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06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到席应真带着人走进了昨晚出事的房屋当中。除了自各躺在床上的死尸之外,在找不到什么可疑的地方。这一家子看着家境还算富足,算的上是个小康之家。他们祖孙三代,加上一个佣人一共七口人。都一脸安详的死在了睡梦当中……
  席应真这些人原本也不指望能找到什么线索,当下归不归散了泗水号陪着一起过来的伙计之后,老家伙要在大术士的面前卖弄一下。施展出来招魂的术法,想要将这一家七口的魂魄交上来,询问到底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让归不归意想不到的是,头七还不到,这些魂魄竟然已经被送到了地府当中。就算大术士亲自施展手段,除了他们亲自再去一趟地府之外。在没有办法将那几个魂魄找回来了。而且他们几个都是在地府当中挂了号的,就算他们下到地府捞人。最可能的结果是就阎君为了报复这几个人,提前将那七个魂魄送去投胎了。
  “连魂魄都找不到了,动手的人也在房被我们。”见到自己无法召回那七个魂魄之后,百无求嘿嘿一笑,回头冲着席应真说道:“魂魄刚刚送下去不久。大术士,看来起那个人已经知道我们到了。将魂魄烟消云散的动静太大,他只能费力一点送它们去地府了。”
  “知道术士爷爷到了,还敢这么做……”席应真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说他们这一家七口是得罪了谁。整个并州城只有这一家子的人死了,其他的人睡了一觉什么事情都没有。”
  “我胡说一句,要是没有猜中的话您老人家可别怪我。”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昨晚的动静太大,整整一座并州城的人都在昏睡当中。这可不是一个人干得出来的,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一家七口当中,应该有那个人的同伙。只不过主事之人担心泄漏消息,这才动手杀人灭口。他可能之前来过这里,被同伙的家人见到过相貌。所以一不做二不休……”
  归不归的猜测虽然没有什么证据,不过也是最有说服力的了,连另外一只胖狐狸也找不到什么更好的说法。
  既然没有将这一家七口的魂魄招上来,归不归和张松他们俩又开始屋前屋后的转悠起来。想要找到一点被官差落下来的线索,而席应真抱着小任叁,再给他解释那七具尸体的死法:“我的儿,看到了没有?这七具尸体都是在睡梦当中,被人抽离了魂魄而死的。动手的人也算是对得起他们,这个死法一点痛苦都没有。如果不是心不跳了,谁看见都以为他们只是睡着了。”
  看到死尸当中,还有一个岁数和自己长相差不多的小姑娘。人参娃娃的小眉头便皱了起来:“老头儿,不是我们人参挑事,知道堂堂大术士席应真到了并州,这个人不着急逃跑,还敢继续在这里杀人……他哪里是杀人,分明就是再打你的脸。啪啪的,我们人参都看不下去了。以为老头儿你这辈子都抓不住他,我们人参是你可忍不了。”
  听到小任叁搓火,席应真脸上的表情便变得凌厉了起来。冷冷的哼了一声之后,说道:“既然他敢这样的羞辱术士爷爷,只要知道了他是谁,术士爷爷一定将他抽筋剥皮……”
  就在这一老一小在商量如果弄死那个幕后之人的时候,站在院子里的张松突然“咦?”了一声,随后他的眼睛紧紧盯着脚下。看了片刻之后,对着屋子里面的大术士说道:“应真先生,可否借我三兄弟一用。这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我没有那个本事……”
  “院子里面还有什么东西?”将小任叁抱出来之后,席应真来到了张松所说的位置。老术士看了一眼张胖子所说的位置之后,继续说道:“术士爷爷我怎么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张松你发现什么了?”
  “下面有金器”张松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弟子我有点天分,能找到地下藏金的所在。白天的话差点,天黑之后这天分便显出来了。越是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我看的越清楚。现在只是隐隐看到下面有金光冒出来……”
  “张松你还有这个本事?术士爷爷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听到张松有这样的本事之后,席应真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这个胖子和他以往的弟子们都不同,他身上永远都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这个不是天生的,还是后来夺舍一个死囚的时候,从他身上得来的。说来也怪,等到弟子再去夺舍的时候,这个天分也转过来的。”张松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天分也只是能在黑夜当中发现金光而已,不是什么不得了的。都是一些身外物,修士用不到的……”
  “我们人参下去看看,看看下面能有什么金子。”这时,小任叁从席应真的怀里挣脱了下来。随后一个猛子扎到了地下,片刻之后,小家伙抱着一个红包袱皮包裹着物件从地下钻了出来。
  当下在场所有人的面,小任叁将包袱皮里面的东西一股脑的倒在了地上。里面出了几个二十两一个的马蹄金之外,还有一串黄金打造的素珠,剩下的还有一个巴掌大小的黄金侍女像。
  “张胖子的眼睛还真是毒,这点金子埋在地下一丈多深,如果不是他说有金子,谁也不会发现的。”小任叁说话的时候,将手里的黄金侍女像拿在手里看了半晌。随后抬起头来,冲着席应真说道:“老头儿,这个就送我们人参吧。看看这眉头鼻眼,看着比宫里的娘娘还带劲……”
  “我的儿,这个动西还真的给不了你……”看到黄金侍女像的时候,席应真的眼睛也眯缝了起来。随后他从小任叁的手里接过了这块黄金,反过来看着脚下刻着的几个字,看清了刻着的字迹是什么之后。大术士脸色变得铁青了起来。随后他二话不说,抱起来任叁便向着屋外走去。边走边说道:“你们都跟我回去……”
  众人、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下又跟着老家伙回到了泗水号的商铺当中。回来之后大术士直奔房轩的房间,一脚踹开了房门之后,将自己的后世子孙从里面拖了出来。
  将黄金侍女像丢在他的面前之后,说道:“你还有什么瞒住我?昨晚在这里催动阵法的人不是什么术士,是贾仲!这一套术士的阵法是你告诉他的!是不是……”

  看到了这黄金侍女像之后,房轩愣了一下,说道:“这是我送给贾仲的小玩意儿,您老人家发现他了?”
  “还不是你做的好事吗?”席应真直接给了房轩一巴掌,虽然这一下没有术法,不过还是打的房轩直接跪在了地上。他的腮帮子顿时肿了起来,顺着嘴角开始滴滴答答的淌血。
  “如果不是你,有怎么会惹来这样无穷无尽的麻烦?”席应真顺势就要再给房轩一脚,这个时候他怀里的小任叁看出来大术士这是动了真气,急忙抱着他的胳膊说道:“看我们人参了……老头儿你可别气的好歹的,你给我们人参个面子,饶了他这一次。都看我们人参了……”
  日期:2018-05-14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