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01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师父,”野狐田不解地问道,“咱们希望他们来楼外楼,他们来了,您为何又不和他们谈了呢?咱们这样不好啊,这是不符合江湖规矩的行为啊。”

  “他们是商人,不是江湖中人。尽管他们守信用,但是毕竟是无利不起早的人。既然拿了这么多项目来找我们。足见,他是用得着我们了。用得着我们就来,用不着就让我们去他们那里朝见,是他们失礼在先。”
  见宁十三这么说,野狐田也不再争辩,立即潜入楼外楼,准备去见弗朗索瓦。不过,弗朗索瓦并不在楼外楼,而是在微山湖上。胡远见在楼外楼与野狐田碰了头。
  “野狐田兄,我家先生猜测宁爷肯定不愿意来这里相见,所以就坐在船上,漂在湖上呢。如果可以,你跟宁爷说,除了梁山外,咱们可以选更安全的地方聊,微山湖上或京杭运河中都可以。”胡远见笑着说。
  野狐田回去后,向宁十三汇报了这个情况,宁十三笑着说:“这个老狐狸。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大项目,这么遮遮掩掩的。明明是有事求我,还摆这么大的谱儿。真是不可理喻。”
  “师父,你看我怎么回他?”

  “在京杭运河济宁码头附近的水域聊。”
  “好嘞,师父,我马上去安排。”
  弗朗索瓦乘坐的是三层龙舟,第三层是个小亭子。他在上面摆了一张红木桌子,旁边有个木炭炉子,正在烧水。见宁十三在野狐田的搀扶下走了上来,他放下手中的茶杯,笑着迎了过来,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宁十三,你这个老狐狸,死瘸子,和我摆那么大的架子,不想混了?”
  宁十三放下拐杖,笑着说:“你这个洋鬼子,中国话说得不错,不过有点上海口音,又有点北京口音,还有浓重的洋人口音。你的口音和你这个人一样,就他妈像个杂种。”
  “我这个杂种和你没关系吧?”
  “可惜我太年轻了,不然当年就给你妈参谋参谋。”
  “哈哈哈哈,那我就放心了。老瘸子,合作过那么多年了,开门见山吧?”
  “是你这个杂种找我,还是你开门见山为好。说吧。”

  “哈哈哈,”弗朗索瓦学着中国人都样子,递过去一杯茶道,“的确是个大项目,不过,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吃得下去。”
  “我们有的是人,什么项目都做得了。”野狐田立即补充道。宁十三斜眼看了他一下,犀利的目光立即让他闭嘴了。
  “小徒不懂事,请见谅。”宁十三致歉道。
  “嗨,我觉得这位兄弟说得很好,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弗朗索瓦笑着说。

  “去码头等我。”宁十三对野狐田说。野狐田立即走了下去,坐小船上到了码头上。在码头旁边大石头上坐下,紧盯着船上的动静。
  “就咱们俩,你说吧。什么项目。”宁十三问道。
  “好。你先看看这个。”弗朗索瓦将一叠文件递给了宁十三。
  日期:2018-03-16 12:38:42
  第125章 谈崩了
  宁十三翻阅了下这一叠文件,随后笑着说:“老兄,你跑这么远从上海过来,就是为了跟我谈这些?”文件里有天津药铺里的元青花,有南京当铺里的康熙官窑的瓷瓶,有戴笠别墅里的汉鼎,有蒋介石总统府办公室里的唐代砚台。
  “这些你都敢吗?”弗朗索瓦问道。
  “孔家的东西我都拿了,这些东西难道比孔家的还难拿吗?蒋介石的砚台难一点,但是也不至于难到无法得手。”
  “哈哈哈。好,我就知道你宁十三有种。”弗朗索瓦笑着说,“这几件东西都很珍贵,但是都不是我真正想得到的。我真正想得到的是这个。”
  弗朗索瓦从另外一个文件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了宁十三。宁十三看了半天,没看明白,问道:“这是什么?”照片中模糊的有一个人脸,其他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这是绝密档案,”弗朗索瓦说,“你看到的是老佛爷的遗体脸部照。”
  “什么?”宁十三立即站了起来,大声问道,“你找人动了清东陵?胆子不小。万岁爷还活着呢,你们竟敢这么干。不要以为你们洋鬼子有点臭钱就有什么了不起的。”
  “哎呦,我们多大的胆子,怎么也不敢动老佛爷的坟头啊。我是商人,不是盗墓贼。”
  “哼,这是谁干的?”
  弗朗索瓦略有鄙夷地问道:“宁爷是江湖中人,竟然对清东陵被盗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
  “我们是梁上君子,又不是盗墓的,对这些当然不清楚。再说,我们更多将目光放在本地,也不怎么关注外面的世界。”
  “其实干这件事的是孙殿英。盗了清东陵之后,将很多赃物变卖了,还有一部分送给了蒋介石、宋美龄、孔祥熙、宋蔼龄、戴笠、阎锡山等人。”
  “这个挨千刀的。”
  “有不少东西我都定位了位置。不过,其中有一个东西是我最像得到的—这个照片中,慈禧嘴里含着的宝珠。”
  宁十三拿过图片看了看,问道:“我看不清楚,这个宝珠有什么特殊的来历吗?”
  “当然有了。我是做古董生意的,早就听说了这个宝贝。这颗夜明珠是两瓣,合在一起是个圆球,分开透明而没有光泽,合在一起的时候散发出绿色的寒光。在夜里,能照见百步开外的东西。当年孙殿英盗了清东陵之后,满族皇室后裔,去蒋介石那里告状,孙殿英为了自保,将这个珠子通过戴笠送给了宋美龄。宋美龄将这颗珠子镶在了自己的一双鞋子上了。她很少穿,一般都是比较隆重的场合才穿。每次穿都是光彩夺目,极为吸引人。”

  “你的意思是,让我们从宋美龄的脚上把这个珠子抠下来?”
  “对。”
  “哈哈哈哈。”宁十三站起身道,“刚才你说的这几个单子,我都可以试试。不过,这个珠子,我就算了吧。我没有必要冒这个险。如果是个固定的东西,哪怕在宋美龄的房间里,我也敢试试。这种穿在脚上的东西,光探点就得探一年。宋美龄的住处有那么多,探不过来。再说,即便是探明了,策划、执行也得几年的时间。更何况,宋美龄这个人是移动的,鞋子也是移动的。她的行踪又是国家机密,这事不好弄。”

  “我可以提供外交援助,让法租界的人协助。”
  “哼,我不跟政府做生意。这个活儿我不接。其他的活儿你想好了,就让老胡与野狐田联系。我不送了,你慢走。”
  宁十三站起来小半天了,野狐田看到后,立即乘小船过来,将他接走了。弗朗索瓦一脸无奈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对胡远见道:“要是老鲶鱼还活着该多好啊。”
  “先生,要不我去济南会会李圣五?”

  “不用了。”弗朗索瓦摇头道,“李圣五是一个人,宁十三是组织。这个活儿,一个人根本就完不成。”
  “我再联系下其他的盗匪帮派?”
  “算了吧。”弗朗索瓦说,“很多我都打过交道。除了宁十三,其他人都不好合作。有些高手,我们根本就用不起,狮子大开口,说不定还会讹诈我们。”
  “那这个项目就暂时算了?”

  “不,再等等。我们先回去吧。”弗朗索瓦叹息着下到二楼船舱,躺倒在躺椅上,一脸疲惫和无奈。
  鸭屎与黑蜘蛛早已知道师父去和那个法国人去谈了,所以很期待地等着。等师父回来的时候,他们并没有看到师父很开心,反而一脸郁闷。
  宁十三进屋之后,鸭屎凑到野狐田身边问道:“师兄,师父没谈好吗?”
  “唉,是个大买卖,不过太危险了,师父不想接。”野狐田说。
  “没有小的了吗?”

  “有。不过,法国人想一次性全给我们,先做大的,随后做小的,师父拒绝了。法国人已经回去了。”
  “到底是什么项目,有多危险?”鸭屎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没参与谈判,一直在岸上等着,师父与那个法国人在船上喝茶、谈判,谈的什么,我根本听不到。反正根据我的观察,他们谈得很不愉快。”
  鸭屎很自觉地回到自己的屋子里,不敢打扰宁十三。
  宁十三随后安排了一些小任务给鸭屎和黑蜘蛛,再说怀义堂已经没有那么缺钱了,所以宁十三很谨慎,不敢让自己的弟子参与危险的大项目。天津的项目办得太危险,宁十三也害怕了。
  之后,法国人那边再也没有找过宁十三。宁十三放出去更多学徒执行小任务,慢慢让怀义堂的经济状况更加好转了,他对法国人的项目也逐渐不那么依赖了。
  第二年盛夏的某一天傍晚,天刚黑的时候,一位身穿洋服,头戴礼帽的年轻人来到了怀义堂。从穿戴看像个有身份的人。当时鸭屎正在院子里发呆,见有人来了,于是迎上去问道:“请问您找谁?”
  “我找宁十三宁爷。”那人用标准的京腔说道。
  “请问,您是谁,找师父有何贵干?”鸭屎走上前,行礼后问道。
  “我家主子有个活儿想和宁爷合作。”那人笑着说。
  “你等我一下。”鸭屎跑到宁十三房中问了一下,宁十三立即答应见客。
  那人来到宁十三的客厅,脱帽拿在手中,他头顶上竟然盘着辫子。他坐在宁十三身边,笑着说:“我是醇亲王府上的人。”
  “有什么事你就说吧。现在是民国了,早已没有什么皇帝、亲王了。”宁十三笑着说。
  那人立即变色道:“万岁爷还在,亲王还在,你怎么能说出如此无父无君的话来?”
  宁十三猛然一惊道:“你到底是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