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05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术士已经拿出来大方师最新的法旨,众方士们再没有动手的理由。当下他们很是识趣的过来将广字辈的三个人抬走,看着他们垂头丧气的样子,席应真笑嘻嘻的对着怀里抱着的小任叁说道:“现在爸爸我对徐福的术法是佩服的,不过他教子弟就不入流了。广字辈的四大弟子加一起还不如徐福自己的一成……”
  “老头儿,你的弟子也不咋地啊。”小任叁咯咯笑了几声之后,一边玩弄着席应真的胡子,一边奶声奶气的继续对着大术士说道:“我们人参说实话,老头儿你可不能生气啊。怎么说人家还有四大弟子撑场面,你的弟子也不少,比得过一个广仁吗?”
  “儿子你不懂,你爸爸我的弟子们有几个跟着我超过二十年的?如果有个根基好点的,让术士爷爷我手把手教上三五百年。那还了得吗?”百无求脸上没有一丝温怒的样子,他冲着小任叁做了一个鬼脸之后,继续说道:“最起码也要比广仁这样的高上一大截子,最起码挨得住你爸爸我一巴掌……”
  席应真正在对小任叁解释自己和徐福不同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说道:“大术士,你伤了我方士一门三位前辈,也不差我一个了吧?”
  席应真回头的时候,就见那个满头红发的火山站在自己身后三四丈的位置。这位方士一门最后一任大方师见到大术士转头看着自己,当下深吸了口气稳了稳心神之后,继续说道:“师尊受辱弟子还这样好端端的站着,更是奇耻大辱。大术士是火山的长辈,我不能对长辈动手。请大术士也给火山一下,火山不能看着师尊单独受辱……”
  “单独受辱?”席应真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被方士们抬起来的广义和广孝,随后又些不解的对着火山说道:“你当他们俩都死了吗?术士爷爷知道你看他们也不顺眼。不过这样的事情心里盼望一下就行了,火山你怎么还能开口说出来?”

  火山也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不过他毕竟是做过大方师的人,稳住了心神之后。想着席应真得方向走了过来:“火山身为广仁大方师的弟子,不能替师报仇,总可以和师尊一起同难……”
  “术士爷爷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到你这样主动要求挨嘴巴的。”席应真看了一眼火山之后,继续说道:“虽然你也叫做大方师,不过术法实在看不下去。原本是不够资格挨这一巴掌的,这次就看在你自愿与师同罪的份上,下不为例啊。”
  说话的时候,席应真抬手对着火山虚劈了下去。在大术士抬手的同时,一股巨大的吸力将火山吸到了席应真的身边。随着一声清脆的巴掌声,这位以后一任大术士被打的飞了起来。落在了广仁的身边。在他晕倒的同时,脸上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
  一巴掌打到了火山之后,大术士这才回头看了房轩一眼。他现在脸上的表情和对小任叁的时候完全不同,厉声对着自己的后世子孙说道:“看看你干的好事,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如果不是你,又哪来的这些事端?因为你害死了多少人?是不是想要看我和徐福老儿死斗,你才满意?你还有脸站着?跪下!”
  将房轩骂得狗血淋头之后,他这后世子孙已经跪在了席应真的面前。当下房轩的身体开始微微发抖,嘴里不停的说道:“是我错了……我不该给大术士带来如此麻烦……是我错了……”
  “无用的东西!”席应真一脚将他踹倒,随后好像房轩是透明人一样,从他的身上跨了过去,走到了吴勉、归不归面前,说道:“术士爷爷我赏罚分明,这次你们宁可违背徐福的法旨,也要过来帮我。好,这个人情术士爷爷记下了。等到……”
  “房轩真是你的后世子孙?”没等大术士说完,吴勉已经抢先打断了他的话。原本往日这个举动说什么也要换来一巴掌的,不过吴勉、归不归刚刚帮了他如此大忙。现在翻脸甩巴掌的话说什么也早了一点。

  当下,大术士压下了这口气,对着吴勉说道:“他是我族兄的后代,论起来和术士爷爷也是一个先祖。说是我的子孙后代也不是辱没了他。不过他不学好,成名之后便妄杀人命。现在又和徐福那里的叛徒勾搭在一起,如果不是看在他是族中少有可以修炼术法的族人。术士爷爷我一早便送他去轮回了。”
  席应真对房轩说话的态度,还不如对广仁的弟子火山。能不用说被大术士当成珍宝一般的小任叁了,如果不是知道底细,谁也不互相房轩是他的后世子孙。。
  看着房轩被吓得连话都不敢说,归不归笑呵呵的过来打了圆场:“术士爷爷好久不见了,我还以为您老人家找个地方隐居起来了。人参这孩子天天在我耳边念叨您……”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冲着小任叁使了个眼色。小家伙心领神会的搂住了大术士的脖子,咯咯笑道:“可不是嘛,现在终于见到老头儿你了。给我们人参个面子,让房轩起来吧,他这么一直跪着我们人参心里不舒服……”
  “看在我儿得面子上,你起来吧”席应真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房轩,看到他哆哆嗦嗦的起来之后,继续说道:“你别以为这次就算逃出生天了,如果找到了贾仲之后,证实你们俩是合谋。术士爷爷便替徐福要了你的性命……”
  原本一场大战,因为大术士的到来而烟消云散。不过在之前的打斗当中,好端端的一座客栈也被毁掉了大半。归不归拿出来随身带着的金子来,赔偿了客栈老板,随后在泗水号管事的安排之下,住到了当地另外的一座客栈当中。
  一切都安排好之后,天色已经大亮。因为席应真讨来了徐福的第二道法旨,房轩也不用去海上找徐福对峙了。当下饕餮借用了客栈的厨房烹煮早饭,趁着早饭还没有做好的空档,在归不归的示意之下,小任叁软磨硬泡的让老术士说出来了他去见徐福的经过。
  和大部分人想的都不一样,席应真说失去求徐福,见面之后却没有半点求人的意思。大术士见到大方师之后,只说这么多年以来自己是如何受他弟子的欺负。广仁、火山当年堵着自己弟子百里熙的门喊打喊杀,大术士的弟子也多有伤亡在广仁等人的手上。方士负欺术士这么多年了,他这次前来是向徐福大方师要个说法的。

  徐福算到了席应真是为了房轩求情而来的,不过也没有想到这位大术士的求情会这么特殊。哑然失笑之后,还是大方师主动说出来自己或许是冤枉了房轩。现在贾仲和其他的弟子们互相勾连,可能他们是想将房轩拉水下,然后用房轩背后的席应真来制衡自己。毕竟房轩的慧根都已经断了,想要修炼禁术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下,徐福大方师亲自又为下席应真写下了第二道法旨。让那些正在陆地上的方士们不要难为房轩,一切事情能抓到贾仲之后再做打算。大术士也没有想到徐福这个老家伙会这么给自己面子,当时还以为这是方士一门的什么阴谋。不过回来这一上路他想了又想,实在想不出来放了自己这后世子孙,会有什么阴谋。
  日期:2018-05-13 08: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