵之后,我才装作很无意的问道:“姐姐,罗山哥是不是都没有在这边住啊?”
  “在这里呀?”她露出怪异的神色:“你怎么会问这个?”
  我笑着摇摇头,感觉再问下去就不适合了,但是心里总是按耐不住。片刻后,我改变了策略:“姐,我们的房间只有一墙之隔。”

  蒋静溪楞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伸手就来打我。但也只是轻轻的拍了下我的肩膀,她修长的手指像是拨了表皮的青葱。
  “你才多大呀,怎么什么都知道。”她娇嗔的笑着。
  我憨笑:“我都这么大了,当然什么都知道了。”
  蒋静溪走到房门口,往外面左右看了看,然后跑回到我旁边坐下,靠的很近,凑到我耳边小声的说:“我把你当我弟弟看,才给你说的。他很奇怪,每天都要看书到半夜,说是需要学习,睡觉的时候也特别安分,根本就不挨着我。”
  “啊?”我转过脸之际,差点跟蒋静溪撞上了,鼻头都碰到了一起。

  她闪躲开后,我脸一下就红了。她脸上就浮现出来了取笑的表情。
  等脸上发烧般的滚烫褪去后,我说:“他是不是不是男人啊?”
  蒋静溪伸手打我:“胡说什么呢,他不是男人难道还是女人了呀。你别说,几天相处下来,我对他的态度还有了一些改观,他应该是真的喜欢我吧,不然早就胡来了,而不是这么尊重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