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05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格杀令上有房轩的名字……”说话的时候,广孝已经从怀里拿出来写着和格杀令的绢帛来,当着在场所有人将上面徐福大方师亲笔所写的内容念了一遍之后,继续对着张松说道:“张松你闪开,不要阻拦房轩伏法……”
  说话的时候,他将身边方士手中的长剑接了过来。剑尖指着已经吓得脸色发白的房轩,随时就要动手。广仁的嘴巴动了动,似乎有阻拦广义的意思。不过看到了身边广孝脸上露出来的古怪笑容之后,这位大方师改变了主意。冷冷的看着马上就要动手的广义……
  而归不归此时已经凑到了吴勉的身后,老家伙已经在脱力的边缘,就在出手也无法阻拦广义。
  “无关的人闪开,广义尊大方师法旨,这就要将房轩伏法了。”一句话说完。广义举起来长剑就要对着房轩动手,身边的人各怀鬼胎,等着看后面事情的发展。广义真杀了房轩的话,在大术士那里又要如何收场。

  就在广义这一剑要将房轩脑袋砍落下来的时候,空气当中突然传来了一声怒喝:“方士爷爷我要看谁敢来动我的后世子孙……”
  说话的同时,客房靠东的一面墙壁突然倒塌。露出来那位陆地术法第一个人席应真来,老术士现身的同时,广义心里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手里的长剑险些拿不住,差一点掉落在了地上……
  “广义,你连术士爷爷去找你们大方师讲情的机会都不给?真的想我们姓席的这一支人死在你们方士手里吗?”席应真现身之后,慢慢的向着广义这边走来。原本站在广义身前的几个方士受不了大术士出来带来的压力,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将广义让了出来。
  一脸狞笑的席应真走到了广义的身边,见到这位方士还没有反应过来。当下从怀里拿出来另外一张绢帛来,递给了张松说道:“你给他念,你念完以后术士爷爷我再和他将道理……”
  “是……”看到席应真出现之后,张松这才出了口气。随后打开了绢帛当着所有人的面,继续说道:“房轩一事其中或有隐情,暂不追究房某过错。蒋合先、韩中仙与贾仲三人俘获之后,再定是否续追房某过错。”
  绢帛后面原本还有徐福的名字和大方师印信,不过张松早年和徐福的关系也说不清楚。为了避讳他含含糊糊的将徐福的字号隐去,并没有说出来。不过张松在宣读法旨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将上写所写露给了广字辈三个人的方向。让他们清清楚楚看到了下方徐福的名字。

  张松读完了法旨之后,将绢帛恭恭敬敬的送还到大术士的手里。随后席应真开口说道:“广字辈的三个人留下,其余的小方士外面等着去……”
  这句话一说出来,那些小方士们竟然不由自主的走出了客房。等到他们这些方士都离开之后,席应真突然变了一个表情,笑呵呵的对着小任叁说道:“我的儿,这么多年不见了,你怎么一点都不见长大?归不归那个老家伙是不是欺负你了,和术士爷爷我说……”
  席应真突然换了一副脸孔,让客房里面的这些人都又些不适应。广孝趁着这个时候急忙陪着笑脸走出来,说道:“大术士,这件事情也不能只怪广义方士。当中还有人故意陷害,放走了蒋、韩等必死之人,故意留下来房先生,引广义方士上钩……”
  就在他走到席应真身边的时候,大术士突然抬手一巴掌打在了广孝和尚的脸上。巴掌声并不算大,不过却打得广孝直接晕倒在地。鲜红的巴掌印留在他的脸上,就算长生不老的体制也久久没有散去。
  “刚才是不是有苍蝇再叫?竟然敢打断我们父子俩说话,真正可恶……”说这句话的时候,席应真还是笑呵呵的样子。抱着小任叁将它抛上抛下的玩闹着,看到广孝替自己说话,反而挨了嘴巴。当下广义也豁出去了,向前几步走到了席应真身前。
  算着站在了大术士胳膊之外的距离之后,广孝这才说道:“大术士,广义也是尊法旨行事。你如果想要责罚只管来……”
  “术士爷爷我就喜欢你这种犯错死活不认的,给你一巴掌术士爷爷我心里也解气……”说话的时候,席应真抬手对着广义又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广义倒在了广孝的身边,他脸上也留下了一道通红的巴掌印。他晕倒之前最后一个念头:明明我拉开距离了……他是怎么打着我的?

  将两个广字辈的人都扇倒之后,席应真笑呵呵得又逗了逗怀里抱着的小任叁。随后脸色一沉,对着已经冒出冷汗的广仁说道:“大方师,你还等着术士爷爷来请吗?给你个特例,哪边脸你自己挑……”
  广仁之前和席应真打过交道的,也是挨过嘴巴的。不过那个时候身边还没有这么人,现在这个老术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自己过去挨嘴巴。毕竟自己还是做过一任大方师的,这么羞辱还不如广孝、广义他们俩,挨了一巴掌之后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看着广仁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席应真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什么时候你开始和术士爷爷我怎么客气起来了?还要我亲自过去请吗?”
  “广仁不受辱……”大方师冷冷的看着大术士,背后飞出来他那两柄短剑一样的法器,随着寒光一闪,向着大术士的面前飞了出去。

  在法器飞出去的同时,广仁的身体却在原地消失。瞬间出现身后十几丈远的地方,再次出现的大方师快速的施展五行遁法,只要两柄短剑能支撑住瞬间,他便有机会从这里逃走。
  不过就在大方师的身影出现的同时,一个肉乎乎的手掌已经搭在了他的肩头。随后大术士的声音在广仁的身后响了起来:“术士爷爷明白了,你不打算要这个脸,是吧……”
  还没等广仁明白来过,一巴掌从他的脑后探了过来。“啪!”一声打在他的右脸上,就见这位大方师被这一巴掌打的飞了起来。在空中甩过一道弧线之后,摔到在了广义、广孝二人的身边。
  原本已经飞回救主的两柄短剑在广仁被打倒的一瞬间,好像两道厉闪一样,飞到了还在半空中的广仁身边,随后“嗖”的一声消失的无影无踪。看到了这幕一的时候,吴勉脸上流露出来了羡慕的表情。

  看了的一眼躺在一起的三个广字辈方士,席应真撇了撇嘴,对着剩下呆楞在原地的方士们说道:“想挨嘴巴的就过来,怕脸疼的带着他们三个滚蛋。今天术士爷爷见到了儿子,心情好放了你们这一回。再有下一次的话,一人一个嘴巴让你们也尝尝这个滋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