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85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熊子是死是活,现在都顾不了,听天由命,坐在火车靠窗位置,陈二狗那双手现在都还在抖,捅人毕竟不是杀一只狍子,但抖归抖,不纯粹是后怕,还夹杂有一两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兴奋,这让陈二狗很诧异,因为这说明捅人放血对他来说是件很容易手的事,多砍几次,多放点血,跟剥狍子一样,很快能习以为常,望着窗外呼啸而过的夜景,陈二狗偷偷摸了摸口袋里的存折。
  没人留意这个穿着朴实的年轻男人,对他的关注还不如对他手那杆烟枪多,谁会想到这么个不起眼的外地民工夹着尾巴逃离海之前,曾将一个彪悍三世祖捅翻在地,让一个长得娇媚如美人的人妖一辈子心怀恐惧。
  陈二狗对着窗户扬起一个笑脸。
  海,我还会回来的。

  “贩夫走卒皆有六朝烟水气”,能让朱自清先生如此评说的城市,只有六朝古都南京。
  大雨滂沱,气势磅礴,黑云压城,让第一次来到南京城的陈二狗直皱眉头,清晨从100杀价到70块钱一晚的小旅馆出发,拿出昨天在南京火车站地捡到的一张地图,跟旅馆老板娘借了把雨伞冲向鸡鸣寺,等他走到那座被称作的鸡笼山的地方,已经浑身湿透成了落汤鸡,本以为有这么个古意盎然名字的古刹一定位于僻静深山,没想到这鸡笼山周边闹市的紧,让两手抖索得抽根烟都没办法的陈二狗用王虎剩大将军的口头禅破口大骂:“操大爷的,还鸡鸣,真*忽悠人。”

  陈二狗蹲在地躲在雨伞里,不肯山,因为门票需要五块,他不肯花这个钱,本来跟王虎剩约定了该后天才在鸡鸣寺见面,但小旅馆一天得70块钱,住得陈二狗心疼,所以奢望王虎剩能早来鸡鸣寺跟他汇合,也好帮他省下两天住宿费,所幸口袋里那包昨晚刚买的廉价硬壳烟没有遭殃,否则他一定会把王虎剩祖宗八代都骂遍。
  “举头三尺有神明,大雨天的你敢乱骂这南朝第一古刹,不怕直接一个雷劈下来砸死你?”
  说话的人言语满是打趣意味,这让正烦躁没法子抽根烟的陈二狗越发恼火,再者陈二狗真信命,这句话恰巧戳了他的软肋,蹲地的陈二狗有些心虚地微微抬起雨伞,只能看到一双小腿,还有一双绣花布鞋,麻料裤子,精致大雅,让没见过世面的陈二狗暗暗感慨这在农村最登不大雅之堂的布料原来也能做出如此漂亮的裤子,大雨沾湿后便使得小腿玲珑曲线淋漓尽致凸显出来,刚褪下处男身份的陈二狗看女人,喜欢先看脸蛋,再看胸部,最后是屁股,对小腿总是忽略,但如果说以后陈二狗有什么恋足癖恋腿癖之类的畸形嗜好,始作俑者一定是这个施施然站在陈二狗眼前的家伙,她穿着一双布鞋,藏青色,绣莲花,她的布鞋远不同于陈二狗的只求保暖不求样式,美轮美奂,穿在她那双小脚,相得益彰,她这样站在大雨,湿了裤脚,润了布鞋,也不管不顾。

  陈二狗没敢抬头看,怕她长得不尽如人意,坏了这份意境,陈二狗的语成绩的确很寒碜,但意境这东西,是个人多少懂一点,当一个小腿雅致的陌生女人在鸡鸣寺外大雨倾泻,提着雨伞穿着绣花鞋站在你面前,谁都会心动,读书生涯的陈二狗一直执拗认为张继能写出一首脍炙人口的《枫桥夜泊》,功不全在张继,大半在于那一夜寒山寺带给张继的氛围。
  “我跟了你走了足足两个钟头。”女人一本正经道,嗓音没有雁子那类成熟女人历经沧桑的颓丧,也没有老板娘阿梅那种市井俚俗的肤浅,仿佛三分相似竹叶青,三分类似曹蒹葭,余下四分,便都是她自己的底蕴。
  “我没钱,你如果想要打劫,麻烦找个有钱的。如果不是为了钱,那你一定有病。”陈二狗没好气道,打火机有火星,可偏偏点不着,它要干脆报废了也算死了陈二狗点烟的念头,那破玩意儿在行与不行之间徘徊,好像要故意折磨陈二狗。曹家女人下棋的时候说事出无常必有妖,陈二狗刚在海被赵鲲鹏这条地头蛇咬了一口,都说一着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才过了没两天,他当然得处处提防着。

  “我没病。”她一字一字缓慢道。
  “好,那我有病。”陈二狗翻了个白眼道,斜眼瞥了鸡笼山,尽量把视线从那双鞋和那小腿收回。
  女人蹲下来,轻轻拿过陈二狗手打火机,嚓,一下子便点燃了,然后托着腮帮眼睛都不眨一下地凝视着目瞪口呆的陈二狗,道:“我起初跟着你的时候,猜你是去夫子庙,是去燕子矶,是去莫愁湖,是去明孝陵,还是去总统府。如果是去夫子庙,我觉得你是个迂腐执拗的卫道士,去燕子矶你是个很有春秋风骨的人,去莫愁湖是个喜欢伤春悲秋的家伙,去明孝陵让我觉得你有一肚子阴柔祸水,去了总统府的话,我当做没见到你这么个俗人。”

  陈二狗愣了半天,最后忍不住说道:“你真有病,是书读多了吗?”
  “我没病。”她再次反驳道。
  她长得不惊世骇俗,不像竹叶青那般让人一眼便惊为天人,也不像胖妞王语嫣那样让人恨不得把眼珠子刮出来,但她有一张干净的脸庞,眼神干净,肌肤干净,那一头青丝也让人觉着干净,曹家女人也让人见而忘俗,但她眼终究有着一种世家子弟的深沉,陈二狗读不懂看不透,见着了难免会心生敬畏,但眼前这小女人不会,说她小,是因为她长得很细致,那是浸染了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女子才具备的韵味,年纪也小,十五六岁的模样,不肤浅也不深刻,没有故作高深,也没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那类矫情,即使说了一通让陈二狗很头疼的话,看到脸庞后,陈二狗还是觉得对着她是很舒服的事情。

  “最后你出人意料地来到了鸡鸣寺,所以我觉得你是一个,女人。”
  她笑起来的时候两颊有两个酒窝,“起码辈子是,因为这鸡鸣寺如今是尼姑庵,尼姑你知道吧?”
  虽然被说成女人,一向觉得自己挺爷们的陈二狗没生她的气,她那张脸会让人恨不得不食人间烟火,但他生王虎剩的气,挑哪里不好非挑这地,忍不住爆粗口道:“****大爷。”
  陈二狗当然不是骂她,可她不知道啊,一副错愕惊讶外加黯然神伤的楚楚可怜。

  于是陈二狗慌了,尴尬解释道:“我没骂你的意思,只是那话太顺口,一不小心溜出嘴。”
  她点头道:“对,你没骂我,你骂我爸。”
  陈二狗一手拿伞,一手拿地图,斜叼着烟,不知道如何解释,只能沉默。
  女孩双手托着腮帮,刚好环住伞柄,两把伞重叠在一起,雨虽然大,但此刻,这两把伞庇护出来的小地方反而有种清净地的味道。最后这个横空出世看着良民还要良民一百倍、但总让陈二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女孩给了个方案,他出五块钱请她进鸡鸣寺,她可以当做没听到那脏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