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因缘人》
第74节

作者: Gerui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日我等皆是阅卷者,就不必说起派系争斗了吧!”
  老掌教显然对青梅道长在这时候说起这种事情来很不愉快,阴沉着脸打断了他的话。
  老掌教在掌教中的威望还真不是随便说说的,起码青梅道长是不敢随意冲撞他的,见他发话了,就收敛了神色,不过脸上还是抑制不住喜悦,毕竟守旧派一直都喜欢要求弟子多去背诵经义,革新派对这却是要求不高。
  因此他觉得这一个上等评价的答案一定是在守旧派中出现的,和他一样同属守旧派的青风道长也是轻捋长须,很满意地对他笑了笑。
  只有青莲道长无奈地摇了摇头,心想这两个人明天怕是要出大糗了,没想到自己这个记名弟子竟然能这样蒙对了答案,他也是知道我的情况的,原以为这次是根本过不了这一关,没想到反而摘了头筹。
  时间转瞬即逝,随着那一份上等答案出现以后却再也没看见有人用同样的解法来解答,于是道义考核的阅卷就在无聊烦闷的气氛中圆满结束了。
  银月高悬空中夜也已经深了,我却有些睡不着,脑子里想着今天考核的事情,实在担心自己能不能通关,突然却看见一个人影出现在我的对面!
  “谁在那里?”
  我急忙爬起来,从旁拿了手机想要照亮他,不过倒是我多虑了,这个人直接走了过来,靠近我时才发现原来是谢必安,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哎呦,吓死人了!知不知道大半夜的突然看到一个人在你对面很吓人啊?更别说还看不清是谁!”
  他笑着摇了摇头:“这不是看夫人长夜漫漫无法入眠,特意来陪陪夫人嘛。”说着还将手搭上了我肩膀,将我摁回了床上。
  我叹了一口气:“今儿个你是不知道,道义考核我就直接把道德经抄了一篇上去,这不是铁定凉了嘛。”
  “夫人如何知道这就一定不是正确的呢?”我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果然鬼说鬼话,我这样子胡乱答题,怎么可能是正确的。
  谢必安见我不相信他,也不和我争辩,只是指了指我胸口的吊坠:“既然不放心自己的答案,又何苦不来找为夫帮忙,这些道义问题,早在千百年前为夫就已经精深得很了。”
  尽管不相信他吹的牛皮,但是我还是摇了摇头:“我原本想靠我自己的实力,只是现在突然发现我根本没有实力啊!不过青莲道长,也就是我的师傅已经帮我说过了,我可以随意一点,那就不需要麻烦你了。”
  谢必安或许是没想到我居然还有这么高的觉悟,很是惊讶地看着我,我也是很得意,说实话能让他惊讶还是很值得高兴一下的。
  “既然如此,夫人又何故睡不着,若是嫌弃此处太过寒冷,夫人大可不必羞涩,为夫自然是愿意陪着夫人的。”言罢,这家伙竟然就像往我床上钻,我急忙推开他。
  “不用了,不用了,我现在睡得着了,就不麻烦你了。”

  谁能知道真让他上床了,我晚上究竟有没有睡觉的机会,明天还有考试呢,我可不想顶着一副熊猫眼去参加考核。
  谢必安应该也只是和我开开玩笑罢了,倒是直接退开了:“既然夫人可以安睡了,为夫就不叨扰了。”言罢,就退进了阴暗的角落里消失不见,我却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想要问他。
  “诶,那个,我们这一个掌教爱上白无常的事你知道吗?”
  可是良久之后没有半点回应,我只能失望地躺会床上,这一回倒是很快就睡着了,或许谢必安的慰问确实起到了效果吧,却不知身处地府的谢必安是听见了我的问题,却无法回答也不想回答。
  这些我自然是不知道的,倒是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被评为上等,在考场傻笑了一天……

  “贵宾犬!吃了吗?”踢掉被子,被冷醒的我早早就起了床,吃过了宿处道童准备的饭以后就和女道士们向山上出发了,早上回公布昨天的成绩,所以我现在还是很激动的。
  正好遇见了迎面而来的晷斌全,招呼了一声,原来他也是想来叫我的,正好遇见了,就一起结伴上山去了。
  但是冤家路窄,我们还是遇到了昨天的那个道士,他一见到我们就跟苍蝇一样带着几个道士为了过来,很是得意的样子。
  “哈哈哈,昨夜青梅道长亲口和我们说了我们守旧派有一个人,而且是唯一一个人获得了上等的评价,再瞧瞧你们革新派,哈哈哈!”
  “不可能,卷子都是糊名的,今天早上宣布的时候才会揭开,怎么会让你们知道了那个人一定就是守旧派的?”晷斌全听了那个道士的话,倒是很不屑,根本就不相信他的鬼话,道士见状当即怒了。
  “哈哈哈,虽然卷子是糊名的,但是青梅道长昨夜可是信誓旦旦地和我们说了一定就是我们守旧派的,这还能有假?你是怀疑掌教吗?”
  这个道士的居心倒是坏得很,一上来就给晷斌全扣了一个怀疑掌教的帽子,晷斌全自然不能承认了,虽然道门不拘小节,但是对于上下尊卑还是很看重的,作为一个弟子肆意怀疑掌教的言语是大不敬的。
  加上道士这么志得意满的表现,晷斌全心里也是觉得这个上等评价的答案估摸着真的是守旧派的了,顿时显得有些丧气起来。
  道士见了他着模样更加的嚣张了,冷冷笑了笑,领着其它道士们从我们身旁经过,径直上山去了。
  “嘿,这有什么的啊,不就是一个上等评价嘛,到时候可能他们只有这一个上等却连一个中下等都没有,直接全部挂科,我们的人全部过关,这不就美滋滋了!”
  我看晷斌全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实在是头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大气地安慰道,他也被我这个说法给逗笑了。

  “哈哈哈,哪来的这种可能。”
  不过他还是重新焕发了精深,我们接着往山上前进,没多久就爬到了山顶,这里早就挤满了等候公布成绩的人们,一个个都翘首以盼,都在紧张着自己是否能够通过道义考核。
  到了九点整的时候,那扇紧闭的大门终于打开了,六位我已经勉强脸熟的掌教们走了出来,老掌教身旁跟着两个道童,手里拿着大家的试卷。
  众人顿时从三两成群的讨论组中退了出来,加入了群聊,开始期盼着自己的成绩。
  老掌教也不多说什么,抬了抬手示意道童们开始公布,于是那个道童就拿起了一张试卷揭开了糊着名字的纸开始高声宣布。
  “下等,陈斌合!”

  “下等,袁斌科!”
  “中等,李斌天!”
  再喊了二十多个下等的名字以后总算是喊道了一个中等的人,一个道士当即兴高采烈地向道童跑去,领取自己的试卷,没想到竟然就是刚才那个道士,原来他的名字叫李斌天……殡天,为什么反派的名字都这么的有意思,那个年轻掌教叫青梅,这回来了个殡天还更加厉害。
  他得意洋洋地拿着试卷走了下来,在人群中张望着寻找着什么,过了一会他突然看见了我和晷斌全的位置,立马就挤开人群走了过来,不过并没有和我们说话,只是拿着那张中等评价的试卷在我们面前晃了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