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98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不能怪陈二狗气度胸襟狭窄,在海混SD酒吧差点让他看到了月薪破万的迹,结果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红色高干子弟硬是横插一脚,把所有事情都搅黄,脱光了衣服白花花像条雪白嫩鱼的小夭没了,一个月几十张百元大钞没了,原先计划好的旁听和考证计划也没了,在山水华门提心吊胆海方面的报复不说,还得重新从最底层一步一步攀爬,更需要慎重其事一丝不苟地为张三千策划人生轨迹,某种程度来说张三千像他的半个儿子,或者是那条白熊的拟人化,陈二狗恨不得教给这孩子所有他掌握的东西,他想要二十年后的张三千是个哪怕在大城市也能挺直了脊梁骨做人,即使做不成魏端公那类大人物,也不能城里孩子逊色。

  陈二狗瞥了眼张三千,这娃是第一次见到曹蒹葭,怪了,按理说曹蒹葭给任何人的第一印象都不会差,怎么到了三千这里变味了,这孩子跟被人踩到尾巴的野鸡脖蛇一样,不加掩饰透露着一股敌视,曹蒹葭显然也感受到了张三千赤裸裸的反感,她不恼怒不遗憾,反而颇有兴趣地跟他对视,最终还是道行相对浅薄的张三千败下阵来,扭过头冷哼一声,似乎还不肯认输,陈二狗虽然不遗余力监督张三千每天的拉二胡、练字打拳、以及学习在内的所有大小事情,严厉到近乎苛刻的地步,但打心底宠溺这位跟他同样从张家寨走出来的小亲戚,所以见到这情景也没埋怨张三千不懂事,只是略带歉意地望向曹蒹葭,无可奈何道:“他名字叫张三千,别看长得像女孩,其实是男孩子,每天都有打八极拳,差不多能算富贵的半个弟子。性子野得很,天不怕地不怕,大雪天敢跟我去扎黑瞎子,也稍微听我的话,你别跟这小犊子一般见识。”

  “要是跟着我去了西藏,指不定能入了活佛们的法眼,博得根骨清四个字了。”曹蒹葭微笑道。
  “你别给他灌迷魂汤,小地方吃喝拉撒睡大的犊子,能有屁根骨。去,练字去,把《洛神赋》抄一遍。”陈二狗对曹蒹葭的高度评价不为所动,脸色平静到刻板地给张三千定下任务。他最怕的是张三千这孩子误入歧途,骄傲,虚荣,心胸狭隘,好逸恶劳,这些都是陈二狗最憎恶的坏苗头,张三千当然聪明,有悟性,陈二狗谁都更早更透彻地知道这一点,要不然王虎剩怎么可能绞尽脑汁要收他这个小徒弟,魏端公也不会三天两头来狗窝指导他练字,正因为这样,所以陈二狗才更加注意张三千的成长细节,他宁可让三千沉寂十年,甚至二十年,默默无闻做个小卒子,最后来一个一鸣惊人,也不希望他少年成名,最后在盲目自负沦落一个泯然众矣的可悲下场。

  张三千乖乖坐在小板凳练字,悬空提笔,一笔一划,规矩,一勾一提,颇具风范。
  曹蒹葭坐在陈二狗的床铺打量了房子一遍,虽然小,但总在海跟张胜利合租来得强,果然,唯一的共同物是她预料的泛青色老烟杆,望着它,曹蒹葭思绪便飘忽到额古纳河畔的那座小村子,一个背负巨型牛角弓的傻大个,一座躺着一个死于无名老人家的偏远小坟包,还有一个哼着花旦唱腔的落魄背影。
  “去了哪些地方?”陈二狗轻声问道,有些好。
  “西藏哲蚌寺,敦煌莫高窟,西安兵马俑,黄土高原,都有去,最后到了传说仓央嘉措圆寂的地方,青海湖。”曹蒹葭安详道。

  “去了这么多地方。”陈二狗诧异道,惊讶曹蒹葭辗转南北的速度。
  “还有几个地方都没说,属于走马观花,也能算去过,来不及驻足哪怕多看一眼,多想一点。”
  曹蒹葭微微叹息,悄不可闻,“确实是急了点。”
  “那南京准备呆多久?”陈二狗尽量用平淡的语气问道。
  “你希望多久?”曹蒹葭略微倾斜脑袋,笑望向陈二狗。
  “一个星期。”
  陈二狗犹豫了一下给出答案,瞧见了曹蒹葭那双能洞穿人心的眸子,一阵心虚,挠了挠头,嘿嘿讪笑道:“一个月吧。”
  曹蒹葭依然微笑不语,那是相当的高人风范。
  “一年!”受不了曹蒹葭那眼神的陈二狗豁出去嚷道,一副说出了这话被砍了头后老子二十年后还是一条好汉的姿态。

  曹蒹葭是不说话,那张笑颜那叫一个祸国殃民。
  “草大爷的,不要逼我说实话!”
  陈二狗怒了,“一辈子!”
  曹蒹葭终于开口,轻轻柔柔说了一个字,却是石破天惊。

  “好。”)
  陈二狗很狡猾地没有询问曹蒹葭那一个“好”字是真是假,任由这一股惊心动魄在心底翻江倒海,还是一脸从魏端公那里学来的狐狸笑意,看着和蔼,其实没付诸于太多真正感情,以前陈二狗忽悠诈唬张家寨村民的时候挺会戴脸谱,到了南京见识了魏端公,功力越加精进。品 书 (w W W . V o Dtw . c o M)曹蒹葭也识趣,轻描淡写略过这个意味深长的敏感话题,让陈二狗带着她逛了一遍山水华门,一路她没少灌输给陈二狗一些地产内幕,光是窜改容积率这一点让陈二狗瞠目结舌,他这个乡巴佬很诧异一个小数点浮动能带来破亿的额外收入,至于炒房团转战二三线城市或者精英学者与房地产商的联姻,其错综复杂的细节让陈二狗听得津津有味,只是没什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点睛之语,他毕竟只是个所有积蓄还不能在海买两个平米的穷光蛋,接触了点经济学并不能让陈二狗一口吃成了专家学者,不过跟曹蒹葭相处,陈二狗也不费脑筋去哗众取宠,安心做个倾听者,她说他记,她做他想,她要是偶尔能施舍一两个秋波媚眼,陈二狗也懒得故作清高地视而不见,屁颠屁颠地瞪大眼睛使劲瞧,抹一把口水,不怀好意琢磨着她一不小心摔一跤,然后能扶她或者背她,只不过曹蒹葭既然能把陈二狗过肩摔丢出去老远,走路那叫一个稳当。

  “二狗,想清楚以后做什么没有?”曹蒹葭走到一处树荫下,透过树叶仰望天空,神色肃穆,这是她的一个惯性姿势。
  看得陈二狗又是一阵自惭形秽,因为某本书说喜欢仰视天空的人大多习惯审视内心道德,陈二狗觉得自己只顾埋头赚钱干活,大俗人一个,跟曹蒹葭精神境界的差距相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神仙姐姐为什么愿意在他身浪费时间,也许是吃饱了撑着吧,陈二狗只能想出这么个相对来说较靠谱的答案。听到曹蒹葭的问话,陈二狗蹲在树底下,平视前方,很老实回答道:“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二狗,知道穷人可悲在哪里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