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2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嗬!这话听上去很有江湖大佬的气势嘛!”萧晋透过眼前弥漫的蒸汽看着他,目光玩味,“看来,大哥你这段时间的心情不错。”
  顾龙又笑了一声,向后半躺在木板上,就那么大咧咧的晾着自己胯下的物件儿。萧晋偷偷跟自己对比了一下,就有些挫败。
  “说实话,前段时间,哥哥的脑子有点犯轴,突然就不明白自己每天忙碌是为什么了。”顾龙开口说,“在青山镇的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天能带着兄弟们在县城里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街面上认识不认识的见了我都得喊一声大哥,有了麻烦也会第一时间来找我。
  就像那个老电影……嗯,对,《教父》里演的那样,坐在红木的办公桌后,咱不爱猫,换成一个美女趴在膝盖上让我摸头发,听面前的人诉说自己的苦恼并恭敬的请求我的帮助,想想就很带劲儿啊!

  原本,我以为这个梦想可能需要我用几十年去实现,怎么都没想到有一天你突然来找我,让我去整合天石县的江湖势力,然后我迷迷糊糊的就达成了所有的心愿。
  可能是因为这一切都来的太简单了,起初的兴奋过去之后,就跟在床上刚刚办完事儿一样,觉得特别空虚,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就觉得人生已经没了奔头,还没彻底步入中年,这辈子就过完了似的。”
  说到这里,这一身精壮腱子肉的汉子有些腼腆的挠了挠头发,不好意思的问:“是不是感觉哥挺矫情的?”
  萧晋摇了摇头:“这才哪儿到哪儿啊?你是没见过我矫情的时候,有时候你弟妹们轮番的上阵哄都不管用。”

  “那不一样。”顾龙道,“你是有本事的人,有本事的人想的都多,容易纠结在所难免。哥哥我可是个一根筋,以前在青山镇的时候,除了想下顿饭吃啥之外,基本就没动过脑子。”
  “那你是怎么想通的呢?”
  “说到这个,还是你的功劳。”顾龙坐起身,认真且诚恳的看着萧晋说,“还记得上次在夜来香你让我入股司钰洲码头时说过的话吗?你说那是一份可以传家的产业。就是‘传家’这两个字,让我的眼前突然就变得亮堂了起来。
  既然我已经达成了让天石县人人都喊我大哥的愿望,那我为什么不干脆再进一步,让天石县人的后代提起我也喊一声大哥?
  用你们文化人的说法就是青史留名!哈哈!外面都说混江湖的没有一个好鸟,老子还真就不信这个邪!
  兄弟你看着,总有一天,哥哥会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让整个县城都记住我顾龙的名字!”
  看着整个人都仿佛发起光来的顾龙,萧晋在目瞪口呆之余,心中说不出的羡慕。
  不管顾龙的这个梦想有多么不切实际,都足以证明,这也是一个纯粹到让他汗颜的人。
  纯粹是一种境界,也是一种心灵上的自由。它可以让一个人完全不在乎世俗的眼光,抛开一切外部因素和附加条件的去追逐自己的梦想,执着自己的认知,他人臧否不过是野狗乱吠,我只活在我的世界当中。
  纯粹并没有褒贬之分,可以纯粹的爱国,也可以纯粹的背叛;可以纯粹付出,也可以纯粹的索取;纯粹的助人、纯粹的害人、甚至纯粹的杀人……不一而足,只要追求始终如一,不被外物所扰,都是纯粹。
  听上去像疯子也像傻子,这也是世界上这样的人非常稀少的原因,唯有真正的心灵强大者,才能在这个物欲横流充满诱惑的世界中保持纯粹。
  萧晋自觉是做不到这一点的,他太贪心,在乎的事情和人太多,有时果决干脆的令人发指,有时又优柔寡断的让人挠头。他做不到只凭一股劲头去面对未来各种错综复杂的困难,顺势而为还是逆势而上,都只能就事论事。
  这代表他在普通正常人中是一个很出色的人,与李战、裴子衿和顾龙比起来,用玄幻一点的话说,就是他只能追求人间的成功,而那三位却是可以走一走成仙之道的。
  因此,他非常的羡慕他们,但也仅仅只是羡慕,如果有可以变成这样的人的机会摆在面前,他一定会转身就走。
  那样的人生虽然精彩,却也像烟花一般,璀璨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他才不舍得为了一时的绚烂就放弃红尘俗世的灯红酒绿呢!
  比如眼前姑娘苹果一般的笑脸,别说成仙了,成圣都不换。

  “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田新桐伸手在萧晋的眼前晃了晃。自己正说着那么重要的事情,这货居然在发呆神游,实在是太气人了。
  “啊?”萧晋醒过神来,脸不红气不喘的说,“你今天太好看,我的眼珠子都不知道该往哪儿瞧了。”
  女孩儿的不满瞬间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微红着脸白他一眼,嗔道:“一天到晚就知道油嘴滑舌。”
  “天地良心,这次我可没有一点恭维的成分,你穿警服的样子确实最好看嘛!”萧晋嬉笑道,“就是可惜场合不对,这冷饮店里人太多了,要是在你的宿舍里……嘿嘿嘿!”
  “嘿你个大头鬼!”田新桐抽出吸管敲了他一下,瞪眼说,“要是在我的宿舍里,你眼珠子敢这么乱瞄,姑奶奶早把你打成猪头了。”
  “那还等什么?咱赶紧走吧!你不知道我有多渴望被你打成猪头。哦,亲爱的警官大人,请你狠狠的抽我吧!不要因为我是一朵娇花而怜惜我……”
  萧晋捏着嗓子呻吟一般说话的样子让田新桐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扭头见四周的人都纷纷投来了异样的目光,顿时就臊的恨不得挖条地缝钻进去,红着脸拽起那货就跑掉了。
  “混蛋!王八蛋!以后你要是再那么说话,我……我就不理你了!”
  跑出老远,女孩儿停住脚步狠狠踹了他两脚,才算是勉强压制住了恼羞成怒。
  萧晋嬉皮笑脸的拉住人家的小手,两人并肩向前走去。

  今天是周末,不用外出执勤的田新桐自然是可以休息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平日里上班都不怎么穿警服的她,今天放假却穿上了。
  “对了,你刚才在冷饮店说了什么?”在街边买了两支棉花糖,萧晋边吃边问。
  “哎呀!被你一捣乱,差点儿给忘了,我爸要我晚上带你回家吃饭。”
  吃棉花糖都能咬到舌头,估计全世界也就萧晋能办到了,但他却顾不上疼,只是瞪圆了眼珠子盯着田新桐结巴的问:“为……为啥啊?”
  田新桐也有点小结巴,移开目光说:“我……我哪儿知道为什么?反正今天出门的时候我告诉他要来见你,他就那么说了,不过不准你瞎想,肯定不是那种意思的。”
  不是那种意思,还能是哪种意思?萧晋挠挠头,忽然脑海中灵光一闪,就问:“你知道你爸在衙门里跟巡抚和知州谁的关系比较近吗?”
  田新桐不明白他问这个干嘛,但还是仔细想了想,回答说:“应该是巡抚伯伯吧?!前两天他还到我家吃饭了呢!”
  清楚了,江州巡抚到底还是忍不住想要知道我会把金景山收拾到哪种程度,只是这位巡抚大人的消息很灵通嘛,居然能打听到我跟桐桐的关系。

  日期:2018-03-17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