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没想到,我们也会住在一起》
第6节

作者: 丁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到小院后,我们作鸟兽散,各自回了家。蒋静溪家已经披红挂彩了,但是房门紧闭。我痴痴的望了一会儿,心酸难耐。不是因为她嫁人了。而是因为她被迫当成一件交易的东西把自己嫁给了一个毫无感情的男人。
  我进屋放下背包时,徐晓丽的声音喊声传了过来。

  我走到房门口,看见她急乎乎的朝我们家跑了过来。
  “怎么了?”我问道。
  她停下来后,大口的喘气,但是胸前没有多少明显可见的起伏。我一直都怀疑,像她发育的这么差的女孩,以后嫁人了,会不会被男人嫌弃。
  她缓过来后说:“丁华那个王八蛋,刚才一个人跑出去了,他肯定是悄悄的去酒店了。你别看他答应的干脆,背后最喜欢使小心思了。”
  我不以为然的说:“那你也可以去啊。”

  “我才不去呢。”她流露出不屑的神色:“你不去,我肯定就不会去的。”
  我侧身让开,招呼她进了屋。在沙发上坐下来后。她偏着脑袋说:“我成绩不好,高中毕业了,我就去钢铁厂上班,在办公室做文员。你最近成绩下降的那么快,你还打算考大学吗?”
  “不知道。”我很迷茫。
  徐晓丽又说:“你也跟我一样吧,高中一毕业就上班。丁华也是这么打算的。我们三个得保持一致。”

  “还有一年对吧。”我盘算着:“高中念完,休息一段时间,我们刚好十八岁。你说我们这辈子除了考大学之外,是不是就只剩下呆在小镇到钢铁厂去上班了?”
  “那不然呢?”徐晓丽十分坦然的说:“十八岁开始上班挣钱,然后谈个恋爱,二十岁结婚,二十一岁就可以生小孩了。”
  “你可真是一点追求都没有。”我鄙夷的说。
  徐晓丽不以为然:“说的就好像你很有追求一样。这就是我们出生在沥水镇孩子的命运吧。”
  我又提醒道:“婚姻法规定,男人二十二岁才可以结婚的,那你得找一个年纪比你大几岁的才行。”
  “滚。”她伸手作势要打我:“咱们这儿提前结婚的多的是,不要结婚证就不能结婚了?可以到年纪后再去办理结婚证啊。”
  我叹息了一声。徐晓丽嫌弃的说:“你最近总是心事重重的,真不知道是被哪个女人给迷住了。”
  “哪有女人,我每天接触的女的不就只有你一个人么。”我笑道。

  “去你的。”徐晓丽扑上来打我:“我让你胡说,我让你胡说。”
  我挡着她的进攻,闹了好一阵之后,我去拉她的手,求饶的说:“不闹了,不闹了啊。”
  徐晓丽根本不搭理,继续扑打我。直到她整个人都扑到了我身上。但她的身体贴在我身上的时候,我愣了一下,因为我嗅到了少女特有的体香
  徐晓丽也停了下来,静静的看着我。对视了片刻后,她的脑袋靠近了一些,我都嗅到了她嘴唇里吐出来的气息。青春期里那随时能如同火山爆发般的荷尔蒙激素,竟让我有些不能控制住自己的大脑了。我冲动的伸出手去抓紧了她的臀部,柔轮的像两块豆腐。她嗯咛一声,双手撑在我肩膀上,脑袋缓慢的靠近了一些,就像一只提线木偶一般,不由自己的大脑控制了。当我们两个呼吸加重的时候,她乖巧的闭上了眼睛。

  看着她粉红的小嘴唇,我有那么一丝的躁动,虽然我并不喜欢她,但对于女人身体的强烈渴望,让我想要在她身上一探究竟。就在我也把脑袋往前的时候,另一种更加强烈的渴望,驱使着我停了下来。
  我飞快的腾出一只手来,掌了一下她的腰肢。视线死死的盯着她的胸口,呼吸加重了:“晓丽,你能别睁开眼睛吗?就一小会儿。”

  徐晓丽没有给予任何言语上的回应,但把眼睛闭的更紧了。我把手放到她衣服上的纽扣处,她忽然的哆嗦了一下。我捏了捏手掌,喉咙里感到发干。
  “就一小会儿。”我紧张地重申道,生怕她忽然推开我跑掉了。
  她像蚊子鸣叫那样似得发出了一声细细的声丝。我抽回手来把手心的细汗在衣服上擦干净了,然后迅速的把手放回到她的第一颗纽扣处,哆哆嗦嗦的把纽扣给解开了,紧接着是第二颗。我们两个都哆嗦了起来。
  我轻轻的拨开她的衣服,看见了里面粉红色的小巧内衣,两边都只露出来了一溜边缘的雪白。我把手抓上去后,徐晓丽吃疼的嗯咛了一声,我赶紧就放开了。但她依然紧闭着眼睛。
  我哆哆嗦嗦的再次上手,只捏住了她的内衣,想把它推上去,看看里面的部位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就在我慢慢往上推送的时候,沿街叫卖的声音从外面通过喇叭传了进来。吓的我整个人都僵住了。
  门窗都打开着,外面的阳光明媚而炽热。此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荒唐而可怕的事。醒悟过来之后,我直接把徐晓丽推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徐晓丽睁开眼睛的瞬间,眼泪也一起滑落了出来。
  面对她委屈的神情,我慌张解释说:“对不起,我不该对你这样的。”
  她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就像是自己受到了极大的羞辱。
  虽然院子里的人都去酒店参加蒋静溪的婚礼了,但是不能保证没有那么一两个漏网之鱼留了下来。我赶紧跑过去关上了房窗。跑回到沙发上坐下后,按住她肩膀劝说:“你别哭了,要是让人听见了,还以为我们俩真的怎么样了呢。”
  徐晓丽摇晃着肩膀,我不知道该怎么让她停下来,急的额头上都冒出了汗。
  好在她哭了一会儿,声音就弱了下去。她抹掉眼泪之后,恨恨的看了我一眼,走过去打开房门走掉了。
  我往墙壁上捶了一拳,对自己之前的行为后悔不已。
  一直等到下午三点多的样子,小院的人陆续回来了。我知道蒋静溪也应该回来了,就急忙跑到走廊上去观望。
  先是一辆辆自行车和摩托车进入了小院。因为沥水镇的人很少离开镇子,所以自行车是最普遍的交通工Ju。骑摩托车的人往往还做着别的经营。自行车和摩托车全部进入小院后,就有一序列的小轿车进来了,一共有十辆,都快把小院给填满了。车上的人陆续走下来,当一辆黑色轿车的车门打开时,我看见蒋静溪的新婚丈夫下来了,随后他弯下腰去,把穿着雪白色婚纱的蒋静溪抱了出来。我站在高处,看见蒋静溪在硕大的白色婚纱里,像是一朵旖旎的花蕊,虽然美丽,但是毫无生气。

  在起哄中,那家伙在大家的拥簇中抱着蒋静溪进了楼门。我看不到他们在楼道里走动的样子,但是能感知到他们每走一步都像是在我的泪腺上踩了一脚,我止不住的哭的稀里哗啦。完全不顾及院子里还有人。
  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后,我才赶紧跑回了屋里,锁上了自己的房门继续哭。时隔多年以后,追忆起这一场景,我仍然有些迷糊。当初自己为什么会哭的那么厉害,而且肆无忌惮。就当时那个年纪来说,并不可能爱一个人爱的那么刻骨铭心。而且我对蒋静溪的喜爱,是发端于对她外貌的痴迷。可那时候的我就好像已经把对她的感情深入进了骨头里一样。不止是我自己,也让其他人不会想到的是,我不仅在十六岁的时候,就把对她的感情深入了骨子里,更是维持了许久许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