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没想到,我们也会住在一起》
第4节

作者: 丁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得了吧,跟孩子瞎唠叨这么多做什么。”我爸语气硬朗了一些:“他还这么小,什么都不懂呢。”
  “我洗澡去了。”我站起身,笔直的离开了客厅。虽然我觉得我妈说的在理,但是我并不会因此放下一个少年会有的妄想。
  回到房间后,我又爬到了窗台上,凝神倾听蒋静溪房间的动静。可惜我趴了一个多小时,愣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困得厉害只好回到库上去睡觉了。
  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爬到窗口,去听蒋静溪房间的动静,结果还是落了空。和丁华一块去上学的路上,他一直跟我打听蒋静溪,但我愣是一个字都没往外吐。到了钢铁厂的东大门时,他执意要跟其他同学那样,在门口守着蒋静溪的到来,我则一个人直接去了学校。整整大半天我都魂不守舍。
  回到家我就往蒋静溪的家门口窥望,见她们家开着门,我也就放心了,这代表着我能见到她。
  我照旧在走廊做作业。当看见蒋静溪出来的时候,我忙低下头,装作很认真的样子。
  “闽越,你能帮我点忙吗?”蒋静溪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
  我抬起头,看见她就站在我旁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裙子,胸前的饱满都快碰触到我的手肘了。只消一夜的光景,她竟憔悴了许多。
  我点点头,丢下作业本就跟着她往她们家走。进了房间才知道是她的库出了有点问题,她一个人抬不起来,所以喊我去帮忙。
  我们两个合力把库给抬开后,我发现是库头出现了磨损,导致库垫放不平整。就主动回家拿了东西,帮她修库。
  她蹲在旁边看着我忙活,我嗅到了她身上有淡淡的香味,我能确定那不是香水。因为我在镇上碰到的每一个喷香水的女人,只要从她身边走过,就能闻到那气味,如同穿越过了一片看不见的迷雾。
  帮她把库头修好以后,我们一起把库垫抬了回去,她又让我帮她一起铺被子。她房间里的陈设简洁而明媚。就像搭在后墙的藤蔓一样。
  完事之后,立马就陷入了无所事事的尴尬。好在她冲我微笑着招了一下手。
  我们一起走回到了客厅,她拿了瓶汽水给我。自己也在旁边坐了下来。询问了我一些成绩方面的事。
  等她问完后,又陷入了尴尬。我瞧了瞧她的脸颊,垂落而下的柔顺秀发将她的侧脸盖住了不少。

  我喝了口汽水,觉得可以跟她问问昨天那个男人的事了。但又不好意思直接开口问。便说:“姐,以后你还去钢铁厂上班吗?”
  她摇摇头,又点点头:“不知道,得等我爸的事过去了,才清楚。反正最近都只能呆在家里了。”
  “咳咳咳……对了,昨天来的那个男人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啊?”我盯着她,眼睛都不眨一下。希冀她能告知我。
  她把长发往脑后抹了一下,露出了对着我的这边侧脸。转过头来忽而笑了:“是不是昨天你把人家打了,害怕人家报复你?”
  我摇摇头:“不是,我就想知道他是不是欺负了你?”
  蒋静溪用她的贝齿咬了下自己红润的下嘴唇,犹疑了一下才说:“他是我男朋友,现在只能算是前男友了。﹎”
  “真的啊?”我很不能理解:“那昨天我看见他跟楼下等他的那个女人又搂又亲的,一点都不知道害臊。”

  她露出了苦涩的笑容,低下了头:“那个女孩是县城的,女孩的爸爸在某个单位做领导。他们很快就要结婚了。昨天他就是来告诉我这个消息的。”
  “太好了。”我破口而出。
  “这是好事?是你站在我这一边的吗?”蒋静溪盯着我,有些愠色。
  我忙摇摇头,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那种下贱的男人,没跟你在一起不是挺好的吗?你长的这么漂亮,要嫁给他岂不是糟蹋了自己。姐,那种贱人不值得你为他难过,你以后一定会遇到更好的,不要着急,你才二十四岁嘛,再等个三五年,一定会有一个珍惜你的好男人娶你的。”
  她呵笑了一声:“在等三五年,那我都多大了。那时候你都该谈女朋友结婚了吧?我还不得被别人给笑死啊。”
  我使劲摇头,却在心里说,三五年以后,我就可以娶你了啊。
  她一打开话匣子似乎就收不住了,把他们俩的事一股脑的告知了我。那个男人也是钢铁厂的,他爸是厂里的一个科长。他家条件还算好,他长得也帅,足够追求蒋静溪的资本。但即便如此,他也用了足足一年多的时间才把蒋静溪追到手里。本来他们都打算明年结婚了,结果蒋厂长这边一出事,他就翻脸不认人了。另攀高枝去了。
  蒋静溪还告诉我,她早就知道那个女孩喜欢她前男友,可她前男友不为所动,另外也是因为他爸是厂里的科长,希望和蒋家联姻,借助蒋家在厂里的地位,将来把他栽培成下一任的厂长。这些蒋静溪其实都明白,但她觉得那男的对她是真心,所以最终选择了接受他。然而事实最终证明,相比起蒋静溪这个人,他更爱权势。他要寻找到一条可以供他一直往上攀爬的高枝。

  “那你现在恨他吗?”我问道。
  蒋静溪迟疑了好一会儿才点了下头:“有点吧,我恨自己没有早一点看清楚他的真面目。”
  蒋静溪说恨他,我就愈发的上火了,气恼的说:“姐姐,那个家伙没眼光,你不要觉得可惜。要是换了我是他的话,就算对方是市长,省长的女儿,我也不会多看一眼的,一定会好好珍惜姐姐你的。”
  蒋静溪盯着我瞧了片刻,忽然笑了出来:“说的好像喜欢我的那个人,是你似得。”
  我嘿嘿一笑,哪敢暴露自己的心迹啊。

  “对了,你爸会坐牢吗?”我转而问道,这可是决定她以后生涯的大事。
  她的神色又黯淡了下去,摇头说:“不知道,上面还在查。希望不会吧。”
  谁都没有想到蒋静溪的希望在我们这次谈话之后不久就成真了,在蒋静溪父亲自己的多方走动之下,终于把事情给搞定了,他不用去坐牢了,而且蒋静溪依然可以回到工厂去上班。但代价却尤为惨重。帮助蒋厂长把事情摆平的人,提了一个十分过分而又老的掉牙的要求。她必须嫁给那个人的儿子。
  这个消息是我爸带回家的,那几天的时间里,蒋静溪把自己关在家里,谁也不搭理。让我跟她没有一点沟通的渠道。即便我们两家紧邻着,我们两个的房间只有咫尺之距。每次我趴在窗台上的时候,都只能看见她那边紧闭的窗户。
  但她的伤心,也极大的感染了我。我成天都被困在心神不宁的情绪里。想帮助她,却又无能为力。
  蒋家开始装修房子的时候,我终于再次看见了蒋静溪。她总是一副神情忧郁的样子,很难再看见她的笑容。我们在家门口碰见的时候,也只是须臾一瞥,她不想跟任何人说话。
  随着期末的临近,学校里开始补课,我每天都要等到天黑以后才能回家。连和蒋静溪碰面的机会都少了。
  我拿着三门主科一共一百五十分的模拟考试试卷回到家的那个晚上,被父母皮实的揍了一顿。他们希望我能考上一所好一点的大学,最好是能够走出去,到大城市里去生活和工作。留在镇上到钢铁厂里去上班,那只能是最下下策的选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