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946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就不怕他们真的把安倍晴空救走了?”
  “只要能把内部的大老虎挖出来,即便是真如你所说的也值了。”李牧野道:“这安倍晴空身上藏着晋级神道境界的秘密,为了挖出这秘密,我们在他身上做了很多实验,包括平常和非常状态下,他的血液,细胞,骨骼,经络,筋膜,脏器,甚至是心电感应,脑电波等等数据都弄得一清二楚了,对于我们来说,这个死硬的老不死已经没多大用处了。”
  “有什么发现吗?”安意如关心的问道。
  “暂时还没有。”李牧野摇头道:“这老不死的跟一般的体术大宗师比起来,没什么特殊的,我曾经亲自刺激他进入神变状态,当时他的血液和细胞分裂速度都没什么特殊的,只是细胞个体变大了一些,我们这方面的数据还是太少了,也许还需要采集更多的数据样本做对比,才能发现他身上的秘密。”
  “你们一定把他折磨的很惨吧。”安意如道:“以你的手段,我想这个安倍晴空就算被救走,大约也是个废人了。”

  “嘿嘿。”李牧野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笑了笑,岔开话题道:“体术大宗师再强也还是术的范畴,只有晋入到道的层次,才算是真正的顶级强者,为什么玄尘那么厉害?就因为他在道的方面跟其他武者拉开了层次,这安倍晴空一百一十六岁的年纪,却依然保持着少年的体力和活力,也是因为他在道方面的成就更高,这个道可不是靠打打杀杀能领悟的。”
  “这个我懂一点点。”安意如道:“道法自然,养性知命,练武术的离不开营养补充,否则功夫下的越深死的就越快,可是这样一来,就势必要增加五脏六腑的负担,所以不管多厉害的体术大宗师,到了一定年纪时都会走下坡路,但如果到了道的层次,就不需要吃那么多特别有营养的东西了,因为自身就是一个能产生元炁的有机世界。”
  “你比我说的还好。”李牧野在她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道:“元炁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我的首席科学家把这东西称之为暗物质,而我的感觉这就是你们所谓的道。”又道:“既然世间万物由道而生,那悟道这种事又何必一定要通过实战来领悟?我以为咱们俩在床上练的这一套,都比你去跟人家打生打死更接近这东西……”
  电话响了,李牧野不得不停下正在安意如饱满怀中的动作。
  陈二姐打来的,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赶快来咏春白鹤拳馆。”说完就挂断了。

  李牧野立即意识到一定是出事儿了……
  夜,河内,咏春白鹤拳馆。
  李牧野骑了一辆摩托飞车赶到。
  堂上一张桌,周围坐了五个人,陈二姐抱着老猫坐在当中,面色沉郁的仿佛能滴水。一白发唐装老者坐在她左手边,老者的对面是一个相貌英俊身着考究西装的中年男子。一个大胖子,脖子都看不到了,像一堆肉摆在那里。还一个中年女人,鬓角已见灰白,体态婀娜,穿了一件颇有风情的旗袍,手里拿着把扇子。
  空调的风很冷,气氛也很冷,凝固了似的。只有那个胖子依然热的不成,嘻嘻哈哈的一个劲儿说着好热,抱怨着本地的气候。
  李牧野在门外通报了姓名后由拳馆的人带进这间屋子,一进门,就听见唐装老者正说道:“既然外人可以解决南海门的难题,那要咱们南海三姓的人做什么,倒不如请梁鸿农和李奇志那些外人来做这个长老会成员。”
  陈二姐道:“我说了,他不是外人!”
  “干儿子算他吗哪门子的儿子。”中年人拦过话头说道:“陈淼,你是不是还打算培养几年,再把你的位置传给他?”
  “他就是我失散多年的亲儿子!”陈二姐忽然语出惊人说道:“今后哪个再说干儿子的屁话,别怪我当场翻脸。”
  “嘿嘿。”唐装老者冷笑不已,道:“那要这么说的话,这年轻人该是我黄门之后。”
  陈淼道:“二叔,你用不着阴阳怪气的,我实话告诉你,他不是我跟黄永旭生的,你们可以说我不守妇道,但这个事情跟今天要讨论的议题无关。”
  李牧野站在门口听的有点发懵,心里头不确定是阿辉哥泄了密,还是白无瑕跟她说了什么,又或者她是在用大话欺瞒这几个人?他们似乎正在争论一些事,焦点就是自己跟亲妈的关系。
  “你还在门口干什么呢?进来跟几位叔伯爷姨见个面吧。”陈淼招手让李牧野进去,道:“这位是黄仁礼,是我曾经的二公公,你要喊一声二爷爷。”
  李牧野心里头吃不大准什么情况,顺从的叫了一声。黄姓唐装老者撇着嘴,面色不悦微微点头。
  陈淼一指中年西装男,道:“这位是李迪克,要从我这儿论辈分呢你得喊一声叔或者舅,不过你毕竟身份特殊,就算是南海门的当家人在你面前也不够资格拿大,他既然没把我当二姐,自然也不算什么长辈,你就随便招呼吧。”
  李牧野道:“那还招呼什么?您是了解我的,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想认识,如果跟您关系一般,我看就不必要介绍了。”
  陈淼点点头,也不理会李迪克有多愤怒,又一指胖子,道:“喏,这个你真得叫一声舅舅了,我堂哥陈松汉,世界糖王,南海门的财神爷。”
  李牧野果然过去恭敬施礼,道:“舅舅您好,我是我妈的儿子,叫李牧野。”
  胖子点点头,笑道:“好,好,好,年轻人长得跟你妈一样好看,说话还好听。”
  陈淼又看看旗袍女,先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不方便说的,最后摆摆手,介绍道:“这位阿姨叫李青青,做什么的就不介绍了,丢人!你知道名字就可以了,免得以后她若是犯在你手上时,你不方便办事,不过阿姨还是该叫一声的,毕竟她也一把年纪,当年也喊过几声二姐。”
  “陈淼,你别太过分了!”李青青面露怒色道:“你背着永旭哥偷人生子,这么不要脸的事情,亏你好意思说出口。”
  “我他吗偷人生孩子是我私德问题,老娘敢做就敢认。”
  陈淼一副惫懒无赖的样子,瞪眼道:“你们狮城李家人做了什么?你那些叔叔哥哥们做的好事就不说了,就拿你来说吧,你李青青跪舔白龙王,给也白龙做了二十八年情人,还替人家养了几千个娘们儿,你他吗倒是号称冰清玉洁了一辈子,可你做的那些逼着幼女为娼,帮着也白龙取紫河车,吃不足月孩子的恶心勾当,你他吗敢认吗?”
  啪!
  “不成体统!”黄仁礼猛地一拍桌子,喝道:“陈淼,你太过分了,南海门中谁不知道青青这些年为了门户做出的巨大牺牲?也白龙在南洋地区是什么地位,你不知道吗?也对,你久居京城,怎能知道我们南洋华族的苦和难,当年你四叔一家三十五口的脑袋被摆在雅加达大街上的时候,你还在国内争名逐利呢,哪里知道这种孤悬海外夹缝中生存的滋味。”

  这话有点重,陈淼选择了沉默。
  胖子陈松汉说道:“二妹,你刚才的话的确有些不合适。”
  日期:2018-08-20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