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8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驱车在大街,方晟心潮澎湃的同时感受到阵阵寒意。自己是于家第三代子弟最后的希望,在遭到吴詹两家以及骆常委打压下,于家已被逼到悬崖边缘。倘若听任事态发展,以于云复、于道明为首的中坚力量必定颜面无存,五年、十年后于家将被官场彻底抛弃!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于家在官场耕耘数十年,深厚的人脉和潜在的势力任何人都不敢忽视。这也是骆常委以五号首长身份,还必须与詹家结盟的原因。
  吴詹两家看到方晟上升势头,打定主意强行压制;于家决心倾家族之力支持方晟,可以想象这是一场激烈而强硬的碰撞!
  方晟长叹口气,车子转入僻静的小路绕了十多分钟,确定后面没有尾巴,将车子停到隐蔽的空地,然后挑了个没有监控的巷口来到街边,叫了辆出租车来到东海花园。

  晏雨容已经入睡,揉着眼睛开门,嘀咕道:“下次提前十分钟通知行不行?让人家稍微打扮一下嘛。”
  方晟有点好笑,道:“我是来休息,不是泡妞!隔壁床上的被褥、被子都齐全?”
  “没……就在我这边凑合一晚吧。”
  方晟打开客房瞧了瞧,道:“还可以,我还有点事,你先睡吧。”

  她这才清醒过来,忐忑不安问:“又启用安全屋?”
  “你别多管,明天起跟平时一样上班下班,别露马脚。”
  “好好……”
  晏雨容一迭声答应,却怯怯站在门边不挪脚。
  方晟进屋后准备关门,瞅了瞅她诧异地问:“还有事?”
  “夜里要不要……我陪?”
  方晟暴汗,怒道:“你还真当自己是小三?快去睡!”

  反锁好门,先打给苏兆荣,接通后歉意道:
  “不好意思,打扰您休息,实在因为碰到紧急情况!苏书记,明天起我打算请假休息一段时间,请假条明天上午托人送到您办公室。”
  县委书记向市委书记请假很正常,但晚上十一点多钟打电话,而且请假条不是自己送,那就有问题了。苏兆荣何等老辣,当即听出蹊跷,沉声问:“出什么事了?”
  方晟原本没打算隐瞒他,当下把省纪委立案调查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最后说:“因为明天起手机关机,相当于失联状态,苏书记批我的假存在很大风险。如果您不想卷入此事,我另想它法。”
  苏兆荣足足考虑了两三分钟,笑了笑道:“我这把年纪了还怕什么?连白家那座靠山不要了,根本无所谓仕途!请假报告写得含糊一点,不要有地点和期限,一切责任我来承担!”
  “多谢苏书记!”这一刻方晟眼眶湿润,鼻子酸酸的,心里感动异常。人与人之间不在于平时熟络得亲兄弟似的,而是落难之际是否主动出手相助。今晚从爱妮娅到于家,以及苏兆荣,让他感受到一丝丝慰藉。
  “待会儿我会跟白家联系,”方晟道,“小婷虽已不是白家儿媳,这件事他们不能旁观,不管为了我,还是苏书记,总之我会逼白家出手。”
  苏兆荣无所谓笑笑,道:“明天上午我在办公室等请假报告。”说罢便挂断电话。
  接下来方晟与白翎通了四十多分钟话,她说明天早上溜出疗养院,回白家当面找白老爷子,这件事白家肯定要跟于家站到同一阵线!
  最后方晟又拨打爱妮娅手机,只响了一声便接通,可见她始终没睡,在等方晟的消息。

  方晟将于家决心全力狙击,苏兆荣仗义帮忙,白翎也许诺白家支持的经过告诉她,听完后爱妮娅舒了口气,斟酌数分钟后道:
  “硬碰硬较量一次也好,总是避让,以后没完没了纠缠你;打赢了,让京都高层看到于白两家力挺你的决心,至少能换两三年安宁。”
  “输了我就去香港。”
  爱妮娅沉默数秒钟,道:“于家输不起,而吴詹两家没有同归于尽的心理准备……住在酒店么?要不要住我家?”
  最后一句话很突兀,方晟愣了愣,道:
  “不,风口浪尖之际,我不想把你搅进来,而且隐居期间关闭手机,还靠你提供消息,有事我会网络电话。”
  爱妮娅也知道自己与方晟暧昧不清在省机关大院是公开的秘密,省纪委到顺坝找不着人,第一反应就是监视她家,因此方晟的决定是正确的。
  “多保重。”她简洁地说,然后互道晚安结束通话。
  整整一夜,方晟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脑子里乱糟糟不知想些什么。被子有些单薄,但心里更冷,方晟真正领略到官场的冷酷和诡异。他有些怀疑人生,怀疑之前自以为正确的信念。
  “输了怎么办?”
  他总是纠结这个念头。爱妮娅固然分析得合情合理,认定这场角力不可能输,但官场并不是讲道理的地方,而在于力量比拚,在于各派势力站队,诸如肖挺、何世风这些人都在辨析风向,牺牲一名处级干部,在他们眼里比碾死只蚂蚁还容易,转眼便忘,宛如往大海里扔颗小石子,都看不见浪花。
  万一输了,真如刚才所说跑到香港,从此过悠闲自得的富豪生活吗?方晟很怀疑自己是否坐得住。
  他的性格与赵尧尧大不相同。她能独自在屋子里呆几个月甚至一年,哪怕不跟任何人说话也没关系,她的内心是宁静的,无欲无求,除了小贝和楚,世间没有能打动她的人和事。方晟则是外向而积极型的,如果象赵尧尧那样在屋子里连续呆半个月,没准会得抑郁症。
  天生劳碌命,闲不下来啊。方晟自嘲地想,真要是退出官场,或许会和牧雨秋等人一起叱咤商界,成为人见人怕的资本大鳄吧。
  清晨晏雨容起床,惊讶地发现方晟已坐在客厅喝咖啡,脸上写满了憔悴和疲倦。
  “一夜没睡啊?”她惊呼道,心疼地揉揉他的脸,又摸摸他的胡子,道,“中午想吃什么?我在外面买了带回来。”
  “你按平时生活习惯,中午就在公司,午饭我自己解决,”方晟取出一个信封,“刚刚我跟牧总联系好了,一到公司就交给他,不要透露任何信息,明白吗?”
  “他要是问我怎么得到这封信呢?”

  “好奇心重的人做不到他这个地位。”
  如方晟所料,上班后晏雨容来到牧雨秋办公室递交信封,牧雨秋接过后一言不发,匆匆出门。
  呆呆看着他的背影,晏雨容心中暗叹:做大事的人果真没有好奇心耶!
  牧雨秋驱车一路狂奔,直接来到清树市委书记办公室,苏兆荣上午取消一切活动,就为了等他。接过信封打开,里面果然是方晟亲笔写的请假报告,理由是因连日操劳,身体状况不佳,特向市委请假去南方休养,待精神恢复后回来上班。
  苏兆荣微微一笑,在报告上方写道:情况属实,予以批准!然后龙飞凤舞签上自己的名字,打电话叫秘书将请假报告存档。
  下午刚上班,苏兆荣正参加一个会议,秘书悄悄进来凑在他耳边说省纪委有人找您,请立即过去。
  苏兆荣点点头,暗想来得真快!
  坐在办公室里的正是莫树言和李涛,见到苏兆荣赶紧起身握手,接着莫树言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