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87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豁蒙楼外一侧是一念堂,屋檐下挂有一幅“开光法物流通处”,几个工作人员见到他们都很热情,起初见王虎剩对那些信物的来历都娓娓而谈,一个个笑容灿烂,可一听陈二狗语气似乎无意购买,立即转而他顾,露出鄙夷疲态,再不理睬口袋空空的一行三人,张三千脸皮薄拉着陈二狗要走,可他这位三叔愣是拿起这样放下那样足足瞧了半个钟头,让那些个人差不多要做金刚怒目相才拍拍屁股走人,豁蒙楼另一侧是佛教典籍流通处,免费观览,一个五六十岁的女人正在翻阅一本不知名的经书,也不忙着招徕游客们捐些功德,也不急着向陈二狗他们弘扬佛法,甚为超然,她是那个放陈二狗和女孩进入旁殿听念经的老尼姑,他见到陈二狗轻轻一笑,看到张三千又是一笑,但很快便将心思放到经书,不闻不问,宠辱不惊。

  王虎剩没留意这个老尼,他忙着跟张三千灌输他从师傅请教外加偷来的堪舆术,打定了主意要收张三千为徒,故作姿态道:“这鸡鸣寺可不简单,按照我师傅综合金锁峦头派和理气派的学问,丑艮有水、寅位有山的鸡鸣寺前二十年气场殊胜,利于修行,接下来二十年弱了些,不过也是相对来说,总体来说鸡鸣寺是好格局。三千,历史那些得道高僧或者有些功力和眼力劲的牛鼻子道士都喜欢占据一方风水宝地,是图个修行精进,当然我不说让你陪我去出家,但我教给你的东西,放在今天也不落伍,如哪些楼盘好,或者什么日子适合做什么事情,忌讳做什么,这人生可以顺风顺水。”

  张三千没啥表情,将信将疑的态度。
  王虎剩也不急,神秘兮兮跟陈二狗低声道:“我师傅还说,****后有个老师太在这里修行,道风纯正,不少政府官员都大清早悄悄来这里打扫,给佛菩萨做护持,师傅当年也过鸡笼山拜过鸡鸣寺的观音,可惜没那塔,引以为憾,他来的时候老尼姑也仙去了,唉,老头一辈子在找世外高人,却一个没找着,他那一辈子活得真憋屈。”
  一边安静看书的老尼姑放下经书转头微笑道:“旁门八百,左道三千,骑驴找驴,不可笑,只遗憾。”
  王虎剩皱了皱眉头,盯着老尼心咀嚼这番话的深意,跟佛道人打交道,师傅说过讲究个机锋,他不敢随意接话。
  “三叔,旁门八百,左道三千,是啥意思啊?富贵叔说太爷爷让我叫张八百,你给我取了张三千,是这么来的吗?”张三千眨巴着眼睛一脸好地扯了扯陈二狗袖子。

  “不是。”陈二狗摇头道。
  老尼没有深入交谈的意图,拿起另一本经书继续翻阅。
  牵着张三千的手,陈二狗转身离开,不忘打击被老尼姑一句话打压了气场的王虎剩,道:“三千,别信你虎剩哥那一套,你太爷爷说了,南京东有紫金山龙蟠,西有石头山虎踞,南有秦淮河,北有玄武湖,刚好凑足了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相,一城小格局来说,南京是历代堪舆家眼王气所钟的福地,但放在国版图来看,却是九宫八卦的死门,所以南京至今都不得北京。”
  张三千朝王虎剩做了个鬼脸。
  这孩子恰好看到那个老尼姑转头望向陈二狗的一张沧桑脸庞,恬淡不惊的脸却有惊讶的眼神。
  “等一等。”

  老尼略微唐突地喊住了陈二狗,尽可能平静道:“施主,请问您是姓陈吗?”
  陈二狗点了点头,心想难不成这老师太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在一座鸡笼山方寸之地鸡鸣寺看透了大半人生的老尼姑颤声道:“那您爷爷是否姓陈名半闲?一半的半,闲暇的闲。”
  此话一出,王虎剩当场瞠目结舌,这世界没哪个名字能让王虎剩大将军如雷灌耳,但被人称作小爷小爷的,被道的人视作高深莫测的风水行家,一切还得归功于那个一辈子没见着世外高人的瞎老头,八九年前两眼一闭投胎去的瞎老头走南闯北也不全是瞎转,其去了不少地方为了找那三四位堪舆风水这一脉的真神仙,其一个,恰好叫陈半闲。
  这位老人别说八十后,是七十年代出生的人都没几个听说过,但瞎眼老头活着的时候砸吧着老烧酒总喜欢跟王虎剩提那位老人,一张老脸满是崇拜,一副甘为别人门下走狗的卑微姿态。
  陈半闲?
  陈半仙,半个神仙。
  传闻,建国后紫禁城外广场下面那些玄奥晦涩的繁琐布置,一半出自他手。
  虽然王虎剩一直把“陈半仙”当做一个遥不可及的传说和瞎老头的以讹传讹,但陈半闲这个名字还是深深烙印在小爷王虎剩的脑海,风水算命一说,信则有,不信未必无,瞎老头用十几年时间教给他一个道理,当下被视作迷信的作贱东西,将来也许是科学殿堂里的座宾。

  可惜,陈二狗给了老师太和王虎剩一个很失望的答案,“不是。”
  老尼姑失望之余松了口气,朝陈二狗报以歉意的微笑,转头继续阅读佛教经典,大有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豁达,这份一生诵读经书熏陶出的淡定从容装不出,也演不来。王虎剩则开始横瞧竖看陈二狗,似乎想要观察出一点蛛丝马迹,可惜瞎老头也没见识过陈半仙的仙风道骨,自然更不可能透露给半吊子徒弟王虎剩什么线索,再说站在他面前的也不是陈半闲,而是年龄只是老人孙子甚至可能是玄孙那一辈的陈二狗,同样姓陈顶个屁用,陈在百家姓是排前十的大姓,王虎剩很泄气,耷拉个脑袋,让那个汉奸头愈发滑稽。

  陈二狗面带微笑。
  伸入裤袋的拳头却是紧握曹蒹葭送给他的那一枚硬币。
  脑海只有小坟包前、那一块刻有“陈浮生爷爷之墓”、无落拓而寒酸的窄小墓碑。)
  1本科以学历。品 书 (w W W . V o Dtw . c o M)

  2身高175cm以,品貌端正,具备较强的管理能力,具有高度责任心,有很好的应变和沟通协调能力,思路清晰且有良好的口头及书面表达能力。
  3有二年以大型的智能化小区管理工作经验;精通及熟练运用物业管理条例及与之相关的法律、法规。
  这不是在招聘什么高级岗位的业务经理,只是南京将军路58号山水华门住宅小区对保安的三点要求,如果不是王虎剩跟山水华门某个开发商有点私交,如果不是王虎剩给陈二狗和王解放弄了两张南京某部退伍证明,他们都未必能进山水华门做看门的,对陈二狗来说,保安跟看门狗没啥两样,当然他一个一辈子跟守山犬打交道的农民也没觉得这工作掉价丢脸,啥活都得有人干。
  疯癫老头以前在张家寨总说卖唱的下作,如今卖唱的不都成了大明星,无非是保安脸蛋漂亮点,于是稀里糊涂陈二狗成了山水华门的一名保安,王解放因为长得较符合山水华门的高档住宅形象,基本都站在小区门口对着来往车辆和业主不停盘问或者敬礼,王虎剩则翘着二郎腿负责小区智能系统监控,陈二狗最空闲,王解放那叫门卫岗,他则是巡逻岗,免费参观山水华门,无非是对小区一些监控薄弱环节顶点定时进行巡视,是个闲差事,包吃包住一个月拿1500,这日子有点快活似神仙的意思。陈二狗不是没想过把张三千送到学校去接受义务教育,但山水华门离最近的小学也有不近的距离,如果寄宿,陈二狗还真担心张三千会不习惯,所以他干脆让王虎剩把小学教科书全部买来,让张三千白天自学,晚他再进行辅导,这孩子不笨,也肯吃苦,自然事半功倍,陈二狗最大的乐趣是把《逻辑学》和《悖论》里的深奥理论灌输给张三千,他才不管现在的张三千是不是有兴趣,张家寨的孩子都是穷疯了饿惯了有一顿没一顿熬过来的,兴趣爱好之类的东西都是城里孩子的奢侈玩具,张三千这类,玩不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