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8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昨天赵尧尧也说了类似的话……”
  “我很理解她,女人终究是女人,只要全心全意把心拴在男人身上,失去自我的同时会要求更多,白翎的心比她大,所以能容忍你的花心,但时间久了能否保持平常心,谁也说不准。”
  方晟深深叹息:“我对不起的人太多了。”
  爱妮娅浅浅一笑:“不必内疚,大家都是自愿的,不是吗?黑潭山那夜是我没约束住自己,虽然事后很懊悔,可跟你没关系……樊红雨也是如此吧?”
  方晟陡地吃了一惊:“不,我跟她是清白的!”
  爱妮娅将咖啡杯向前一推:“我过去上班了,你再休息会儿回去,注意开车安全,再见。”

  “哎,你还没吃早餐呢。”
  “没胃口。”
  陪她来到酒店门口,爱妮娅突然想到什么,问:“女儿叫什么名字?”
  “楚楚。”

  “下个月我可能去香港,需要带什么?”
  “香港什么买不到?再说尧尧最不喜欢迎来送往,不用麻烦了。”
  爱妮娅凝视着他,目光深遂而幽暗:“你有三个孩子了,可你基本没时间陪任何一个。”
  “这,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方晟觉得她提到这个话题很奇怪,“特殊家庭,特殊原因。”
  爱妮娅“嗯”了一声,什么都没说便转身离开。
  见时间还早,方晟驱车来到秘密选定的东海花园小区,敲开门,晏雨容穿着睡袍,衣领敞得很开,春光隐现。她先是下意识掩住领口,然后似乎想到什么,嫣然一笑松开手。
  “隔壁已经弄好了,跟上次一样?”不知为何,到了这里方晟感觉到家的气氛。

  “布局基本一致。”
  她将客房衣柜穿衣镜翻转过来,露出防盗门:“过去验收一下?”
  方晟摆摆手:“对你有啥信不过的?算了。”
  “吃早饭了?我做三明治给你。”她喜孜孜说。

  “酒店自助,”方晟审视她道,“最近感情问题可有进展?”
  “都说了不再谈恋爱,独身主义。”
  晏雨容说着很随意地坐到他旁边,衣领更是松垮得不成样子,下摆则分岔到大腿上部,露出洁白光滑的大长腿,到底年轻,晨光下折射出瓷实细腻的光泽。
  方晟板起脸教训道:“阿弥托佛,师太衣冠不整成何体统?快换好正装!”
  她顽皮一笑:“我已还俗呀,怎么随便都行。”
  “早说过你要赶紧谈恋爱、结婚,我希望自己拯救的佛学院弟子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这个结局不好吗?”她有意无意向他身边靠。
  方晟赶紧退了一点,皱眉道:“你是如花似玉的小女孩,别跟我这样的中年大叔厮混!”
  “听说官员都喜欢包养小三?”
  “胡说八道!”
  “我觉得我就是小三,”她洋洋自得说,“我住你的房子,在你参股的公司上班,偶尔你过来陪陪我,不都符合吗?”

  方晟惊出一身冷汗:“谁告诉你我在巨隆有股份?”
  “嗨,这种事瞒得过谁呀?上次税务局上门查账时就有人提过,牧总虽然一口否认,可人家脸上分明写着不信。”
  “等等,哪个税务局,查账的叫什么名字?”
  晏雨容想了想,两手一摊:“我是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又没参加接待,具体情况问牧总好了。”

  方晟脑中急转,过了会儿用力压了压她的鼻尖说:“听清楚了,你不是小三,而是房客,从下个月起开始交房租,每个月一百块钱,交现金!”
  “轻一点,鼻子都被你压扁了!”她委屈地叫道,“早知道不说了,白扔一百大洋,真冤!”
  方晟瞪了她一眼,径直拨通牧雨秋的手机,直截了当问:“听说税务局怀疑我在巨隆有股份?”
  牧雨秋一点没在意,笑道:“也就这么一说,当时我立即否认,他们打个哈哈就过去了。”
  “不对劲,雨秋,这件事当初做得非常隐秘,资金是从香港绕了一圈转过来的,如果没有内部人泄露,税务局根本不可能想到‘方晟’两个字!”
  经他一说牧雨秋也重视起来:“是啊,巨隆在公开资料上有七个股东,没一个姓方,而且我们之间没有任何账务来往,税务局凭什么联想到你?上次查账的两个是九局的,一个姓刘,一个姓郑,他俩肯定听谁说过。”
  “你私下单独联系他俩,塞点红包,务必打听出消息来源。这件事很重要,明白吗?”
  “好,今天就办!”牧雨秋应道。
  晏雨容在旁边听得惴惴不安,问:“这事儿是不是挺严重?”
  方晟也不瞒她,沉声道:“我的工作快调整了,这档口要是有人爆料,哪怕最后查无实据,对我都有负面影响。”
  “噢,噢,”她陡地高兴起来,“是不是调到省里,以后住隔壁?”
  “小姑娘,那是我的安全屋,用于突发情况下临时避难的!”方晟瞪眼道,“下回再来的时候如果没有男朋友,房租加到两百,以后以此类推!”
  晏雨容愁眉苦脸说:“那你一个月来个三四回,我肯定交不起房租了。”

  “来这么频繁,哪能叫安全屋?”方晟看看手表,“不多说了,赶紧回顺坝。”
  回程途中在清树逗留了会儿,表面是向苏兆荣回报工作,实则打听鱼小婷的下落,因为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她没如他所要求的发来新号码,音信全无。
  苏兆荣猜到他的想法,叹息道:“小婷回京都主管部门报到后便失去联系,实在没办法找白家,答复是他们不清楚具体操作情况,有可能直接送到指定地点和单位报到。按照保密协议三年内不准与家人联系,她一举一动都处于监视之下,绝对不敢越池半步。”
  “我还可以发发短信、QQ、微信这些没事……”方晟郁闷地说。
  “全方位监控,前三年她几乎是透明人,没有**可言。”苏兆荣心情也很糟糕。
  方晟鼓足勇气问:“五年内结婚的条件,你们答应了吗?”

  苏兆荣深深看了他一眼:“必须答应,我们处于弱势地位,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底牌。对了,上周老爷子主动跟你见面?”
  “是的,教训了一通。”
  苏兆荣嘴角绽起笑意:“白家就老爷子是聪明人……”言下之意包括白杰冲在内都一般。
  “我没敢打听小婷的事,感觉他也不知情。”

  “老爷子不可能做这种糊涂事,”苏兆荣顿了一下,道,“透露件事,过阵子我也要离开了。”
  “回京都?”方晟早有预感,因为苏兆荣到双江本来就是过渡性质,他是北方人,毕竟不习惯这里的气候和生活习惯。
  苏兆荣苦笑:“失去白家那座靠山,哪回得了京都?估计在京北、冀北一带找个闲职吧。”
  这方面方晟也帮不上忙,只能安慰了几句便告辞。
  接下来几周一直在忙碌中度过:各种阶段总结会、现场会、表彰会;经济战略研讨会、规划部署会;作风整治会、各界代表座谈会等等。方晟还马不停蹄将七个乡镇包括中心村都跑了一遍,并部署组织部向清树申请大学生村官编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