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7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沉思良久:“之前从未有人这样问过……我不清楚怎么理解信念二字,可能是骨子里天生不服输吧,还有就是想真正为老百姓做点实事。在这个过程中会发生官场常见的倾轧,不可避免要耍些手段,动点心机,但我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拿江业前任书记费约来说,致使他下台的莲花河河道整治工程,从开始我就不赞成,后来作过提醒,梧湘上游泄洪那天我没有看热闹,也积极参与抗洪抢险。因此直到费约免职归隐,没抱怨过我一句,他不是输给我,是输给了自己。”

  燕慎点头称是。
  随后聊了会儿京都圈子里的名人逸事,他突然说:“方书记,交个朋友怎样?”
  “咦,我们不已经是朋友吗?”
  燕慎一愣,哈哈大笑:“是啊是啊。”
  “不过以后别叫方书记,直接喊我的名字,或是小方就行了。”
  “没问题,”燕慎爽快答应,然后说,“有机会我到双江找你,好好听你讲讲在基层奋斗的故事,说实话,对我来说是完全新奇而陌生的经历,既然没勇气亲身实践,只能用心聆听。”

  “到时邀请你品尝真正的农家菜,保管是京都做不出来的风味!”
  直到告辞,燕慎只字不提四号首长。回到于家,于老爷子听说后微微失望,然后说才第二次见面,不会那么快的,文人讲究含蓄。
  赵尧尧乘坐傍晚的航班回香港,方晟比她晚一个小时。坐在候机大厅,方晟抱着楚楚吻了又吻,楚楚在他怀里格格直笑,嫩嫩的小手在他脸上抓来抓去。
  “尧尧,感觉我们越来越疏远了。”方晟酸楚地说。
  赵尧尧长时间沉默,然后轻轻道:“记得你说过我是你今生今世唯一的妻子,这句话永远有效。”

  “让我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好不好?”她柔声道,从侧面看去,她的气质与以前相比竟有脱胎换骨的变化,变得更清冷,更脱俗,圣洁而遥不可及。
  这一刻起,方晟才真正感觉到,赵尧尧已将自己封闭起来,等到某一天——或许楚楚长大成人后,她会象鱼小婷一样蓦地从视野里消失,隐居到无人知晓的角落颐养天年。
  “尧尧,记得我还说过等到年纪大了,牙齿掉光了,我们仍相依相伴永不分离?”他苦苦道。
  她深深吻在楚楚额前,转移话题道:“小容还差我们九千万喔。”
  “快了,”方晟困窘地摸摸头,“碧海的形势很不乐观,我不想把她逼到死角。”
  她淡然道:“说说而已,前段时间与风投基金合作,基本解决了资金问题,就算九千万都泡汤也无所谓,日后若有需要直接开口就是。”
  “你……又赚了多少?”
  直到登机赵尧尧都没给出确切答案。关于金钱,她真的没什么概念,玩股票只是数字游戏,乐趣在于过程而非结果。她在香港为小贝和楚楚设立了专项基金,确保他们一辈子能跟她一样,把钱当作数字。
  话说到这个程度,赵尧尧无可指摘:财产方面她对方晟始终毫无保留;生了小贝后又添了女儿;承诺定期回京都陪小贝,有时间到潇南看望方池宗和肖兰。她只想独居香港,过不受打扰的生活!
  然而她明知方晟期待了不仅是这样。
  由于大雨,飞机在潇南机场降落时已是晚上十一点多钟,茫然站在大雨中,方晟突然有种孤立无援的感觉。
  正准备到机场宾馆凑合一夜,手机响了,竟是爱妮娅打来的,劈头就问:

  “刚下飞机?”
  “你怎么知道的?”方晟惊讶地问。
  “下午刚在于省长办公室,他说你中午跟燕慎见面,大概坐晚上的航班,”爱妮娅解释道,随即问,“这会儿有地方落脚?”
  他顿时想到之前她多次无情的拒绝,以及朱正阳看到的场景,没好气道:“到处是宾馆,还愁没地方睡?不敢打扰你,免得影响谈恋爱的好心情。”

  “谈恋爱?”她仿佛极为错愕,但聪明如她者立即反应过来,“朱正阳嚼的舌头?哼,看我下次怎么收拾他!”
  “别,人家只是如实叙述看到的情况,谈恋爱是我的猜测。”方晟担心好朋友被牵连,赶紧替朱正阳开脱。
  她停滞片刻,道:“发改委有辆车在机场,我把司机手机号发给你,待会儿跟他联系,把你送到单位对面酒店,明天早点起床,有话跟你说。”
  原来她猜到他可能滞留机场,特意安排车辆过来,瞬时他心头一暖,低声道:“好,谢谢。”
  方晟没料到爱妮娅的“早点起床”竟然是六点整!
  睡意朦胧中接到她的电话,看看时间他简直无语,匆匆洗漱后下楼,爱妮娅已点了两杯咖啡,悠然道:

  “七点才有自助餐,先聊会儿。”
  “你真是铁打的身子,”方晟叹道,“别忘了你是生过病的人,保养为重。”
  “我自己有数。说说燕慎,四号首长的爱子。”
  “很单纯的学术交流,根本不涉及官场。”方晟遂把两次与燕慎见面的经过说了一遍。
  爱妮娅出神地想了很久,方晟注视她清雅矜持的脸庞,黑潭山新婚之夜柔情蜜意恍若是个梦,那么不真实,那么模糊而飘渺……
  “燕家父子骨子里都是标准文人,文人比较含蓄,短期内很难结下深厚的友谊,一旦认定你值得交往,那可能就是终生朋友。”
  “于老爷子也这么说。”

  “不过官至常委,所有举动都跟政治有关,燕慎不可能真的在球场偶遇你,更不可能仅仅对学术课题感兴趣,想必背后有四号首长的意思。”
  “噢,为何这么想?”
  “中组部课题组当中燕慎资历最浅,纯粹打酱油的角色,为职称、学术等评定加分而已,犯不着冒风险把你拉到课题组给那帮教授学者洗脑。”
  “那倒也是啊……”方晟想了想,“不过又回到老问题,他明知我是于家的人,圈子里属于家族势力派系,为何主动接触?”
  “你跟吴郁明、于铁涯那些人不同,发迹标签是大学生村官,这个光芒足以掩盖家族外戚的阴影,也是四号首长最感兴趣的。四号首长虽是经济学教授,却一直关注弱势群体和草根阶层,我研究过他在大学执教期间发表的所有论文,有三分之二都提到关注村镇小微企业,发展农村微经济等概念。有朝一日你若成为他的座上宾,肯定有共同感兴趣的话题。”
  “也就是说,四号首长也在寻觅?”
  “对的,寻觅这个词很妥帖,你不必寄予太多期望,但凡燕慎邀请必须打足精神应付,没准什么时候能发挥作用。常委级的人脉不是想结就能结,时至现在我连省委书记办公室还没去过呢,越往上越难搞定,这就是高不可攀啊。”
  方晟点头称是。
  爱妮娅喝了口咖啡,又道:“还有件事我要郑重说明。我没有所谓男朋友,更不可能有心思把时间花在恋爱上,如果非说有,你勉强算一个。”
  “以前我感觉勉强是,现在好像被取消男朋友待遇了。”方晟幽幽说。
  爱妮娅低头看着杯子,隔了会儿道:“因为身体的缘故不能允许我胡来,而且……黑潭山那趟我觉得有点过了,违反了我的处事原则。早说过不想做你的女朋友之一,跟赵尧尧、白翎她们争宠,下场不会好的。我想回到原来那个独立、不受羁绊的爱妮娅,明白吗?”
  日期:2018-05-02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