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99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鸭屎搀扶着黑蜘蛛,慢慢走了出去。他知道黑蜘蛛毫无食欲,所以就直接将她扶到了房间里。刚打开门,他就一把将黑蜘蛛抱起,黑蜘蛛并没有要求他放下。鸭屎将她抱得紧紧的,慢慢放到了床上。他回到自己房间,翻箱倒柜,搞了很多药,来到了黑蜘蛛的房间。他关好门窗,走到黑蜘蛛跟前,撩起被子。

  “你干嘛?”
  “给你处理伤口,你别动。”
  膝盖部分血肉模糊,与裤子贴在了一起。鸭屎在膝盖上部剪了个口子,然后把膝盖以下的裤腿都剪掉了。他慢慢撕开裤腿,伤口露了出来。
  他从未见过黑蜘蛛身上有伤疤,他无法想象,也无法接受二姐身上留下疤痕。看着已经破皮流血的黑蜘蛛,鸭屎顿时气坏了。
  “大哥,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他。”
  “嘘,你小声点。他就是这样的人,心眼不坏。没必要与他一般见识。师父不至于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师父教训我,是因为我的确做错了。”
  鸭屎大声道:“二姐,你还替他说话。我以后绝不饶他。”
  鸭屎说完,抱着黑蜘蛛的双腿,眼泪在眼眶打转,仿佛要流下。

  “打住,你可别哭。”黑蜘蛛笑着摸着他的头发说,“你这一哭,师父说不定又让我再跪一会儿。”
  鸭屎放开黑蜘蛛的腿,伸出右手的食指,指着天空说道:“这是最后一回,最后一回。以后,无论是谁,都不能伤二姐。师父也不行。”
  “你又犯傻了。别乱说了。”黑蜘蛛双眼泛红,眼睛里闪着泪花,一把将他搂到了怀里。
  突然,门口有敲门声,鸭屎从黑蜘蛛怀里站起,跑到门口,打开了门。宁十三拄着拐杖站在那里。

  “师-父-您-怎-么-来-了?”鸭屎结结巴巴地说道。
  “把这个给她敷上,今晚别沾水,明天就好了。”宁十三拿一个小瓶子放到了鸭屎的手中,转身就要走。
  “师父,”鸭屎在他身后跪下生气地说,“二姐是冤枉的,都是大哥瞎说的。”
  宁十三是个聪明人,他知道野狐田说的很多事情可能不属实,所以根本没有理会他。为了不让弟子们相互有矛盾,所以他极力为野狐田掩饰了起来。他一脸惊讶地转过脸来,笑着说:“谁冤枉黑蜘蛛了?野狐田瞎说什么了?”
  鸭屎不解地问道:“您为何要罚二姐?”
  宁十三极为严肃地道:“野狐田并没有说你们一个不字。他将所有的功劳全部算在了你们俩的头上。从头到尾,都是你们俩完成的,他只是最后接应了一下。他夸黑蜘蛛聪明,故意与孔家二小姐结拜,换取了她的信任,最终得手。不过,与孔家人交往是大忌讳。我必须要让黑蜘蛛知道,这样做有多危险,所以罚她。”
  宁十三说完便离去了,刚下了几级台阶又转脸说:“明天早上你们俩都来我屋,有重要的任务给你们安排。”
  “是,师父。”鸭屎从地上爬了起来,目送宁十三下楼。
  日期:2018-03-15 11:33:17
  第122章 堂会
  鸭屎将宁十三拿来的药品给黑蜘蛛敷上,然后用纱布缠了一圈。等一切都弄好了之后,鸭屎道别道:“二姐,你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再来看你。”
  “我又不是快死了,瞧你说的跟生死别离似的。”黑蜘蛛笑着说,“没事了,你走吧。我这会子下床走都没有问题。刚才就是猛的起来,所以比较疼。现在都没有感觉了。”
  “行了,你也别逞强了,早点睡吧。”
  “慢着,”黑蜘蛛叫住他道,“大哥没说咱们,你应该相信他。是咱们小心眼,误会他了。”
  鸭屎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第二天一早,黑蜘蛛早早起床,换了一身衣服。昨晚宁十三的药很管用,除了擦破皮的地方还有些疼痛外,肌肉与关节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鸭屎跑过来,见二姐换了一身衣服,笑嘻嘻地欣赏着,并不时点评着。
  “行了,别贫嘴了,去吃饭。”黑蜘蛛说。
  因为今天是例会,所以火头王也从济宁赶了回来。协助宁十三负责杂事的鸡头米一直在摆弄桌子,安排椅子,非常认真。他学着宁十三的样子,也穿上了长衫。小时迁早早的从外面过来,带了很多东西,准备送给宁十三。
  这次开会最大的亮点是,皮六带了上百人过来。多数人都驻扎在怀义堂的门口,极为壮观。几十个学徒列队站好,等待宁十三的召唤。
  皮六穿了一身东北军的军装,站在宁十三的身边,笑着说:“宁爷,这段时间,我的工作成果,您过目。”他指着一百名军人,笑着说。这些人多数是他从济宁招募的,并没有经过训练,在宁十三看来,不过是穿着军装的乌合之众。
  让宁十三惊讶的是,皮六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用那么点金条,就搞定了这么多人,组织能力很强。宁十三道:“小六子,看不出来,你小子不简单啊。这些兄弟你统一训练,统一管。都是咱们的骨干,你带好了就是头功一件。”宁十三见他们穿的是东北军的衣服,于是担忧地问道,“你让大家穿着东北军的军装,如果你爹知道了,会不会骂你?”
  “没事。出了事找我。”皮六笑着说。
  一开始是大会,宁十三给大家鼓劲,告诉大家,怀义堂不是贼窝,而是正义的组织。希望通过军事等其他手段,早晚杀回到微山。打完气之后,皮六留下一些人照看怀义堂,随后将其他的人带到了梁山与济宁搭边的地方驻扎着,而皮六自己则住在济宁的一个秘密地方。
  接下来,宁十三公开为小时迁站台,说自己手上的人会全力支持他在梁山地区的工作,谁敢动小时迁,就是对怀义堂的蔑视,宁十三一定灭了他。他的这番话是说给梁山一霸卷江龙等人的。小时迁带着几个兄弟,开完会也离开了这里。
  下一个议题是学徒的训练工作进展。野狐田、黑蜘蛛、鸭屎、鸡头米分别讲了下自己带的人训练的情况。无非都是些日常性的汇报,没有多少新意。火头王受伤后 ,他的学徒转给了野狐田。通天鼠背叛了师门,他的学徒转给了鸡头米。如今火头王伤势无大碍了,已经开始接手自己学徒的训练工作。

  也就几分钟时间,宁十三就安排完了所有学徒的事情。学徒们领了任务,该训练的训练,该执行任务的执行任务,大家都离场了。最后剩下了宁十三的几个弟子,站在那里等待师父的指示。
  宁十三看了下稀稀拉拉的会议厅,叹气道:“他们领了任务一走,这屋子倒觉得空了好些,心里总觉得不舒服。一想起那些曾经和我们一起打拼,后来死于非命的的小兄弟们,我的心就揪得慌。咱们几个就别装模作样了,大家都来我的房间吧。”
  平日里都是黑蜘蛛搀扶宁十三,今天黑蜘蛛明显心中对宁十三罚她不服,但也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不往宁十三跟前凑,远远的站着。如果宁十三招手,她肯定会过去。宁十三就是不招手,她就站在那里,久久不动。
  鸡头米见状,立即弓腰上前搀扶宁十三。宁十三笑着说:“你去我屋泡茶吧。”
  “是,师父。”鸡头米看了眼立在那里的黑蜘蛛,随后走了出去。
  黑蜘蛛站那里不动,鸭屎也不走,宁十三拄着拐杖又走了过来,他单手扶着拐杖,搀起了黑蜘蛛的胳膊,笑着说:“丫头,我扶你出去。”
  黑蜘蛛抓住师父的手,轻轻推开,随后扶住师父的胳膊,搀扶他往外走。她低着头,红着脸,不敢乱说话。鸭屎见状笑了笑,跟在他们后面也走了出去。
  刚走了几步,宁十三就小声说:“人不大,脾气倒不小。就罚了你一会儿,你就不高兴了。你小的时候,我就该多罚你。”宁十三说的时候,有点戏谑的口吻,黑蜘蛛依然没有说话。她心里始终还是有不满,只不过不方便说出来罢了。
  到了宁十三的房间里,野狐田、火头王早已站在那里,鸡头米将泡好的茶水倒入了公倒杯,一碗一碗斟满,放到了相应的位置。黑蜘蛛松开手,从宁十三手里接过拐杖,放到了门口一个紫檀做的挂拐杖的横杆上。

  “大家都坐吧,没那么多讲究,咱们自己开小会,不用拘谨,随便坐。”宁十三说着,一屁股坐到了正位上。尽管他这么说,其他的弟子都不敢轻易坐,而是立在他旁边,等宁十三坐下了,野狐田才在宁十三的旁边坐下。随后是黑蜘蛛、火头王、鸭屎、鸡头米。
  无论宁十三多么平易近人,所有的弟子都清楚,师父并不是平易近人的人。他平易近人的时候,不过是因为心情好罢了。其实,他是个极为不宽容,极为计较的人,尤其是计较细节。他让大家不拘小节,如果谁真的不拘小节了,早晚会被敲打。
  “老三,你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宁十三看了眼火头王问道。
  “没什么事了。我觉得可以出活儿了。”
  “你再休息几天,我有很重要的任务给你。”

  “是,师父。”
  宁十三并没有说,他将给火头王什么任务,但是通过宁十三的口气看,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大任务。
  “老大,你说下与法国人交易的事情。”宁十三看了下野狐田命令道。
  “是师父,”野狐田说,“这次是与法国人那个姓胡的助理交易的。欠我们的尾款全部给齐了。他说,那个法国人有一个很大的买卖想和师父合作。”
  “有没有给详细的信息?”宁十三问道。

  “没有。他说这个单子够大,想和师父单独谈。”
  “你约吧。我的时间基本上没有问题。”
  “是,师父。”
  宁十三转脸看了下黑蜘蛛,问道:“你知道为何要你跪地上吗?”宁十三一开始把原因说给鸭屎的时候,黑蜘蛛是听到了的,不过她知道师父话里有话,所以不敢直接接。
  黑蜘蛛看了下宁十三,呆住了,随后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