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7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办法,于渝琴拉着闻震吟以及闻洛、柏美薇给于云复敬酒,于云复浅浅喝了半杯,淡淡说时机成熟可以下基层闯闯,对今后发展有好处。
  这等于同意他们去双江了,于渝琴全家都松了口气,又抓来于道明连干两杯。
  方晟与于铁涯喝的一杯酒可谓意义重大,昔日在黄海有过合作,有过交手,如今恩怨化无形,轻笑一泯间,共同向前看才是硬道理。
  家宴进行到尾声,于老爷子干咳一声,满桌都安静下来。
  他缓缓地说:“今天大家都很高兴,我也高兴,趁还有点酒力准备再喝三杯。第一杯和秋荻、云复、道明和渝琴四家喝,人到中年稳字当头,个人发展的同时要兼顾家庭,为子女做好服务……”

  于秋荻等人都站起身恭恭敬敬仰头干掉杯中酒。
  “第二杯和铁涯、铁梅这一辈年轻人喝,时代不同了,发展和进步很大程度靠自身能力,不要急躁,该是你的少不了,不属于你的争了没用,明白吗?”
  “明白!”于铁涯等人应道,也一口干掉。
  “第三杯,”于老爷子看着方晟,“和你喝……”
  方晟刚刚喝完第二杯坐下,又赶紧站起来:“爷爷!”
  于云荻、于道明等人看着方晟,神情复杂;于云复则默默转动酒杯,眼中扑朔迷离。
  于老爷子道:“你和尧尧一路走来历经坎坷,非常艰辛;你从黄海、江业到顺坝,也不容易;这杯酒算为你和尧尧祝福,也是对将来美好祝愿。”

  “谢谢爷爷。”
  方晟深知于老爷子简简单单三句话实质蕴含很多曲曲折折的意思:于家对他和赵尧尧一直持反对态度,并采取措施从中阻挠;于家对他本人也是打压以主,甚至暗耍手段制造双规事件,因此这杯酒一方面隐晦地表示歉意,另一方面表示今后全力支持。
  事实上这才是今天家宴的主题——突出方晟在于家的地位,正式成为第三代子弟的领袖!
  午后方晟舒舒服服睡了一觉,醒来已是傍晚。在后院花径里散了会儿步,赵尧尧带着小贝从外面练琴回来,方晟想跟她聊会儿,不料于道明非拉他到双江驻京办转了一圈,回到家她已睡着了,左边楚楚,右边小贝,很温馨的场景。方晟轻轻吻了吻母子三人,悄悄到隔壁屋子休息。
  半躺在床上,他再次打开傍晚就收到的燕慎发的短信,很简洁的十二个字:周日上午十点,香山秋枫茶社。
  有哪些人呢?讨论什么问题呢?燕慎会不会把自己推荐给四号首长?胡思乱想了好半天才勉强入睡。
  周日早上,得知方晟去香山与燕慎见面,于老爷子非常重视,亲自安排最熟悉路况的司机陪同,并指示礼仪助理对方晟着装进行指导,从里到外换上舒适得体的高档服装。
  深秋时节,香山正是漫山红叶、灿烂夺目之际,山间峰峦叠翠,泉沛林茂,游客如织。秋枫茶社位于集明清两代建筑风格碧云寺附近,方晟缓步走进客堂,燕慎从里面迎出来,朗声笑道:
  “都说领导干部习惯于最后一刻才露面,方书记怎么提前了十分钟?”

  方晟笑道:“今天我的身份是学生,学生必须提前进教室。”
  燕慎大笑不已,显然满意于方晟谦恭的态度。
  包厢已坐了六个人,燕慎依次为方晟介绍,不是大学教授、博导,便是研究所或学会专家,方晟一一握手的同时未免胆怯,担心在这些高级知识分子面前出洋相。
  坐定后,燕慎道:“向方书记介绍一下,我们七个人应中组部邀请做一个学术专题研究,主要方向是今后十年乃至更长时间内如何高效选拔优秀人才,记住‘高效’是重点,意味着我们必须用最短的时间、最经济的方式,培养出一批快速成长的知识型、技术型官员。经过前期走访、实地考察、组织十多次座谈会,初步形成三种观点……”
  一是从基层选拔任用有能力、有政绩、表现突出的优秀干部;二是通过各种形式的遴选,着重培养名校毕业生,先在部委、省级机关学习然后下派锻炼;三是有国际交流经历、有海外留学或执教的海归知识分子,以适应国家日益发展的外向型经济。
  听到这里方晟心中有了几分数,含笑问:“课题组的倾向意见呢?”
  坐在对面的燕京大学程教授是副组长,旗帜鲜明地说:“第三种观点!未来十年中国经济将是全面开放的经济,从汽车到金融,从贸易到房产,全部融入到世界市场,在国际贸易体系下运行!这就要求我们的官员特别是高层领导必须懂经济,懂得怎样与外国人打交道,懂得如何在高级别会谈中最大限度获得利益!”
  燕慎等人还带着笑,却向方晟投来期待的目光,看得出他们并不赞同程教授的观点,又不便辩驳。
  除了燕慎,方晟对程教授等人并不了解,但多年官场历练使他看得出,这些教授、学者个个大有来头,在学术界具有举足轻重的份量,相对而言燕慎属于小字辈,人微言轻。
  方晟没有急于发表意见,而是问道:“请问牛博士也认同第三种观点吗?”

  刚才介绍牛博士是中国对外经济交流与合作协会首席代表,毕业于哈佛大学,是经管和金融双料博士,其它肯定还有一大堆辉煌而夺目的头衔,也是本次课题组组长。
  “基本认同,”牛博士慢吞吞道,“不过我觉得海归知识分子需要接地气,有必要在高平台熟悉体系运作模式后,到基层体验民情,实地掌握第一手情况。当年**提出知识分子上山下乡,放到现在依然有用,我们的正府官员只有真正和老百姓打成一片,或者说把自己当作老百姓当中的一份子,那么参与制定、执行各项政策时就会心存怜悯。”
  典型的知识分子式委婉,表面上同意程教授的观点,拐着弯子说到最后才发现牛博士实质上支持第二种观点。
  两位组长的意见都不一致,事情就颇为有趣了,难怪燕慎把方晟请来,要不然彼此争执不下,没法推动课题研究了。
  坐在角落里的徐教授冷不丁来了一句:“方书记是大学生村官出身,我猜应该赞同第一种观点吧?”
  “是啊,方书记来自基层,这方面最有发言权。”燕慎催促道。
  方晟略一思索,道:“理论探索我不擅长,我给大家讲个亲身经历的故事……”接着他把当年浩瀚风电专家组在花溪村搞地质勘探,因为过于靠近龙王庙,村民担心破了风水,双方争执不下险些酿成血案的事讲了一遍。他口才好,此事又是亲身经历,自然渲染得绘声绘色,惊心动魄。

  教授、学者们平时哪接触到这等乡俗事件,个个听得聚精会神,浑然忘了争执的课题。
  “这件事后来怎么解决呢?”燕慎问出了大家的心声。
  方晟笑道:“浩瀚风电几乎都是海归博士,在执拗愚昧的村民面前就是没办法,因为讲道理人家不听,风水的事儿谁都说不清,所以形成僵局。怎样解决呢,最终还是科学战胜迷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