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7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人都认为赵尧尧考虑楚楚睡眠问题,方晟却知道她是尽量减少与自己接触。实际上自从那次在香港摊牌后,两人再也没有欢爱过,之前还能以怀孕来解释,现在则推脱不下去了。
  大家族的婚姻最终都这样以惨淡收场吗?方晟暗自伤感。
  他内心清楚赵尧尧态度愈发冷淡,主要责任在自己,从黄海到江业再到顺坝,他在不同的女人之间左右逢源,唯独没注意到她的感受,而对她打击最大的莫过于白翎。
  这是一场注定没有赢家的战役。
  于老爷子十分看重今天的家宴,特意安排在只有除夕才启用的洧思轩,偌大的花厅里放着一张可以坐二十多人的圆桌,桌子中央是一束老爷子早上亲手采摘的鲜花。

  在于老爷子和于云复的威望下,于家直系亲戚们不管是否愿意,所有人悉数出席:
  老大于秋荻是央企某集团副总,妻子冯春华任铁道部文工团后勤部副部长;儿子于铁涯,是于家最失落最悲摧的人物,妻子卫道高是京都内环区卫生局教育处副处长;女儿于铁梅是京都第一医院胸外科副主任医师,丈夫戴志国在工行总部办公室,常务副主任。论心情,于秋荻夫妻是最不情愿露面的,面对一手葬送儿子前程的大仇人,如何笑得起来?但这口气还真必须要咽下去,一方面国务院正对央企进行改革,压缩管理层职数,推动干部年轻化,主导这项改革的偏偏是吴家那个做副总理的大儿子,于秋荻很担心把自己的位置改没了,须得于云复从中缓颊;另一方面于铁涯重返官场,若说东山再起已无可能,总想着起码混个厅级,以后在圈子里也算没辱没于家名头,也需要于云复帮忙。因此想来想去,这顿饭尽管难吃也要吃。

  老三于道明意外从排名靠后的副省长一跃进入常委班子,还是手握实权的常务副省长,令外界侧目。不过他很清楚若非二哥于云复这座谁也不能忽视的靠山,副省长下一步就是转人大政协,因此今天来得最早,还给楚楚戴上专门订制的钻石项链;妻子熊洋洋是京都农业大学生物教授,博导,书生气重,与于家有些格格不入;儿子于正华则是于老爷子最头疼的孙子,在美国喝了几年洋墨水后回国看什么都不顺眼,动辄要推翻重来,于家不敢让他下基层,也不敢放到京都部委,煞费苦心安排他在京都监察局行风管理办公室工作,总想这个岗位掀不起风浪,孰料于正华真有本事,上回大闹绿袖夜总会,险些造成于白宋三个家族火拼!那件事了结后,于家给他找了份新工作——京都文物局社会文物司,专门负责指导民间珍贵文物抢救、征集、文物拍卖和鉴定管理等工作。于正华自知理亏,一头钻进故纸堆,再也不敢到处惹事。

  于渝琴年龄最小,在慈善总会旗下的基金会任副会长,丈夫闻震吟则在京北省任发改委副主任;儿子闻洛和女朋友柏美薇前年研究生毕业,在于云复关照下,一个进了国家外汇管理局,一个进了海关总署。尽管方晟婚礼上受到白家挤兑,于渝琴夫妇憋了一肚子气,但为儿子儿媳前途着想还是尽释前嫌,在方晟和赵尧尧面前笑得满脸开花。
  坐在众星拱月的位置,于老爷子环顾四周,心里却默默长叹一口气。几个家族当中于家第二代还说得过去,一个政治局委员、一个省委常委。可第三代就拿不出手了,于铁涯目前是正处级做副科的事,于正华在文物局好说歹说混了个正科,与吴家、詹家相比不仅寒碜而且后劲不足。现在唯一能与人家抗衡的只剩下方晟!
  为一个初出茅庐的正级处毛头小伙子专门举行家宴,说明于家人才凋零,后继无人呐!想到这里于老爷子默默自责,也恨儿女们忽视下一代的培养,辛辛苦苦几十年居然出现蜀中无大将的局面。
  此时于云复也百味交陈,心中难言滋味。宦海生涯几十年,凭借家族和个人努力终于成为金字塔顶层二十多个,名列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列,踌躇满志之余才发现最大的问题是膝下无子,没人继承自己的事业!
  于铁涯那个孩子,他早就觉得不堪重用。石陀县寡妇事件虽说很冤,也证明于铁涯没有能力、缺乏应变,方晟吊了那么多女朋友平安无事,于铁涯没偷吃还沾一嘴毛,差距就在这里。
  对于方晟,早在黄海阵子于云复根本没看上眼,后来双规事件引起他的注意,再后来在江业掀翻费约、兴建江业新城,已使他大致确定方向,最近顺坝横扫恶势力更是辉煌的一笔,由此于云复正式决定把宝押在方晟身上!
  此时只有赵尧尧心无旁骛,手里抱着楚楚,身边粘着小贝,真有招架不过来之感。这种家宴对她来说非但来得太晚,而且毫无意义,她只想着陪伴一对儿女健康快乐地成长,至于家族,至于权力,她根本不放在心中。
  最激动的莫过于赵母,这是她首次以于云复爱人、赵尧尧母亲的身份参与于家家宴,尽管今天主角不是她,却扬眉吐气,感觉忍气吞声几十年,处处受白眼和刁难都是值得的。
  家宴正式开始。
  于老爷子端着架子不动,于秋荻以长子身份主持,说了两层意思:一是赵尧尧从香港携女归来,全家团圆,值得祝贺;二是方晟在顺坝取得骄人政绩,其经历已经上了京都最高层必看的内参,可喜可贺。然后举杯建议大家首先祝老爷子身体健康!

  于老爷子坐在座位上接受大家的敬酒,只说了一句话:“家和万事兴。”
  方晟听在耳里微微一颤,瞥了瞥赵尧尧,觉得老爷子似乎什么都知道。
  除了资历尚浅的闻洛等人,桌上大多不知经历过多少宴席,掌控气氛的本事那是没得说,从第一杯开始席间充满欢声笑语,你敬我,我敬他,一家敬一家,各种喝酒的理由。
  于老爷子破例喝了几小杯白酒,于云复也难得开怀畅饮,于道明则周旋在家人之间,笑声朗朗。
  家宴主角是方晟,这一点大家都心知肚明,因此火力全开对付他。在老爷子面前必须喝,在于秋荻等长辈面前必须喝,于铁涯端着小酒壶要“壶搞”也必须喝……

  方晟本身酒量不行,这几年勉强锻炼还提高了不少,饶是如此还是敌不过围剿,身体摇摇晃晃眼看撑不住了。于云复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吩咐方晟帮尧尧抱楚楚回去睡觉,总算让他缓了口气。
  于渝琴始终缠着于道明干杯,实则有自己的小算盘。闻洛和柏美薇工作的起点很高,但要往走还需要下基层锻炼,目前来看最好的去处就是双江,有常务副省长这座靠山还愁出不了头?于道明却担心影响于老爷子和于云复的布局,支支吾吾不敢答应。
  日期:2018-05-02 07: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