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88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叔,你有白头发了。”张三千跟陈二狗睡一个小房间,下铺,陈二狗叼着根烟坐在下铺靠着墙看一本让王虎剩掏钱买来的《三命通会》,张三千则蹲坐在他身旁,托着腮帮观察陈二狗的头发。
  “早有了。”陈二狗将烟灰弹进烟灰缸随口道,所谓烟灰缸,其实是一只一次性杯让张三千加点自来水。陈二狗这四个人虽说和业主同住在山水华门,但谁都知道随便一栋房子的洗手间都他们住的地方当得起奢华两个字,陈二狗以前没亲眼见过别墅,南麓的岭秀苑庭院独栋别墅是山水华门小区收官之作,面积在360平米左右,每户都拥有专属独立花园及精装内庭院,虽然说王解放对此挺不屑一顾,说跟汤臣高尔夫差了不止一截,跟汤臣一品更没得,但对陈二狗和张三千来说,那别墅,真气派,气派到让陈二狗甚至忘了去奢望这辈子能攒钱买到一套,确实,陈二狗一月工资只能买到十分之一个平米的岭秀苑别墅,一年才一个平米多一点,这么算起来其实也不需要多久时间,350年能买一栋了。

  “要拔吗?”张三千盯着陈二狗的几根白发跃跃欲试道。
  “不拔,我娘说这白头发越拔越多。我可不想再过几年一整脑袋白头发。”陈二狗摇了摇头。
  “三叔,你说我以后能干什么?是跟着你做保安吗,一个月1500,我欠你的,恐怕一辈子都还不清了。”张三千一脸迷惑,再小的孩子也有了心事,何况穷人孩子早当家,温室里糖罐泡大的城里孩子自然更早懂点人情世故。
  “三千,你还小,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在大城市里做人做事跟讨媳妇是一样的,你不能学张家寨,以为花几千块钱买一个完事了,得慢慢来,再说你以后也不会做保安,做什么倒不丢人,但人都得往高处走,穷人更得这样,要不然一代一代穷,日子没法过,三叔不会让你跟我一样做个看人脸色的小保安。”陈二狗硬着头皮死命研究那本《三命通会》,里面的言和命理学术语轻而易举地杀死他海量脑细胞。

  “三叔,我现在已经记住所有业主的姓名、样子和他们居住的楼宇、楼层、单元和房号,一眼能瞧出谁不是我们小区的,谁是来推销的。”张三千笑道,光着脚丫,托着腮帮,一脸灿烂笑容,他这个年龄的孩子再懂事兴许也不太清楚,远处那些有钱人的世界离他三叔有多遥远,也不会理解陈二狗站在湖边嘴里叼着狗尾巴草,仰视那些独栋别墅时背影里隐藏的调侃和深沉。
  “《三命通会》这书讲什么?”张三千疑惑道。
  “讲运,看相,算命。也许你富贵叔和虎剩哥才是对的,命这东西,不能怕了躲着避着绕道走,你得知道它,跟伺候大人物和菩萨一样,知道哪一尊菩萨的什么口味,你才能伺候舒服,富贵和虎剩都说过达人知命,达人估计境界挺高,你三叔啊估摸一时半会做不到,所以字一个一个瞧,书一页一页看,把心态放平喽,省得把自己闷死憋死。”陈二狗顿了一下,稍作思考,很当回事请地回答了张三千随口一问的问题。

  “三叔,你果然是化人,说话大道理一套一套的。”张三千煞有其事道,小脸满是敬佩和崇拜。
  “等你见过真的化人,不会这么说了。”陈二狗笑道,大城市藏龙卧虎,高人隐于朝隐于市,他这么虾米角色都能碰个深藏不露的孙大爷,所以陈二狗逛荡了将近一年,神仙一样的女人都见过了两个,但对大城市还是一直心怀畏惧。
  “三叔,算太爷爷不是鸡鸣寺那老尼姑奶奶说的陈半闲,我觉得他老人家也是个老神仙,村里子辈分大的老人虽然对陈家不待见,可说起太爷爷,肚子里都怕,我看得出来。”张三千怯生生道,一溜烟爬陈二狗头顶的床铺,睡觉。太爷爷以往都是张家寨陈家的一个忌讳,因为他三叔陈二狗顶不愿意听到有关他的话题,虽然张三千感觉走出大山后三叔对太爷爷的态度转变不少,但他也不敢乱说话。

  走出鸡鸣寺的这段时间,王虎剩一股脑把从瞎子师傅那里听到的东西抖搂给张三千,一个愿意听,一个愿意吹,两厢情愿一拍即合的事情,王虎剩口才素来不错,虽然在李唯小妮子眼那属于受封建迷信思想毒害到无药可救地步,但能忽悠到一个小爷的称呼,道行肯定还是有点的,在他那张舌灿莲花的嘴巴里,那位陈半闲老人家成了高高在的人物,不为五斗米折腰,也不摧眉事权贵,俯瞰众生,被说成陈抟老祖后人,是当代袁天罡一样的牛叉人物,他的称骨术天下无双,当然张三千不懂啥意思,也知道那多半当不得真,但小孩子只记住了一句话,“汝南陈氏有半闲,大智近妖半神仙”,这话挺顺口,张三千很意,王虎剩还神秘兮兮告诉他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人家曾给两位开国元勋称过骨算过命,一眼不差,百无一失,把张三千唬得一愣一愣。

  “三叔,睡了没?”在铺躺了两个钟头也盯了两个钟头天花板的后张三千轻声问道。
  “没。”
  陈二狗侧着身子看挂在墙壁的那杆老烟枪,那玩意陪了老头子大半辈子,不知道为何没肯带进棺材,富贵说那旱烟是爷爷39岁的时候给一个姓林的男人算命得来的,起码爷爷死活不肯,可耐不住苦苦相逼,富贵每次说到这都会深深吐出一口气,感慨从那个时候起爷爷的气数散了,再也聚不拢。
  其实陈二狗不太愿意想起已经睡进棺材躺进坟包的老头,走出张家寨之前是觉得耻辱,一个疯疯癫癫没半句正经话的酒鬼,能有什么得了台面的历史,走出张家寨之后是一肚子愧疚,不敢想起,每次想起连脸庞都记不清的老人,陈二狗都良心不安,满嘴泛酸,这滋味不好受。
  “三叔,你说我能有个啥命?要是太爷爷还活着,能给我看看吗?”张三千趴在床沿,探出一颗小脑袋望着下铺的陈二狗。
  “你命好,你富贵叔还好,六两二钱的命,要放在古代,是状元还要大官的好命了。这些都是你太爷爷在给你取名字的时候说的,你越以后命会越好,六两二,六加二是八,所以他喊你张八百。”陈二狗收回视线,望着张三千笑道,这话倒不是胡乱瞎扯一通,六两二钱具体是个什么样的命,陈二狗虽然不清楚,但听富贵说已经是了不得的好命。
  张三千似懂非懂,一脸兴奋,爬下床铺躺在陈二狗身边,小声道:“那三叔你呢?我都有六两二钱,你怎么都该有十几两的命吧?”
  陈二狗乐呵呵笑道:“没,最好的命也是七两二钱。其实按照你太爷爷的说法,凡人有四五两的命,该知足偷笑了。他说张家寨是好地方,风水好,祖积了大德,所以他才在张家寨住下来,所以今天我才能跟你躺一床,都是缘分呐。”

  都是缘分呐。
  陈二狗没来由想起了那个女孩的口头禅。
  “三叔,那最好的七两二钱的命,是个咋样的命喔?”
  “十代积善,一世荣华。”
  “不懂。”
  “等你大了,知道这八个字登天还难。”
  “三叔,等我命好了,我一定拿出所有东西报答你。”

  “三千,你这份心是最好的东西,足够了。”
  “够了吗?”张三千睁大眼睛望着陈二狗,似乎有点遗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