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因缘人》
第72节

作者: Gerui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诸位弟子,今日的考核意在检测诸位对于道义的理解,对道法的熟练程度,以及对各类法宝灵材的辨认,所以考核合计三天,每一天对应一项考核!”
  听了这个掌教的话,我仔细想了想除了道法的熟练程度其它两个我估计都过不了关,至于道法的熟练程度,我现在只会一个超度的咒语,还能怎么熟练,我可是倒背如流了啊!
  不过幸好青莲道长早就给我打了预防针了,掌教们对我的要求都会降低的,不会很苛刻,只是我现在有些不放心那些守旧一派的掌教,估计青莲道长也应该没和他们招呼过,再说了招呼了估计也没什么用。
  这些守旧派的掌教就是针对我豆仙姑,他们才不会理会我是不是刚刚入门,对我倒是一个*烦,不等我再去思量该如何通关的时候,那个掌教就举起了手示意在讨论考核题目的众位道士们安静。
  “第一日,道义理解!”
  那个掌教说完以后大手一挥,随即就有许多道童搬着桌椅从道观内鱼贯而出,我惊讶地望着晷斌全。
  “怎么?难不成要在这里考试?”四周冷风呼啸,我原本还以为只要考核开始了我们就能进去那道观避寒了,没想到到头来还是得在这外面挨冻。
  晷斌全也不知是和谁学得,翻了一个白眼给我:“这是自然,也是为了考验各位弟子不惧艰难的心,为了道门的香火延续无畏险阻!
  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在外面挨冻和不惧艰难有什么挂钩的地方,或许这就是形式大于意义吧,不过大家都各自找了位置坐下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跟着晷斌全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道童们随后又给我们上了笔墨,幸好我小学的时候有报名参加过一个月的毛笔字培训班这才显得没那么慌乱,接着就是试卷了,不过等道童将试卷放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傻眼了,怎么一个字都没有!
  “报告……这位兄弟,你看我的试卷是不是没印刷好啊?怎么一个字都没有?”我还习惯性的以为自己是在参加学校的考试,喊了一声报告却发现没有一个人搭理我,这才回过神来,拉着路过的一个道童指着我的试卷问到。
  道童看了我一眼,或许发现了我是个面生的女道士,低下头和我解释道:“考核是由道长们出题各位再作解的,自然是没有字的。”
  我这才明白过过来,这不就是以前科举的考法嘛,现场给考生题目,然后考生在白纸上答题。
  果然没过多久,那个掌教似乎是看大家都入座,也领到了纸和笔墨,便挥手示意大家安静听讲。

  “今次道义考核的主题就是……以这张白纸为题作答!”
  “轰!”考场顿时吵闹了起来,显然是没想到会是这种题目,我也是很头疼,这白纸有什么好说的,而且还得符合道义,说实话道义我就知道*德经,我还能怎么办?
  看了眼晷斌全,也是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垂着脑袋在那边研究着这张白纸,估摸着也是没有思绪的。
  我瞪着这张白纸也想不到任何头绪,究竟一张白纸有什么道义存在呢?实在是想不明白,又想到青莲道长说了对我的要求不会太高的,反正我也就只会篇道德经,于是我就干脆直接将道德经第一篇默写下来就好了。

  说干就干,我倒是没什么压力,起码革新派的青莲道长也说好了,至于守旧一派到时候想来道长也会和他们解释一下的。
  而且我虽然答得不正确,可是我起码态度还是很端正的,默写道德经肯定是挑不出我的毛病来的,我估摸着要是我一个字都不写,不说别人就早上那个道士都要跳出来指着我的鼻子说我坏话。
  我可不能给那些守旧一派的人找到机会抨击我,不会是一码事,态度我是一定要端正的!
  第一篇的篇幅大概也就这一张纸的量,我默写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才写完,可是等我写完抬起头看向四周的时候,却发现除了我以外还没有一个人答完这题,想来他们应该都是有了一定的思绪在认真答题了。
  再看了一眼晷斌全也在奋笔疾书,叹了一口气,看了眼自己的纸上就写了一篇道德经实在是太丢人了,也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公布成绩,那我岂不是要拿零分了。

  不过我也确实没有办法了,只能这么将就着来了,紧了紧衣领,将手插在口袋里取暖,整个人都缩了起来,等待收卷的时间。
  幸好总共也就允许大家写一个小时,没多久那个掌教就开口了:“时辰到了,诸位弟子停笔吧!”
  言罢大家就都放下了笔,有的人一脸自信有的人却是不停地唉声叹气,一直侯在一旁的道童听见老掌教宣布考核结束以后,便开始收卷了,碰巧收我试卷的就是刚才被我拉住的那个道童。
  他瞥了一眼我的试卷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师姐,你这是什么回答,这怎么就抄写了一段道德经?”
  我瞪了他一眼,这个小子还敢笑话师姐,我这好歹态度也是很充足了,有什么好笑话的?”
  道童被我瞪了一眼也不害怕,只是收起了我的试卷摇了摇头笑着离开了,我却陷入了苦恼,连这小小年纪的道童都能一眼看出来我写的是道德经,这么说来我的答案是不是太简单了些,早知道就写后面难一点的篇章了。

  不过现在后悔也没用了,道童们收齐了试卷就拿着往道观前走,将试卷交给了老掌教身边的两个道童。
  “今日考核结束,明日依旧是这个时辰,在此处集合,至于今日住处会有人安排诸位在山上道观暂住的。”
  言罢,他就领着其他五个掌教还有那两个拿着试卷的道童转身进了道观,随后道观的门就被人关上了,想来今天晚上他们就要在那里面开始阅卷了。
  我走到晷斌全身边,他依旧还趴在桌子上,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我用力拍了一下他的后背:“你咋了?也没想出来怎么回答?”
  晷斌全抬起头看见是我,冲我郁闷地点了点头:“从未在任何一本经义上见过与白纸有关的道义,思来想去只能遵从自己的心意,随意作答了,估计这一次是真的得留在山上陪着师傅了。”
  我也叹了一口气:“是啊,这是什么鬼题目嘛,不过你好歹还是自己答了,你知道我怎么写的吗,我实在没办法直接默写了一段道德经……”

  “哈哈哈!”
  本来是想着安慰一下晷斌全,可是没想到却被一旁经过的几个道士听见了,发出难听笑声的就是为首的一个道士,正是早上和晷斌全争辩的那个。
  “你们听见没有?默写了道德经第一篇,哈哈哈,果然女弟子就是愚蠢得很啊!”
  我瞪了他一眼想着和他辩一辩,可是晷斌全却突然站了起来看着那个道士。
  “怎么?还想着比划比划?”
  那道士似乎并不是很擅长打架,这回也没人能解围了,一时间听到晷斌全这么霸气的挑战,还真就退了两步,显得有些慌乱,不过随即可能是想到自己不能在众人面前落了面子,冷哼了一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