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7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遂讲述在上游往河水倾倒红色染料,造成河水鲜红的迹象,浩瀚风电项目组和村民都吓呆了,以为龙王显灵,项目组乖乖撤离,村民们在工作组的安抚下也不再闹事。
  听到这里,教授和学者们哑然失笑,程教授沉吟良久质疑道:
  “恕我直言,破除封建迷信也是地方正府一项长期工作,方书记此举虽然平息事端,却某种程度强化了村民对龙王的膜拜,可谓拆东墙补西墙之举?”
  方晟肃言道:“那次冲突,我还有更科学、更恰当的解决之道,之所以选择龙王显灵方式,因为出于更长远的工作需要。一方面上百年前就有了龙王庙,你强行在庙前竖风电架,于情于理都不符,会引发大规模**,而且会很持久,甚至会有人做出激烈举动,如破坏风电架等等;另一方面作为三滩镇镇长,当时我考虑的是借此打压浩瀚风电的气势,让他们今后处理与当地老百姓的纠纷时不会那么骄傲,凡事以自我为中心,习惯由地方官员出面打压老百姓。”

  “噢,是这样的……”程教授若有所思点点头。
  “我再举一个例子,有点类似脑筋急转弯,”方晟笑道,“三滩镇大力发展产业园经济,有天夜里因为一桩小事工人与村民发生冲突,数百人涌入村子打砸抢,”见包厢里所有人眼睛瞪得圆圆的,他心里暗笑,续道,“冲突在各方面努力下平息了,第二天我到村里视察遇到村民上前纠缠,说他家玻璃被砸坏了,要求赔偿。如果各位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
  徐教授道:“赔呗,两三块玻璃才多少钱?”
  方晟反问道:“赔了这家,如果村里其它家凡是玻璃破了的都来索赔怎么办?玻璃坏了认赔,篱笆、墙面、自种树有损失怎么办?”
  “只要情况属实……”徐教授也觉得很难界定是否属实,讪讪说不下去了。
  方晟道:“当时我说既然昨晚才打碎,碎玻璃应该还在,请他拿出来拼给我看,拼出一块赔一块。听我这么一说,那位村民悄悄溜走了。”
  燕慎等人哈哈大笑。
  “类似有趣的事还有很多,特别农村妇女工作,相当多的事例都捧不上台面,但既然发生了就必须处理,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智慧,但智慧与文凭、知识水平、是否有海归经历并不能划等号,这一点不知各位是否认同?”
  倘若没有他讲的两个事例,教授、学者们肯定不认同,身为高级知识分子,他们自傲的就是拥有知识,知识就是财富。
  沉默良久,牛博士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看来之前课题组所谓到基层走访考察,失之浮光掠影,没有真正沉下去。坦率讲,方书记来之前我曾有过想法,觉得凭自己的才华当县委书记是否有些委屈,恐怕得弄个市委书记干干……”
  大家哄然大笑,徐教授笑道:“不好意思,我也这么想的。”
  “可刚才听方书记一番话,我们当镇长都不合格!这个结论令人震惊,也说明中组部的课题不象当初想象的那么容易,仍需投入更多精力、认真翔实提取第一手资料,在此基础上才能进行进一步研究。”
  燕慎却没放过方晟,追问道:“说到最后,方书记到底赞同哪一种观点?”

  方晟道:“无论大学生村官,还是海归学者,如果要当一个好干部,必须踏踏实实从基层做起,镇长、县长、市长一步一个脚印,就如同高中、大学、硕士、博士一样,来不得半点投机取巧,任何捷径只会误人误己。”
  这个比喻令在座教授学者们感同身受,不由点头称是。
  “谈完课题,各位放松一点,仔细品尝香山自产茶叶。”燕慎举杯笑道。
  闲聊期间,牛博士、徐教授等人不停地询问基层组织特别是乡镇工作开展情况,方晟信手拈来一个个生动活泼的事例,听得大家感叹不已,觉得中国之大最难做的就是基层工作。
  “方书记怎样看待干部选拔任用中任人唯亲的现象?”程教授问道。

  “理论上讲应该坚决避免,实际工作中这么做很正常,或者说任人唯亲有其合理性。”方晟道。
  程教授目光闪动:“哦,这种看法跟主流观点大相径庭啊。”
  “那是当然,如果这会儿坐在我面前的是组织部长、乡镇领导,我也会要求他们不能任人唯亲,”方晟笑道,“但作为课题研究参考,我必须实话实说。怎么理解呢,对于身边工作的同志,我有充分的了解,知道他胜任什么工作,相对完全陌生的同志,在同等条件下,我会倾向身边同志。打个比方,目前农学蔡博士在顺坝挂职,倘若地方要组织农业方面的课题研究,我首先想到的肯定是那位农学博士,而不是跑到京都找牛博士、徐教授,大家说对不对?”

  燕慎问:“如果徐教授在农学方面的造诣明显高于蔡博士呢?”
  “那要看我想得到什么,是否必须请农学方面最顶尖的专家,还有人力成本等问题。”方晟坦诚地答道。
  牛博士摆摆手:“我听明白了,实际生活中理论跟现实存在较大的脱节,我们这些人呆在象牙塔里太久了,不接地气,这样做课题等于空中楼阁,不行的。”
  方晟谦逊道:“理论研讨就需要象各位的身份,置之度外,以局外者的眼光冷静客观地分析问题,我只是一家之言,各位不妨更多倾听。”
  这句话说得颇为得体,教授学者们顿时觉得很有面子。
  “是啊,更多倾听。”程教授深表赞同。
  不知不觉聊到中午,燕慎点了西式简餐加老北京烤鸭,吃完后牛博士、徐教授等人下午有活动,纷纷告辞,包厢里只剩下燕慎和方晟。
  “餐后喝普洱茶有养生之功效。”燕慎点了壶茶,笑道。

  方晟看出他还有话要说,浅浅品尝一小盅,说:“不错,这是最高级的金瓜贡茶。”
  “方书记不但识人,而且懂茶呀,”燕慎闲闲道,“我猜,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
  “京都并不大。”方晟坦率承认。
  “老实说结识你是有风险的,京都圈子里没有秘密,任何交往都会被诠释为政治行为,上周的确是偶遇,但你的事迹早已作为课题组研究模板,跟于家毫无关系。”
  方晟觉得有必要说清楚这桩婚姻的实质,道:“当初在黄海我认识赵尧尧时,对她的背景一无所知,况且由于历史原因,她并没有被于家正式承认……”
  “这些我都知道,”燕慎微笑道,“故事很精彩,其实你的仕途、你的爱情还有其它方面都很精彩,关于这些,京都圈子流传着不少段子,估计有些你都没听说。”
  “我想大概没有辩解的机会了。”
  “何必辩解呢?传奇也是一种特殊待遇嘛。我好奇的是,从仕途起点三滩镇到顺坝,经历很多磨难,也遭遇过打击,到底什么信念让你支持下来,顽强闯过一道道障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