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7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途中不可避免要谈到方晟的去向问题,现在好像天底下都知道方晟不可能继续呆在顺坝镇,各种各样传闻都有:回江业或黄海主持工作、到清树或梧湘下面的区任区委书记然后增补常委、到省厅任职过渡等等。
  正是出于这方面担忧,庄彬才匆匆过来探听底细。以眼下方晟的威望和政绩,县委书记位置肯定是想哪儿去哪儿,不会有半点问题。
  在他们面前方晟含蓄得多,隐晦地透露基本是最后一种可能,这让庄彬松了口气,情绪明显高涨很多。
  私底下,楚中林在方晟面前抱怨自己受到庄彬打压,纪委工作难以开展。方晟深知庄彬是很护短的人,担任县委书记后不愿辖下发生任何案件、处理任何干部,觉得纪委查干部是给自己脸上抹黑,为此已与楚中林闹了好几次不愉快。
  方晟点拨说庄彬是省组织部后备干部,对自己期望值很高,在声誉、政绩方面也看得特别重,不必跟他顶着干。目前韩子学在梧湘有足够话语权,可以以老部下身份找他沟通,两个选择方向,一是到江业工作,朱正阳肯定不会亏待他;二是到梧湘纪委先站稳脚跟,再谋以后发展。
  “你找韩子学之前通知我,我先打电话打声招呼。”
  “多谢方书记。”
  肖翔也有烦恼。庄彬的性格其实很强势,当年在曾卫华、方晟手底下时有意收敛,显得低调而本分,如今基本上包揽书记和县长的活儿,常委会上也是说一不二。程庚明比较坚忍内敛,处处退让,但常务副县长等一班人就彻底边缘化,完全发不出自己的声音。
  “这样下去还不如做开发区书记呢,毕竟一亩三分地能说了算,”肖翔发牢骚道,“正府这边事事向县委请示,大小项目必须书记点头,县长办公会还有什么权威可言?”
  县委与县正府之间权力争斗是永恒的。虽说党政分开,可正府必须置于丨党丨委领导和监督,很多界限模糊的领域就会产生矛盾和争端。
  “给你三个字。”
  “噢?”
  “慢慢熬!”

  “呃……”肖翔有些迷惑。
  方晟笑道:“他不会在黄海呆太久,因为之前常委兼镇书记的冷板凳耽搁他太长时间,若想四十五岁前提拔正厅,那么在县委书记任上不能太久,否则时间来不及。以我的观察顶多再熬两年足矣!”
  肖翔恍然:“原来如此,多谢方书记指点!”
  因为庄彬等人下午要赶回去,只好违规中午喝酒了,幸好躲在偏僻且交通不便的雾都镇,且姚俊等镇领导班子都是信得过的,不必担心走漏风声。
  午宴档次与前晚相同,还是山里农家自酿的黄酒,方晟识得厉害,喝得很有分寸。然而那班老部下哪里肯放过他,尤其严华杰含沙射影说邀请范晓灵一起过来,把柄在人家手里有啥办法,方晟再一次喝得酩酊大醉。
  此时明月下基层了,只有肖冬跟随,还好没出乱子,只不过吐了两回而已。

  三天之内连醉两场,虽说有力克强敌心理放松,陪的都是黄海、江业的老朋友老部下,方晟还是觉得吃不消,送走庄彬一行后关照祁主任,本周再有客人来就说自己不在。
  周末要赶回京都参加于家家宴,又是一次全方位考验,必须把身体状态调整到最佳水平。
  谁知刚休息了一天,本周第三批客人光临顺坝。
  这回只有一个人,樊红雨!
  周四傍晚方晟喝完最后一口茶,收拾东西准备下班,手机响了,是樊红雨另一个号码,简洁地问:
  “在哪儿?”
  “办公室……”
  “我在县正府西侧街边,一个人开车来的,快到前面引路。”
  方晟的心猛烈跳了两下,随即驱车拐出去,到了大街果然看到一辆貌不出众的别克停在前面不远,遂紧挨过去按了两下喇叭,两辆车一前一后进入锦绣小区,下车前方晟告诉两名特警说今晚家里来人,请他们到对面酒店凑合一晚。
  进了屋子,樊红雨反锁好门,还没来得及说话,方晟便饿虎扑食般冲上去!
  “你疯了!”她惊叫道,“象**犯似的,我是来……”
  她的嘴唇旋即被堵住,战场很快转移到卧室,尽管她节节反抗,其实是半推半就——她每次都喜欢做出很不情愿的样子。两人坦诚相对后,她却变得疯狂起来,一番恶战由此展开!
  自从鱼小婷离开,方晟已有一个多月没亲近女人,压抑程度前所未有,前几天还差点犯错误。樊红雨则是每次在他这儿饱餐一顿,然后苦苦忍耐很长时间,刚开始还能保持定力,随着身体被他开发得成熟,如她所预料的,欢爱的甘美和诱惑尤如丨毒丨品,时间越长毒瘾越深,最终会消磨人的意志,沦落人的自尊。
  换在两三年前,以樊红雨的克制力绝对不可能独自开车数百公里,就为了和方晟上床。

  激情过后,她紧紧裹住被子,忏悔道:“我真的堕落了,我根本不该来这儿,主动送货上门。”
  方晟却有办法转移她的注意力,问道:“臻臻最近怎样?”
  “有家庭教师全程陪护,体能教练负责运动方面的培养,状态不错,每次回京都看到我都乐呵呵的,性格很外向很乐观。”
  “跟我差不多。”
  樊红雨叹了口气:“我倒不希望儿子象你,不知坑害多少女人。你跟鱼小婷到底有没有一腿?”
  “你知道我最欣赏你哪一点?”她悠悠道,“就是脸皮特厚,说谎的时候眼睛都不眨,表情特自然,非常真诚的模样。”
  “也有人问我跟你有没有一腿……”
  “你怎么说?”樊红雨谈论到这个话题就紧张。
  樊红雨卟哧一笑,隔了会儿道:“鱼小婷问的?还是白翎?范晓灵?”

  “都很关心。”
  “鱼小婷去了哪儿?我问遍京都圈子,居然没一个知道,保密工作做得真到位。”
  “脱离原系统,以后大概再也见不着了。”
  “听口气挺惆怅?”
  方晟摇摇头:“出生入死的伙伴,能不挂念吗?”
  “你非把暧昧的情人关系上升到政治高度?”
  “确实如此。”
  “下一站去哪儿?”

  方晟笑了笑:“你是自己关心,还是代表宋家打探消息?”
  樊红雨把被子裹得更紧,皱眉道:“你明知我根本不管宋家的破事儿!”
  “调到万水当县委书记,我在上,你在下,每天做好配合工作。”方晟色迷迷说。
  “你想天下大乱是不是?”樊红雨嗔怪地白了他一眼,“我宁可开车跑上百公里,也不想成天看到你。”
  “从省城到万水大概四个小时。”
  她一愣,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沉默片刻道:“全程高速,总比山路好开得多……休息好了?”
  她总是这样,不做则已,做则加班加点,简直要把方晟榨干为止……
  当晚樊红雨说了很多万水县委明争暗斗的内幕,叹息县长难做,女县长尤为难做,招商引资居然还有老板自以为腰缠万贯打她的主意。宋樊两家多次建议调她回京都,或在附近省份任职,她总是拒绝,就是怕离方晟太远够不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