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2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建新想了想,摇头说:“应该不知道。因为,把这件事捅出去,对知州大人一点好处都没有,现在他最关心的是如何快速的让金景山彻底归心,麻烦的琐事什么的,自然越少越好。”
  闻言,萧晋的嘴角就勾起了一抹冷笑,端起酒杯滋溜一口,说:“我觉着,大哥你不妨把事情给泄露出去,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马建新一怔,随即便倒吸一口凉气,看着萧晋的笑脸,后背一阵阵的发寒。
  可以预见的是,一旦金景山和陈正阳知道了罪魁祸首是陈家二子,那么,陈正阳必然会用最快的速度将二儿子从国外叫回来,并施以严厉的惩罚。
  如此一来,不管是二儿子被他给打服,还是蓄积更多的不满,都将成为陈家父子四人之间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想想今天被砍掉了一根手指的陈康安,再想想虽然表面老实但背地里一直小动作不断的陈康定,现在再加进来一个害了陈家却依然拥有分家产资格的陈老二……
  白痴都知道,除非陈正阳突然打通任督二脉成为了家庭教育大师,否则的话,陈家最好的结局都只能是四分五裂,搞不好就会发生手足相残这样的人伦惨剧。
  一直以来,马建新都觉得自己已经够没下限了,但今天萧晋又让他见识到了全新的那一面。
  什么叫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牺牲自己的亲朋好友不算本事,为了抢你们家的产业,不惜把你全家都弄进地狱里,这才叫真正的不择手段。
  萧晋,是一位真真正正玩弄人心的高手。

  如果陈正阳和陈康安从一开始就知道他的心有多么恶毒的话,估计哪怕贾雨娇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商人,他们也不会再打凌光国际酒店的主意。
  “老弟啊!”马建新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干笑着道,“说句可能不该哥哥说的话:你行事如此……呃,狠辣,就不怕有伤天和么?”
  萧晋淡淡一笑,杯子在他的酒杯上碰了一下:“你是小弟的大哥,有什么话是不该说的?
  陈家父子虽然得罪了我,但说到底也不过是商场上的正常现象罢了,生意场本就是我吞你你压我的,再正常不过,按理说,确实不应该付出那样惨重的代价。一旦他家真的发生什么人伦悲剧,‘有伤天和’四个字扣在我的脑袋上,一点都不冤枉。
  只不过,我不在乎!反正我从来都没指望过死后可以上天堂,也早就失去了上天堂的资格,老天如果把报应降在了这一世,那我说不得要跟他斗一场,人生本就没什么容易可言,斗谁不是斗呢?”
  马建新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一个答案,因为这番话太像是一个二十出头的热血青年说出的话了,而萧晋给他的感觉一直都是个成熟和城府都深的过分的小妖怪,想法不应该这么幼稚才对。
  不过,话说回来,年轻人幼稚归幼稚,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阶段的人生却是一辈子当中最为精彩的那部分。
  哈哈一笑,他端起自己的酒杯又和萧晋碰了一下,大声道:“兄弟你这话说的提气,男人活在世上,就该图个肆意痛快!哥哥这辈子是不行了,但能看着兄弟你一步步走出一个别样人生,也是难得的快事!来,哥哥在这里祝你今后斗的愉快,斗的酣畅淋漓,干杯!”
  不知是不是真的触动了马建新内心深处的什么,接下来他喝酒喝得非常豪迈,两个人连一条鱼都没有吃完,就下去了三瓶高度劣质白酒,最后他站都站不稳了,吐得昏天黑地,还是他秘书把他给背出饭馆的。
  萧晋有真气打底,醉的倒不像马建新那么厉害,但脑子也有点熏熏然,在勉励了“绿巨人”、也就是魏天豹几句之后,便晃晃悠悠的回了赵彩云家,倒头就睡。
  再睁眼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赵彩云就坐在床边的桌子前,手指噼里啪啦的摁着计算器,不时还拿起笔写点什么,似乎正在算账。
  他中午光喝酒了,就没怎么吃东西,这会儿饿的够呛,肚子咕噜噜响的像打雷,赵彩云却沉浸在数字中根本听不见。
  这就怒了,跳下床扯过女人用力的在满月上抽了一巴掌,再狠狠的亲一口,凶巴巴地说:“臭婆娘,掉钱眼儿里出不来了是不是?你男人都快饿死啦!”

  满月被打的很疼,所以赵彩云也不甘示弱,抓起他的手就叼在了嘴里,边咬边骂:“死野狗,下次再敢打我这么狠,老娘就把你的命根子咬下来!”
  男人刚睡醒的时候总是很没出息,听见一个“咬”字,萧晋忽然就来劲儿了,抱起女人往炕上一丢,就蛮横霸道的扑了上去。
  云散雨收,赵彩云青丝散乱的趴在他的胸口,又轻咬了一下,带着浓浓的春情味道说:“不是快饿死了么?怎么刚刚还那么有劲儿,跟发了疯的牛犊子似的,老娘的骨头都差点儿被你给拱散架。”
  萧晋不无得意的嘿嘿一笑:“跟你在一块儿,我就算是快死了,也得先来一发再死。”
  “你想的美,我才不要背累死你的骂名。”啐了一口,赵彩云支着他的胸膛坐起来,拢拢头发就开始穿衣服。
  萧晋点燃一支烟,刚抽了一口,忽然想起今天是带着梁翠翠一起来的,不由惊道:“翠翠呢?”
  赵彩云回头白了他一眼:“等着你问,黄花菜都凉了,那孩子明天一早就要参加学校的活动,怎么可能会在这里过夜?我早让小二开车送她去龙朔了。”
  萧晋吧嗒吧嗒嘴,无奈道:“那孩子走的时候是不是很生气?”
  “是挺生气的,不过我跟她说了你正在做很重要的事情之后,她就没事儿了,还要我跟你道个歉,说不能等你一起走,希望你别生气。”
  说到这里,赵彩云的表情就奇怪起来:“我总觉得那丫头好像跟以前不大一样,身上多了一点说不清是什么的东西,跟我似乎也没那么亲了。你说,就凭你俩的关系,先走就先走呗,哪用得着特意道歉?你会因为这事儿而生气么?”

  “我倒真希望她一直生气,而不是向我道歉。”萧晋头疼的捏了捏鼻梁。
  女孩子在你面前作天作地,要么是因为不懂怎么爱人,要么就是因为不够爱你。梁翠翠或许对爱情还懵懵懂懂,但以她的性格,只要爱了,就一定会全身心的付出,所以她才会那么懂事的道歉。
  赵彩云听出了萧晋话里有话,狐疑的盯着他问:“喂!小疯狗,你对那丫头干什么了?”
  萧晋翻个白眼:“我在你眼里就那么禽兽么?翠翠还是个孩子,老子又不缺女人,至于对她下手嘛!”
  赵彩云立刻就放了心。自家男人虽然不是个东西,但该有的担当绝对不缺,他说没对梁翠翠怎么样,就一定没有。
  “那你刚刚那话是啥意思啊?听着怪怪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