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05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来之后,席应真直接去了并州的娼馆。不过此时娼馆已经移为了平地,他多方打听才知道房轩已经被吴勉、归不归他们发现。有小任叁这层关系,大术士倒是不怕他们用的房轩去讨好大方师。只不过自己那后世子孙毕竟是在格杀令上挂号的,现在露了头恐怕已经引起来方士们的骚动。
  当下,席应真沿着吴勉、归不归的路线一路追了过来。当中又听着张松也搅和了进来,不过听到这个胖子的名字之后,大术士的心变放了下来。有他和归不归这两只狐狸守着房轩,想必也不会再出现什么问题。一路追下来之后,在这里遇到了他们这些人已经和方士们动了手。
  听席应真说完之后,张松终于忍不住对着自己昔日的师尊说道:“老人家,您自己回来了,那么睚眦呢?您把它派到什么地方了?这么多天差不多也应该回来了吧?”
  “睚眦不是跟着你吗?术士爷爷刚才就想问你,张松你身边的两个龙种怎么少了一个?”席应真皱了皱眉头之后,继续说道:“难不成那只龙种终于认出来你不是它娘了?”
  张松讲自己担心大术士安慰,请睚眦去护卫他的事情说了出来。随后苦着脸说道:“原本我以为它一直跟在您老人家得身边,现在您回来了,它却不见了踪影……我和饕餮都在这里,它又从来没有自己出去过这么久。能去哪了呢?”
  “术士爷爷我还用小小的睚眦护卫?”席应真当下也皱起来了眉头,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在张松这里蹭饭。在已经和两只龙种混熟了,现在听到张松所说担心自己的安危,让睚眦追过去护卫,大术士的心里隐隐又些不安起来。
  睚眦是被张松派到了并州,不过那只龙种自己会躲避百姓。现在就算回去询问,也不会有人发现它的下落。不过现在除了去并州寻找线索之外,也在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反正相比较睚眦,贾仲更加难找,当下席应真便要带着张松、房轩一起回到并州去寻找睚眦的下落。

  原本这个时候,吴勉、归不归也要离开了,不过席应真这么多年没见到小任叁,不舍得放它离开。当下和归不归商量他们跟着自己前往并州,只要找到了睚眦之后,吴勉、归不归要离开自己绝不阻拦。
  程咬金离世之后,吴勉、归不归他们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当下就当卖给大术士一个人情,当天下午,他们这些人、妖乘坐泗水号准备下来的马车,开始二次向着并州城的方向进发。
  他们所在之地距离并州并不算远,快马加鞭之下,又施展了一点点术法招来了风力相助。第二天深夜时分,他们这些人、妖终于赶到了并州城下。此时城门早已经关闭,按着席应真的性子已经砸开城门进去(房轩不能施展穿墙之术)了。不过在归不归和张松这一老一胖两条狐狸的劝解之下,大术士还是和他们一起,在城外搭了几个帐篷。等到明天一早城门打开之后,在进城寻找睚眦的踪影。
  没有想到的是,等到第二天天光大亮之后,城门口已经聚满了要进城的百姓,却始终不见看守城门的兵丁下来开门。
  眼看着都快过了卯时,睡眼惺忪的兵丁们这才将城门打开,放了门口聚集的百姓进城。有经常往来并州已经和看城门兵丁混熟了的商人,半开玩笑的对着开门的兵丁说道:“张头,往常寅时就打开城门了,今天怎么开门开的这么晚?不是城里除了什么事情吧?”
  “能出什么事情?也就是前几天城里李半山的娼馆塌了,算是点大事。”被叫做张头的兵丁打着哈欠,继续说道:“不过昨晚是又些怪,我们看城门的二百多人昨晚都睡的过头了。如果不是你们大喊大叫的,我们丘副将现在还在睡觉……”
  “二百多人都睡过头了?”那客商还是又些不信,就算昨天他们被抓了公差出大力去了,也不可能二百多人都睡过了头。
  就在他们俩闲聊的时候,吴勉、席应真的车队浩浩荡荡进了并州城。想不到进来之后看到整个并州城里都冷冷清清的,上次他们来到并州城的时候,这里还是往来商贩熙熙攘攘的。这才几天不见怎么到处都是荒凉景象……
  不过他们这些人都想错了,就在他们进城之后不久。就见到开始有打着哈欠的商铺伙计开门做生意,这些原本最勤快的伙计们都是一脸疲惫的样子。看着他们和守城门兵丁一样没有睡醒的样子,吴勉这些人这才隐隐感觉到哪里出现了问题。看着这还是几天之前的并州,不过怎么看都觉得又些别扭。

  就连泗水号在并州城的商铺,此时也才开始打开门做生意。车队在这里停好,马车夫进去通禀之后不久,便看到此地的管事一溜小跑到了门口。由于他跑的匆忙,身上有扣子没有系好这位管事都没有发觉。
  看到管事出来迎接,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你们这座并州城这是怎么了?看城门的兵丁没起来,整个一条大街的商户、百姓都起晚了。你们全城的人这几天都怎么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这些人都被充军了。“
  管事陪着笑脸说道:“小的也不知道,昨天好好的,前天好好的……就是今天怎么都起不来了,小的在并州城经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怪异的事情……”
  整个并州城的人今早都陷入了昏睡当中,严格说起来这些人昨晚便已经不对劲了。根据泗水号的这位管事所说,他有严重的失眠,经常只能睡一两个时辰。而且只要一有风吹草动的声音,他便立马会醒过来,这样醒过来之后便再难入睡。
  不过昨天晚上刚刚吃过晚饭他便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倒在床上再睁眼的时候已经是天光大亮了。他自己都想不明白,这么多年的失眠症怎么说好就好了?
  归不归又询问了其他一些伙计,基本上和掌柜的一样,天黑之后困意便上来了。早上起来负责开门的小伙计都没有起来,倒粪桶的伙计回来说,整个并州城都乱了套。有几家肆酒昨晚竟然都忘了关张,老板和伙计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好在灶火不旺自己就熄灭了,要不然的话或许会酿成火灾。

  听了这些人的话之后,老家伙冲着吴勉嘿嘿一笑,说道:“好好的一座并州城这是怎么了?这么多人都好像睡不醒了……”
  吴勉没有回话,一旁的百无求却忍不住说道:“老家伙,整整座一城的人都会迷糊了,这里面没有什么鬼名堂,老子我都不信。你说这是怎么一回事?是谁在施展术法迷晕了这一城的人吗?谁又那么大的本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