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7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还说亲情是很奇怪的,不管宋仁槿买多少玩具,臻臻跟他总有一种疏远感,似乎他嘴里的“爸爸”不是寻常意义的“爸爸”,让她既心酸又无奈。宋仁槿经历光碟事件后,也吓破了胆,更清楚邱家手里或握有光碟母盘,随时会成为致命武器,近段时间收敛了许多。不过她以自身体会猜测,他肯定熬不住,还是要偷偷摸摸干那些恶心事儿。
  她透露樊家之所以发动对白家的进攻,因为自身产生很深的危机感。新军委班子加快新老更替节奏,樊白两家大批嫡系被撤换,若不制造些动静,担心被欺负得更加严重。宋家并不十分支持樊家此次举动,但樊强宋弱,无奈之下被绑到战车上。从樊家角度出发希望白家应战,双方斗得愈激烈愈好,然而白老爷子按兵不动,樊家焦急万分。
  方晟沉吟良久,道:“你把这等最绝密的内幕告诉我,是暗示我传话给白家?”
  樊红雨笑了笑:“你不习惯躺在床上谈政治?”
  “因为我……真的精疲力竭,”方晟做出虚弱的样子,“你的战斗力比刚开始提高至少三个等级,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形容得一点不错。”
  “等我变成母老虎的时候,你恐怕成小绵羊了。”她笑道。
  “我自作自受,不怪任何人。关于樊白两家的事,我是这样想的……”方晟慢慢说。

  方晟慢慢道:“樊家发起主动进攻,是出于自身安危考量;白家选择不应战,肯定也有深层次的考虑,在他们那个层面,很多事、很多想法不足为外人道也,以我俩井底之蛙的一知半解胡乱揣测,说不定好心办成坏事。所以今晚你没有告诉我,我也没听到,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樊红雨豁然转身盯着他,道:“上周白老爷子与你见过面,想必吐露了什么?”
  “你觉得以他们的老奸剧滑,能说多少?”
  “那倒也是……”她陷入沉思。樊家根本不知道她与方晟的关系,并未指示她传递消息,也就随口说说而已。既然方晟看得这么透彻,不必多说了。

  方晟是真的很累,仅隔了几十秒便发出香甜的鼾声。
  周五早晨,按樊红雨的习惯要有一场告别赛,方晟铆足了劲把她浇灌得娇艳而鲜亮,满脸春风驾车而去,自己却如泄了气的皮球,懒洋洋躺到九点多钟才上班。
  人体规律一点来不得含糊,记得在黄海的时候与白翎动辄一夜两三次,第二天没事似的上班,如今三次过后象生了场大病,起码得恢复两三天。方晟怀疑再过三年面对樊红雨,恐怕真得打退堂鼓了。
  靠近中午时清树市委组织部来了两位副处长,专门考察优才回乡特招的那批大学生,顺坝共有三人,其中包括明月。
  明月是发展最好的,任市委办综合科科长;还有两人,一个任平安镇党政办主任,一个任幸福镇财政所长。市委组织部暗示当前省里注重提拔作用年轻干部,尤其985、211等名校毕业的大学生,不一定要严格遵循原先所说的满五年考核合格提拔或享受副科待遇,满十年在组织考核、竞聘处级岗位时优先考虑的政策。当前前提条件是经过基层组织考察、民主测评,符合干部提拔任用相关条件。
  组织部干部自然要盛情款待,中午方晟拍板上白酒,特意召回两名常委陪同,又喝得天昏地暗。方晟连醉两场元气大伤,又与樊红雨大战三场,可谓酒色交加,只敢坐着一边喝牛奶。明月虽坚称滴酒不沾,在众人的怂恿下不得不鼓足勇气喝了二两,午宴没结束便被搀扶着回宿舍休息。
  下午方晟简单处理一下公务,看看时间准备动身去省城。刚到门口手机响了,显示“燕慎”两个字,心里不由剧烈跳了几下,折回座位,镇定一下情绪接通电话。
  “方书记,还记得我吗?高尔夫球场冒昧打扰的那个……”
  方晟爽朗地笑道:“燕先生,这周还陪孩子练球?”
  “可能没时间了,跟你一样我也是偶尔为之,”燕慎笑道,“听说本周你又来京都?”

  方晟暗暗心惊,京都圈子里果真没有秘密可言,于家一个小规模的家宴居然也被各方掌握,今后在京都行动一定要步步小心,千万不能有把柄落到别人手里。
  “是啊,爱人从香港回京都,岳父觉得一家人难得团聚,决定搞个小范围家庭聚会,我坐今晚的飞机回去。”反正人家都知道,方晟索性实话实说。
  燕慎很满意他的坦率,笑了笑道:“周日见个面怎么样?我这边有个学术沙龙,想邀请你作为特邀嘉宾。”
  “提到学术两个字很高大上,我有自惭形秽之感。”
  燕慎大笑:“没那么严肃,就是几个圈子里的朋友聚到一块儿,喝喝咖啡,清谈而已,这回的议题就是关于基层人才培养和选拔,你从大学生村官一步步做到县委书记,谁比你更有发言权?”
  “这么说恭敬不如从命,”方晟顺势答应,“时间、地点呢?”
  “要等你同意我才敢召集呢,这样吧,最迟周六下午给你短信。”
  “OK。”
  接完这个电话,方晟心情大好,兴冲冲拎包下楼,经过二楼时突然想到如果燕慎把活动放到周日下午,很可能周一下午才能到班。遂来到祁主任办公室叮嘱一下,不料门锁着,祁主任不在。又来到隔壁综合科,却见明月独自坐着,酒意未消,捧着茶杯大口大口喝水。

  “看到你被酒折磨,我平衡了很多。”方晟笑道。
  明月是真的没清醒过来,一反常态没站起身,摇头晃脑看了看他,道:“世人皆醒我独醉,很有意思啊。”
  换在平时,方晟不可能在办公室跟女下属开玩笑,但樊红雨的到来使他多日积郁得到释放,刚才又接到好消息,情绪很好,遂笑着问:“说说看,有意思在哪里?”
  “比如说酒后吐真言,正常情况下打死也不说的话,喝了酒主动说出来。”

  “你会吐什么真言?”方晟饶有兴趣问。
  明月嘿嘿一笑,诡秘地说:“方书记酒后说过一句话,特逗!”
  “唔,我好像没印象……”
  “你说‘要你,一次、两次’”,她吃吃笑道,“看不出方书记如此凶猛,象小说里天生神勇的男人!”
  方晟冷汗都被吓出来了,急忙跑到走廊四下张望,幸好附近没人,这才松了口气,回去问道:“那晚我还说了什么?”
  “没了,接着就是使劲,手劲特别大,要不是我叫了声‘方书记’,恐怕真要被一次、两次……”
  又是一身冷汗!

  方晟轻声道:“你喝茶,多喝点茶,记住以后绝对不准喝酒,不然不提拔你!”
  说罢逃一般离开综合科,心里懊恼不止,暗想这个小少丨妇丨酒后真是口无遮挡,以后要小心!
  驱车来到省城,在候机厅等待的时候接到明月的电话,听语气象是缓过劲来了,诚惶诚恐道:
  “方书记,下午我头昏乎乎的,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您一定要海涵啊。”
  旁边有人不便多说,方晟不露声色道:“现在我俩都有一次在对方面前失态的记录,扯平了,以后大家共同避免类似悲剧,行吗?”
  “好好好,多谢方书记宽宏大量。”
  其实方晟很想问她,连续两次就算神勇吗?难道她的夫妻生活里从未有过?转念又自责,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八卦,打起精神,应付京都两场会考!
  于家家宴时间定在周六中午,赵尧尧没有如事先答应的周五下午回来,而是乘坐周六早上的航班,堪堪赶在家宴开始前半小时才到家。

  这一点很耐人寻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