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没想到,我们也会住在一起》
第5节

作者: 丁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成天都魂不守舍的。”我妈拿着鸡毛掸子在我面前转来转去,像是疯了一样的吼着数落我:“你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啊,现在都高二了,下学期就是高三,你是铁了心要留在钢铁厂当工人吗?”
  “当工人有什么不好的,离家近还可以多孝敬你们嘛。”
  “嘿,你还有理了。”母亲挥舞着鸡毛掸子上来直往我背上抽。
  疼的我龇牙咧嘴,但也要硬挺着不掉下来眼泪。

  “他该不会是在学校里谈恋爱了吧。”我爸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却在关键时刻神来之笔般来了一句。
  我妈皱起了眉头,横竖的把我打量了几眼,把鸡毛掸子凑到了我鼻头上:“老实交代,是不是谈恋爱了?”
  我摇头:“没有。”
  “不承认是吧。”我妈气的更加厉害了,打的鸡毛掸子都飞了起来。
  我再也吃不住疼,大叫了几声。但死活不认罪,因为我真的没有谈恋爱。
  “大姐。”蒋静溪的声音很突兀的从门口传了进来。
  我妈终于停了下来,换上了笑脸去跟她搭话。我爸悄悄的朝我做了一个起身往房间里逃的手势。我回头看了眼蒋静溪,还是赶紧乘机跑回了自己屋里。
  不多大一会儿,我妈就啪啪的拍响了我的房门:“快出来,你静溪姐找你。”
  我一听这话,直接跳下库过去打开了门。门打开后,赶紧拿出来了一副罪孽深重,忏悔不已的神情。
  蒋静溪把我妈给推走了,小声的跟我说:“走,去我那儿。”
  我憋住心里的惊喜,点了下头。蒋厂长没有在家。她关上房门后,就引着我进入了她的房间。房子已经装修好了,焕然一新,还添了一些在当时不多见的家Ju,比如冰箱,空调。

  她房间里更是大变,什么都是新的。库比原来大了一倍。她坐到库上后,招呼我也坐下。
  我一边坐下,一边感激的说:“姐,谢谢你救我啊……啊……。”
  一挨到库上,我就站起了身,屁股上可没少挨鸡毛掸子。
  蒋静溪捂嘴笑了。朝我问道:“你是你爸妈亲生的吗?怎么打你打的这么厉害。”
  我抱怨的说:“我还希望是捡的呢。”

  “别胡说。”蒋静溪伸手打了我一下。她胸部竟然跟随着她的动作微微一颤。
  她坐好以后又说:“我都问过你妈了,说你成绩原来挺好的,但是这次考的特别差。怀疑你是在学校里谈恋爱了。她觉得我们年纪相差不大,让我跟你谈谈,你愿意跟我说实话吗?”
  “你不都看到了吗,你放心吧,不会出什么意外的。”蒋静溪柔和的声音中也带着几丝冰冷。
  “那好吧,你爸今晚喝多了,你照顾一下,我就先回去了。”那男人说。
  “哦。”

  “你不送送我?”
  “送。”
  声音和脚步消失后,房门并没有关上。我感到十分的憋屈。
  不多一会儿之后,脚步声再次响起了,衣柜门打开了,灯光照进来的瞬间,还有些剌眼。我用手挡了挡。

  “快出来吧,他走了。”蒋静溪伸手拉了我一把。
  出了衣柜,她把衣柜里面整理了一下重新关上了。她转回身之际,我难抑愤恨的问道:“他那么对你,你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
  “一天天的过呗。”她满是落寂的神情。
  “那……那以后我是不是都不能进你们家门了?”绝望和酸楚又涌上了心头。
  蒋静溪拨了下自己的发丝,轻启朱唇:“你可以和你妈一起过来呀,他不在的时候,我也欢迎你过来玩。好了,你赶紧回去睡觉吧,时间不早了。”

  我点点头,差点都要哭出来了。往外面走的时候,我说:“我真担心他以后不会把你当人看。”
  “你快回去吧。”蒋静溪轻声的说。
  我加快脚步离开了她家,到了走廊上,我停下来镇定了一下情绪,才抬步继续往家里走。屋里客厅的灯还亮着,父母已经关门入睡了。我洗漱过后回到房间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今天在蒋静溪房间里的情形。他们还没结婚,她就已经惧怕到了这个地步,结婚以后,我想她的生活只能用炼狱来形容了。这也是我第一次那么清晰的认知到,家境给一个人所带来的诸多无奈和悲哀。
  可就算想破了脑袋,我也不能给予她丁点的帮助。我对她的感情似乎只能是少年时代的一场美好憧憬。一夜风雨之后,便了无痕迹。
  十六岁的我,因为蒋静溪结婚的事情,陷入了一个漫长的人生低谷期。可即便在多年以后,回想起这段岁月,我所拥抱的仍然是绝望和失意。因为就算再给我一次回到那个岁月的机会,我仍然毫无办法帮助蒋静溪改变她的命运。唯一能让人感到庆幸的是,绝望背后总是隐藏着无数的曙光,给予了我们一次次的希望。
  在蒋静溪和那个男人结婚前的一周时间里,我也进入了期末考试的倒计时,又一次无奈的中断了和她的联络。
  期末考试的那天,恰好是她和那个男人举行婚礼的时间。
  考完试之后,丁华和徐晓丽就来找到了我。约我一起去镇上最好的酒店,参加蒋静溪的婚礼。
  从走出教室的那一刻,徐晓丽就开始喋喋不休的说,他们的婚礼现场布置的有多么豪华,会有多少我们根本就没有吃过的菜肴。她对奢华的婚礼和美味的食物都充满了渴望。她的笑容就像是过分兴奋的味蕾在表情上的投射。
  走到学校门口时,她终于絮叨完了。我停了下来说:“你们去吧,我不去了。”
  “为什么不去啊?”丁华不解的问道:“我们三个素来是一伙的,你不去,我们两个去岂不是就没意思了。”
  “你们去吧,我是不会去的。”我肯定的说。
  “那我也不去了。”丁华仗义的说。

  “哼。”徐晓丽冷哼,笑的有些得意:“你们两个不想看到蒋静溪嫁人对不对?可是你们也不想想,你们能每天在钢铁厂东大门看见她就不错的,还想娶她不成啊?真是幼稚。”
  “那你去啊。”我怂恿说。
  徐晓丽瞧了我片刻,洋溢的笑了:“你不去,我也不去。”
  “好,那我们三个都不去。”丁华举起了手。
  我们三个拍掌之后,我拿出存下来的零花钱请他们吃了雪糕和零食。
  我们小院里,像我们这么大年纪的,其实就我们三个。之前跟蒋静溪前男友说我们小院有十多个大小伙子,那都是为了虚张声势。因为年纪相同,所以我们三个关系也最好。
  作为唯一的女生,徐晓丽却并没有从我们两个男生这里得到多少优待。其实她长的还不错,个子高挑,但就是发育的不怎么样,都十六七岁了,却一点前|凸|后翘的感觉都不强烈。也可能是过早的痴迷于蒋静溪了,至少在我看来,我们两个男生对她是一点情愫都没有产生过。
  我们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往家走。经过钢铁厂东大门的时候,我一直侧目盯着。以后大概就看不到很多初中生每天守在门口等着看蒋静溪一眼的场面了。她的丈夫成为了这场盛大集|会的终结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