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没想到,我们也会住在一起》
第3节

作者: 丁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心里像是吃了苍蝇般的难受,原来她是有男朋友的。在自尊心的操控下我直接丢掉扫帚,朝自己家走去。我清楚的听到了她们家里传来了关门的声音。
  我往家走的时候,看见院子里停着一辆小轿车,有两个人靠在车上抽烟,一个穿着短裙,搭配黑色网袜长筒靴子的年轻女人坐在车头上盯着蒋静溪家的房门口。
  这让我立即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刚才进屋的那个人,很可能并非蒋静溪的男朋友,而是来找她麻烦的。想到这里,我赶紧往她家跑去。我冲到她房门口,举起手正要敲门之际,房门打开了,那个男人走了出来。他看见我举着手掌,用一种轻蔑的神情盯着我,一股子从冰缝里冒出来的声音:“你想打我?”
  我把手掌捏成拳头,慢慢放了下来:“你是来找姐姐麻烦的吗?”

  他冷笑,直接把我拨开,潇洒的走了出去。因为在学校里还比较吃得开,我很久都没有碰见在我面前这么嚣张的人了。气的我直接冲上去跳起来朝他后脑勺砸了一拳头。
  他捂住脑袋,回过头来,皱着眉头看着我,神情有些复杂。
  “怎么了?”蒋静溪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带着哭腔。
  我和他一起回过了头,看见蒋静溪脸上有泪痕。
  “你这个邻居家的弟弟还挺有胆量啊,连我都敢打。”他轻蔑的笑着,揉了揉后脑勺把手放了下去。
  蒋静溪快步走到我旁边,生气的质问道:“你干什么要打他。”
  我理直气壮地说:“他欺负你,我肯定要打他的。姐,你别怕。他虽然带了两个人来,但我们这楼里有十来个像我这么大男孩呢,只要我一声吆喝,就能把他们三个给打的满地找牙。”
  “你胡说什么,他没有欺负我。”蒋静溪一说完,两行眼泪就滑落了出来。她利落的抹掉眼泪后,对那男人说:“他还小,不懂事,我替他跟你道个歉。你走吧。”
  他点了下头,转身直接走了出去。
  我追了出去,一直盯着他下了楼梯。再回头就看见蒋静溪已经趴在护栏边抹眼泪了。

  我扑到她旁边,看见下面那几个人还是原样的呆在车旁边。我扭头朝她问道:“姐,他真的没有欺负你吗?”
  蒋静溪看了我一眼,满脸的泪花。哇的一声哭的更厉害了,随即转身进了屋。我紧跟着追了进去。但她啪的一声把房门给关上了。
  此时比起对蒋静溪的关心,我更担心那家伙下去后,会不会叫上他的两个兄弟回来把我打一顿。我就只好跑回到了走廊上盯着下面的情况,只要他们三个一上来,我也好及时召唤楼里的人来支援我。
  那个男人走到院子里后,坐在车头上的女人满脸笑意的迎了上去,两个拥抱在一起,还亲了一个嘴。

  “操,真不害臊。”在1999年的沥水镇,当众亲嘴,还是一件惹人笑话的事情。
  然后他们俩就相互搂着朝小轿车走去,那两个男人下贱的去帮他们打开了车门。然后一车四人,迅速的从小院里消失不见了。
  我倒吸了一口初夏湿润而温暖的空气,知道危险已经随着他们的离开绝尘而去了。当时我的根本想不到,就是那一拳头,在日后竟给我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我重新回到了蒋静溪的房门后,听见屋里传出来了很大声的哭泣。我轻轻的拍了拍门,劝说道:“姐,你别哭了,那个人到底是谁啊?他真没欺负你吗?”
  “他是你男朋友吗?”
  “还是你爸被抓了,他来通报你的?”

  “你能不能别哭了,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不管我在门外怎么劝说和安慰,蒋静溪只是顾着嚎啕大哭,对我不予以丝毫的回应。时间一久,我就不敢敲门了,担心我爸妈回来看见了这一幕,要是他们误以为是我欺负了蒋静溪,我又得结结实实的挨一顿板子。
  我转身往外走,看见倒在门口地上的扫帚后,把它给拿了起来,继续扫地。扫完地后,见爸妈还没回来,我又主动跑进他们家厕所,去拿拖把帮他们家拖地。钢铁厂的效益一直很好,所以每家每户的地板都贴了大瓷砖。
  我拖地的时间里,蒋静溪还没哭个没完没了。伤心的就好像她爸已经被枪毙了一样。
  我拖完了两个房间后,正要拖客厅地板的时候,一个五十多岁的头发花白的男人和我爸一起出现在了房门口。
  彼此说明了缘由后,我才知道他就是蒋静溪的爸爸,钢铁厂的前厂长。我告诉了他们蒋静溪哭泣的缘由后,被我爸赶回了家。

  我妈正在厨房里忙活,弄得锅碗瓢盆叮当作响。我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反锁上房门后趴在了窗台上,听见蒋静溪还在哭泣。这个季节知了刚在树上鸣叫,听得我分外的烦躁。
  没多大一会儿之后,蒋静溪的哭声终于停了下来。应该是她爸劝说住了她。
  夜色一点点的降临,远近的灯光在浓密的夜色里像花儿那样零星的开放起来的时候,我爸敲响了我的房门。我打开门出去,看见蒋静溪和她爸出现在了我们家。这让我心里一下就乐开了花。
  蒋静溪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言,眼眶红红的,忧郁的神情如同延伸出来的冰块那样迅疾的把我的兴奋给冻结住了。
  在我爸的催促下,我走进厨房帮着我妈把饭菜给端到了客厅的茶几上。吃饭的时候,蒋静溪一直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有一筷子没一筷子的往嘴里喂米饭。而我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她的身上。我妈几次都暗示的踩我脚。但我就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片刻的时间后,又会把视线放到她的身上,甚至能辨认出来她穿在里面的黑色内衣。她从头到脚都是那么的完美,寻觅不出来一丝的瑕疵。把正处于荷尔蒙飞升年纪的我,完全给迷住了。

  我爸和蒋厂长一直在推杯换盏。我爸一直在劝慰蒋厂长,蒋厂长一直在表示歉意和感叹人情冷暖。从他们的聊天之中我得知了,如果蒋厂长再晚两天下台的话,我爸就是供应科的科长了。而且蒋厂长下台,并非真正的贪污,而是挪用公款做别的事去了,一时还不上厂里的钱,才暴露了的。他似乎即将迎来一场牢狱之灾。
  这一顿饭吃了足足两个小时,我也就盯着蒋静溪看了两个小时。

  他们父女离开后,母亲去关上了房门,先把我爸数落了一顿,说这时候他应该去巴结新的厂长才对,这时候同情蒋厂长可别把自己给牵连了进去。
  说完了我爸,我妈就把话头转移到了我头上。指着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说:“沈西来,你再看看你儿子吧,真跟你一模一样的。就吃饭这点时间,一直在盯着人家姑娘看。就好像人家姑娘将来会给他做媳妇一样。”
  我爸却笑了:“要是静溪能给我们做儿媳妇,那我们家闽越可是三辈子修来的福气哦。”
  我爸的话,让我不禁在心里窃喜。但我妈紧接着就上来给了我一巴掌。

  “你还在那儿乐呢,你得好好念书,可不要七想八想的。况且蒋静溪也不是你能想的人,人家家里虽然落难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是我们小门小户配得上的。再说了人家比你大多了,你念完书了,人家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