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2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是医生,自然知道他这样做可以尽快的发挥药效,但还是一阵咋舌,心说看来这老头儿不能气得太狠啊!要是一不小心交代在这儿,那可真就麻烦了。
  “好!萧先生好本事啊!”良久,金景山才脸色苍白的喘息道,“原本我就已经很惊讶于陆翰学、邓兴安跟你的关系了,没想到你竟然还能拉着富豪榜上的第一和第五跟你一起分赃。

  英雄出少年,我在一开始没有把你放在眼里,实在是生平最大的错误,知己不知彼就贸然出手,栽的真是一点都不冤啊!”
  “你又错了。”萧晋摇头,“知己不知彼从来都不是你最大的错误,造成这一切的根源,是你根本就不配做官、偏偏还窃居高位!”
  金景山终于喘匀了气,掏出手帕擦擦额头冒出来的汗水,冷笑道:“你是想说,我从一开始就不该为了先父母的墓地风水而阻拦你建造那劳什子的电梯?真是笑话!
  萧晋,你已经拿住了我的痛脚,逼的我两天之内就吃下一整瓶救心丸,都到这个份儿上了,还把事情归咎到一个莫名其妙的电梯上,不觉得很没意思吗?”
  这下轮到萧晋不解了,茫然的眨眨眼,问:“不然呢?除了悬崖电梯之外,我还在别的地方招惹过你吗?”
  见他神色不似作伪,金景山也愣了一下,但还是讥讽道:“为了一个小村子几十户人家的出行,心甘情愿的无偿拿出数千万,还为此不惜冒身败名裂的风险得罪高官!
  萧先生,这样的人,一般情况下只会出现在影视作品中,而且主人公还有很大的概率就是宦场中人。
  大家都知道,做生意的都是为了逐利而生,慈善家做慈善是因为什么你我也都很清楚,好人肯定有,但像萧先生这样,为了做件好事就把全部身家都押上的圣人,恐怕连三岁孩子都不会相信真的存在吧?!”
  “所以呢?你觉得我是因为什么才跟你……”说到一半,萧晋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紧接着许多还不太清晰的地方就豁然开朗,指着金景山的鼻子哈哈大笑起来。

  金景山的脸色一点点变黑,寒声道:“萧晋,我金景山虽然认栽了,但不代表就可以任你随意羞辱!”
  “抱歉抱歉!我只是想起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可能。”萧晋抹抹笑出来的眼泪,说,“难怪金大人在弟弟妹妹被抓走之后的应对会突然变得如此保守。
  在您看来,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胆子跟一位从三品的大员对着干,更没有那么大的能量逼一位朝廷高官低头服软,对不对?”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您这么说倒也不算错,我确实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不过不是身份上的不同,而是在认知和眼界上有着很大的差别。”
  萧晋又点燃一支烟,翘着二郎腿靠在椅背上说,“首先,我的胆子比他们大很多,而且还是‘公仆’说法的坚定支持者。
  你们的薪水来源自老百姓的缴税,你们的工作是让他们可以安全幸福的活着,说白了,你们就是这个国度的管家和仆人而已,凭什么一个个的踩在主人的头上作威作福?
  这是几千年封建历史的观念残留,再加上老百姓磕头磕习惯了,一时半会儿的腰杆还直不起来,并不全是你们的错。但是,我是清醒的,在我的眼里,不管你的品级有多高,都不过是我家的一个佣人而已,从天然上我就不可能怕你。
  当然,精神上的不怕说到底仍然不过是‘阿Q’式的自我安慰罢了,在这个官本位社会,权力高于一切,我就算是再狂,也只能像太祖爷说的那样,在战略上藐视你,战术上却要重视你。
  因此,当你让我在领导大院门口吃了闭门羹之后,我的全部注意力就放在了石竹县。那里是你的大本营,是你金家的根据地,是你防护最坚固的地方,同时也是你最脆弱的致命点。
  具体我是怎么操作的,就不跟你详细解说了,你只需要知道,我之所以能把你逼到今天这个地步,不是因为背后有什么大佬在帮我,而是因为我拥有你不相信的胆量和头脑,拥有出色的朋友和手下。
  最最重要的,是你无论才华能力,还是个人品德,都不配从三品之位,说句可能会让你恼羞成怒的话,如果没有你老丈人的帮助,光凭自己的本事,你能爬到马建新现在的位置都算是老天爷特别的眷顾你了。
  归根结底,不管你现在的权力有多大,当初打下的地基却是松散的,我只需找准位置掏出那么几个洞来,就能让你这座华而不实的大楼轰然倒塌。

  将朝廷赋予你的权力公器私用,是为不忠;为了虚无缥缈的风水之说就让九泉之下的父母背上骂名,是为不孝;罔顾百姓利益是为不仁;发迹多年却只惠及嫡亲弟妹,是为不义!
  就你这样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玩意儿,也配让小爷儿去寻求大佬的帮助?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萧晋越说声音越大,原本戏谑的表情也慢慢变得严肃且愤怒起来,最后更是一声大喝,震得桌上酒杯中泛起阵阵涟漪,也震的金景山心头猛跳,额头冒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却无力反驳。
  他相信了萧晋的话,整件事情的背后确实没有什么要对付自己的大佬,一切的一切,都来自于眼前这个胸中有不平气且胆大包天的年轻人。
  对于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评价,他只觉得难堪,不觉得愧疚,因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他不过是遵守了游戏规则,宦场是最容不得异类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在权力场中就是一句真理。
  古时那些忠臣义士之所以青史留名,就是因为人数太少太少,像那些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一样,不过是大海边几片美丽的贝壳,这才被生性浪漫的文人所记下。
  华夏几千年的历史,不是靠他们那区区几个人传承下来的,他们的作用,也仅仅只是让史书看上去不那么的黑暗和肮脏罢了。

  此时此刻,他后悔的无以复加,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他一定会在最开始就对萧晋施以雷霆般的强力打击。
  固有观念害死人,谁能想到被奴性支配了数千年的老百姓中异类依然会层出不穷?他又如何能够想到,别人杀人放火照样升官发财,而自己却偏偏碰上了一个像萧晋这样头脑清醒又手段高明的佼佼者?
  夜路走多了,终于撞上了鬼。天要亡我,非战之罪啊!
  人的固有思维一旦形成,不是靠一番振聋发聩的话语就能扭转过来的,所以,萧晋说那些不过是单纯的发泄,并没有奢望如此简单就能得到一位幡然悔悟的青天大老爷。
  若不是要催化陈家父子的矛盾,和减少接收金家产业时的麻烦与阻碍,他根本就不会和金景山坐在一张桌子上。
  日期:2018-03-16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