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因缘人》
第73节

作者: Gerui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哼,粗俗!既然这位师弟有如此气势,我们何不来比试一下这次各自的成绩如何?”
  这个道士看上去也有四十来岁了,估计平日里也没怎么好好修炼,看上去瘦的跟猴儿似的,自然武斗是打不过晷斌全的,于是就恬不知耻地提出了文斗的主义。
  他就算再不努力修炼,进入道门的时间也比晷斌全长得多,自然文斗方面占尽优势,何况晷斌全的武斗还是指定了他可以喊人一起上的。
  晷斌全见他提出比试考核的成绩也显得有些为难起来,他对自己的答案也没什么信心,我拉了拉他的衣袖。
  “我们走吧,不搭理这号人就是了。”
  原本晷斌全还真有些想着两边一边不愿意文斗一边不愿意武斗,就这么扯平了。可是转头看我拉着他要离开的时候,他却突然爆发了,瞪了一眼那个道士。
  “比就比!我们比这次考核三项加在一起的成绩,你敢吗?”
  道士原本还在冷笑着和他身边的其他道士说着这小子一定是怂了,没想到晷斌全转身就大喝一声决定和他比试,被吓了一大跳,往后急退了几步,还差点摔倒了。

  不过很快站定看着晷斌全,冷笑道:“既然如此我们就走着瞧,届时贫道必定会告诉你,你么革新派近些年来的素质变得有多差!”
  放完狠话,道士就带着其他道士仰首挺胸地从我们面前走过,我拍打了一下晷斌全,有些恼怒:“你怎么不听我的啊,这种事情有什么好争的,到时候输了不得更丢脸。”
  晷斌全却不搭理我的指责,只是在一旁找了一个道童让他带我们去早就安排好的住处,既然这个臭道士不搭理我,我也懒得管他,和道童一起前往住处。
  不过我和晷斌全的住处并不是同一边的,我在离得远些的一处道观,那里是革新派拨给我们这些女道士的地方,至于晷斌全则是在山顶边上的一处道观住宿。
  在这之前,他还是很尽责地把我送到了我的宿处,这才去往自己住的地方,路上也不和我解释为什么要和那个道士争斗,不过我看着沿途的美景,也早就将这茬忘掉了,毕竟我是一个拥有乐观的心的人。
  进了这两日都要住宿的地方,里面迎出来一个中年女道士,和善得很,一见面就拉着我讲起话来。
  “你说你个小姑娘怎么也上山来当起道士来啊?我们这些老人大多苦命,活了半辈子才想开,这才来当道士,可你还这么年轻,总不能也想开了吧?”

  她拉着我进了道观会客的茶厅,里面早就有人在了,看了一眼都是今天在考试的时候看见的女道士们,一个年长些的将长椅腾出来点示意我坐下,然后开口感叹起来。
  我观察了她们一眼,发现除了一两个是中年以外,大多都是四五十岁的样子,心中对她们也很同情,但我总归是个年轻人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和她们解释这个。
  女道士们似乎也发现了我的难处,并不为难我,转移了话题,谈论起了今日的考核。
  “道义考核,分为上中下三等,去年青竹师姐拿了上等,让我们革新一派扬眉吐气,可是今年青竹师姐已经出去云游了,这次也没回来参加考核,仅凭着你我的实力,我革新派女弟子今年的成绩怕是不会太理想了……”
  一个女道士叹了一口气开口到,其它的人也跟着点头附和,看样子这一次大家道义考核这一关都是半斤八两,都没自信能拿到好的成绩,我就更不用说了,能给我留点面子就不错了。

  一个女道士叹了一口气:“是啊,这一次我们的成绩定会被那些个守旧派的拿来攻击各位掌教们,青莲,青罗还有青松道长都是我们革新派的领导人物,若是因为我们的成绩而被其他三位掌教压倒了声势,本来就孱弱的革新派就要雪上加霜了。”
  屋内的女道士们纷纷低头,显得很是颓废,我也实在是看不明白为什么道门会有如此派系之分,就为了女子能否入道门而争来争去的,我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我自己的成绩,也不知道那些掌教看到我的试卷会不会气懵了,直接就给我撕了……”
  我们在宿处的茶厅内唉声叹气,山顶的道观此时却是全然紧张的气氛,所有的道童将试卷上的名字用纸糊上,一份接一份地呈上来交给掌教们,掌教们是并排而坐的,道童从右侧开始传递试卷,试卷将由每一个掌教都评判一边,也显得更公平一些。
  坐在右侧第一人的自然是最年轻的青梅道长,毕竟大家都是掌教,道行的差距不大,自然以岁数为尊。
  这位青梅道长连着看过去十来份的试卷,都觉得不怎么样,但是今日的考题却是老掌教也是他们六人中威望最高的一个掌教临时出的,青梅道长至今其实也没什么好的头绪来解开这个问题。
  不过评判其他弟子的答案还是问题不大的,毕竟如果那个弟子写得好的话,自然也会让青梅道长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所以连着看了十来份他都没看见一份十分优秀的答案。
  只是当他拿起下一份的时候却愣住了,原本平淡无波的脸色竟然跳动了两下眼皮子:“这……这篇答案究竟是哪个弟子所答的?怎么能如此胡来!”
  老掌教拿着手上的一份答案,粗略地看了几眼,倒是与前面几篇比起来要好上一点,点了点头把它放在中等的位置上,突然听见青梅道长似乎在质问身旁的道童,好奇转过头来看向他,眼光中带着询问的意思。
  青梅道长见老掌教疑惑,将手中的试卷递给了身旁的青罗道长,再依次由各位道长接着传递下去,每一个看见手中试卷内容的掌教都瞪大了眼睛,唯一一个好一点的就是青莲道长苦笑着摇了摇头。
  一直等到试卷传到了老掌教的手里,摊开试卷一看,老掌教倒是心平气和地看完了试卷,随后闭眼沉吟起来。
  其他掌教都不解地看着他,不知道他脾气的还以为他这是要发火了,没想到他突然睁开眼笑了起来。
  “哈哈哈,不曾想我道门今次考核竟发掘出对道义如此精深的弟子来!此篇上等!”

  其他五位掌教都一脸惊讶地看着老掌教,不明白为什么会将这一个弟子的答案评为上等,尤其是青梅道长顿时急了脸。
  “这是为何,这个弟子不过是将道德经默写一片而已,还仅仅是第一篇而已,又怎么能配得上上等的评价?”
  老掌教却不言语,只是看着手上的那份答案,爱不释手的样子,似乎是真的觉得遇见了奇才。
  其他五位掌教都不是傻子,开始结合这个答案思考起来,青莲道长毕竟是除了老掌教以外年纪最大,修为也最精深的一个掌教,片刻之后就恍然大悟。
  “以白纸为题,便是考察弟子道德经的第一篇所讲的万物奥妙的起源,这不正好契合了白纸的用处就是可以写下万物!”
  老掌教听了青莲道长的解读也是点了点头,其他几个掌教也纷纷明白过来,青梅道长也一下子想通了这个道理,随即又表现的有些得意。
  “这必定是我守旧一派弟子的答案,也只有我守旧派的弟子才会将道义背的如此纯熟,革新派的弟子向来都是稍稍涉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