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这些年我的真实经历》
第11节

作者: 墩石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30 13:53:02
  喧慌:
  这个聊城小伙子只能在这等救援了,这里到国道G315(青海西宁—新疆喀什)公路要有六个小时的路程,而上了公路到最近的且末县城修理厂还有150公里,现在已经四点了,救援板车就是放下电话马上出发最快也要九个小时后才能到(G315限速80,)如果出事的混凝土搅拌车没有拖走,救援板车还过不来。
  小伙子说他的车座都是湿的,车里睡不成,让我帮他到村子里找个地方将就一晚,看来要给小伙子找个住的地方了,给他找了条裤子穿上,我们来到维族村子,门都开着,可是几家都没人,后来在一个很大的羊圈里看见了可能是村里的全部人吧,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有二十来个维族人在剪羊毛。都不会说维语,我也只是一个词一个词的用维语说:阿达西,亚克西木塞斯 亚克西嘛?没想到蹲着的人群里站起来一个一眼就能看出来是汉族人模样的中年男说:你们怎么啦?

  我把经过给他说了一下,指着聊城青年说就他一个人住,住谁家可以给付钱的。他给旁边的一个维族青年说:你把他们的情况给大家说一下,看谁家能让他住一晚,给拿上住宿费。那个维族青年用维语给村里人说了些话,有很多人回应了他的话,没想到这个维族青年用汉语对我们说:我给大家说了你们的意思,村子里的人都愿意让他去住,而且都说不要钱。我有点小感动,这时有一个维族大妈,看不出年龄来,她又给那个临时翻译说了几句,维族青年说:她说你们饿了吧,她要回去给你们做拉条子,不知你们能不能吃惯维族人的饭。

  后来和那个汉族模样的人聊天才知道,他姓王,唐山人,是唐山对口援疆干部,来了半年了,和他一起来的维族青年是技术员,新疆农大毕业分到且末县,因为能听的懂和会说汉语,就派来跟他一起下乡了。他们这次已经下乡一个多月了,到这个村子是第二天。
  我问老王:你这么远跑新疆来,是单位派的还是自愿?
  老王说:单位派的,大家都知道新疆的情况,其实都不想来,可是没办法,只有硬着头皮来了。
  我说:来了后感觉怎么样?

  老王说:刚来的时候,生活条件和饮食起居都不习惯,来了就水土不服生病,现在都适应了,挺好的。
  我说:觉得新疆怎么样?
  老王说:开始想着到新疆来看情况,如果真的很乱,很危险,不要工作也要回去,来了后慢慢发现和外面传的不一样,其实哪个民族都有好人和坏人,哪个地区也都有好人和坏人,但绝大多数都是好人,你看这里的人,心地善良,与世无争,多好啊。再有半年就要回去了,现在还有点舍不得。
  我说:想家吗?
  老王说:想啊,怎么不想,不想是假的,在县城每天还能给家里打电话,说说话,一下乡手机就没信号,这次出来一个多月没和家里联系过了,中间让回县城的同事帮忙给家里打过两次电话报平安,我女儿今年上高三,马上高考了,也不知她准备的怎么样了?
  说完深深叹了一口气,我当时毫不犹豫的拿出了卫星电话递给老王说:给家里打电话。

  这个电话我没有像催促聊城青年那样催促他,想让他和家里多说几句。
  老王应该有四十多岁,还我电话时是带着眼泪的,我也流泪了。
  老王不知道你能否看到我的这个帖子,这么多年后的你还好吗?援疆任务结束回去升官了吧?女儿考上心仪的大学了吗?
  我们要继续赶路了,聊城青年又来谢我们,又感谢老王,老王说:我是唐山人,离你们聊城500公里,在新疆这个距离没多远。
  后来我的车在这次返程中抛锚了,也在且末县城修理厂修车,遇见聊城青年,好吃好喝款待了我好几顿。
  (此故事未完)
  日期:2018-04-30 14:12:54
  跨度非常大的景色,在新疆,您可以在几天的旅行行程里一次看完:雪山、草原、沙漠、森林、湖泊、戈壁、胡杨、峡谷、村寨.
  日期:2018-05-01 14:12:56
  天山东段的最高峰博格达峰海拔5445米,和乌鲁木齐市的直线距离却只有60公里左右,是世界上离大都市最近的雪山,在乌鲁木齐市内几乎天天能看到博格达峰。

  日期:2018-05-01 18:42:40
  喧慌:
  山里开车没有什么规矩,就是顺着原来有车走过留下的车辙印子开,一般都在古河道或现有河道的两边地势平坦处前行,有时正在河的北边跑,山势地形限制,没有路了就要开车过河到河的南边继续,南边没路又要开车过河到河的北边去跑,所以一趟下来可能要过N次河,肯定要找河水最浅的地方过,过河水时有一定的技巧,要看水面的流速和波浪来判断水深和水底的坚硬程度,不能松油门和换挡,否则很容易造成排气管进水,我曾经涉水最深的一次,水淹没过皮卡车的引擎盖。所以经常在野外涉水过河的车辆都会安装涉水器,安装涉水器的车极大的抬高了发动机进气口位置,保证了越野车涉水时发动机不会吸进水。(涉水器就是您在马路上看到有的车在车前部安装的一个黑色管子,如下图)

  天黑之前我们到了矿上,在矿部见了负责人(这么艰苦条件,真正花几百万办下来手续的老板不会呆在这里)说了会话,做饭让我们吃了后说明早上去看看。
  第二天起来后看到外边一个巨大的山包,不是岩石山,就像土山包,巨大,上面顺着一条蛇形的土路上上下下的都是翻斗车,土山包下面开阔地带有一大片简易工棚,应该是各个施工队住处和各自加工矿石的地方。真没有想到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还有这么多人在干这么大的工程,负责人带我们开车上去指着一片地方说:现在有七个工队在干,你们如果要干的话,就只有这一片了。
  飞说:好地方来的早的人都占了,剩这一个肯定不怎么样。
  负责人说:那不一定,存住气不少打粮食。可能这片还好呢。
  飞说:我们看看周围环境,然后找地方取些样品,回去化验。
  因为考察时间长,离开矿点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我们开了大概有两个小时左右,到一条河边,天很黑,看不清楚水的大小,也无法判断河水深浅,只是听到哗哗的水流声又急又快,我在河边停了车,飞和山应该是有些害怕这样的环境就催促说:这水没事吧,咱们刚才不是都过了几次河了吗?怎么不走了。

  我说:刚才天没有黑能看见河水我能判断深浅,现在看不见了,没法判断,但我听水声不对,应该是涨水了,不能冒险过河。
  飞说:那怎么办?
  我说:只有等了,到天亮能看见了再说,估计天亮水就退了。
  我们下车就在河边煮方便打荷包蛋吃了晚饭,然后坐进车里聊天,听着哗哗的水声,一会大家都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听见库在喊:醒醒,快把车往后退,水进来了。我低头一看河水已经顺着车门边溢了进来。赶紧发动车打开车大灯一看车外全是水,水涨的太大,车已经在河里了,立刻挂上倒挡就往后退,退出去了很远后,找了制高点停好车,大家都吓了个半死,好一会儿都没有人说话。
  天亮后洪水也退下去了,我们看水草留下的印记比最开始没有涨洪水时的河道要高一米左右,证明昨晚判断是对的,如果当时摸黑冒险过河,水的深度是没涨水之前到车轮胎的高度再加上1米,车到河中间就淹没了,然后.然后能不能活着回去还不一定。

  过了河接着赶路,又走了大约100公里,听见车有嘎啦嘎啦的异响声音,在一个拐弯处打了一把方向后突然车咯噔一声就不能动了,下车一看,发现左前轮已经朝外拧了180度,车的左前轮球笼坏了,想想应该是昨晚球笼进水,内部的润滑油丢失,造成球笼润滑不良,没有润滑油后硬磨给拧了。
  没办法,要换配件,没工具没配件自己修不了,只好打电话叫救援(充分显示了卫星电话的重要性),天很热,没有阴凉,从车上拿下来帐篷搭起来钻进去。
  如果救援来板车背回去价格非常贵的,我在电话里说清楚车型,什么坏了,需要带什么工具和配件,让修理工开车来在这现场修,比把车背回去要便宜很多。下午救援车到了,修好后凑合跑慢点回到了县城修理厂,因为飞和山在山上取得矿石样品化验要两天时间,我们就住到了且末县,我也有时间把车检查一下,做个保养。
  第三天矿石化验结果出来后,我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但飞和山决定返回乌鲁木齐,这个事情最后没有说成,飞和山说不合作的原因:一 矿不理想 二 条件太恶劣,怕有命挣没命花。估计是吓得不轻,看见上山下山一个来回就出这么多事情,打退堂鼓了。
  (此故事终,下一个讲钻机石老板在托克逊的经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