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944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武术界有天赋的人不多可也不算少,但有机缘修行到体术大宗师水准的却是万里挑一。天赋只是决定了他的上限,想要突破自我还需要坚定的意志和一点点机缘。对于一些有传承的高术密门而言,只要天赋足够,狠下心来砸进资源去,基本上都能达到个人的极限高度。在东瀛,有这种传承的只有逍遥阁和福康神道教。而空手道还差点意思。
  阿部勇宽城带了个年轻的弟子过来,这人叫望月三兵卫,不到三十岁的样子,身材健硕匀称,筋肉饱满但并不是那种块状发达的类型,鼻骨坍塌,鼻孔粗大,有一点络腮胡子,穿着传统道服,干净利落的样子。
  双方寒暄过后分宾主落座,阿部勇宽城开口就问:“请问白起先生是哪一位?”
  安意如跟老鬼子阿部勇宽城说话,李牧野在一旁低头看手机里陈二姐传过来的资料。望月三兵卫,二十八岁,东瀛国技望族望月家族徒手格斗第一人,身高一百八十五公分,体重一百公斤,体脂率百分之六,爆发力极强,一百米最好成绩在十一秒以内,卧推三百八十公斤五分钟内连续一百次,极限重量很可能超过世界纪录四百八十公斤。

  这小子就他吗是一部人形机器啊,这么大的体量和力量,还有这么出色的爆发力,不用问,这厮一定达到体术大宗师境界了,这么算来,实力至少也比狡茛敬春强了一个级数。
  望月三兵卫出身东瀛忍术第一的家族,擅长柔术,唐手和拳击。十八岁登台参加重量级徒手格斗比赛,十九战全胜,全部是KO取胜,两年后忽然宣布隐退。业内人士都以为他会成为世界级的格斗天皇巨星,他却在冉冉升起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拜了个只年长一岁的女人做师父,这个女人就是风间妙子。
  放弃唾手可得的名利梦想,在最巅峰的年纪从搏击界隐退,对他这种人来说,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有了更高的追求。
  风间妙子的能力毋庸置疑,她不是武道家,但她绝对比几乎所有功夫名家都更了解人体构造,对自然宇宙和万物苍生的认知也处在更高层面上。她不能教会他任何格斗技法,但她却可以教会他怎样突破自我。
  安意如道:“白起是我的首席弟子,今天是道馆挂牌开门的第二天,这个时候他当然是在前面道场里等待来报名学习的学员。”
  阿部勇宽城道:“请恕我冒昧问一句,河内虽有武风,但经济实力毕竟远不如上海这样的国际都市,安道长为什么舍近求远跑到这边来传道授业?
  安意如道:“既然是传道,又何必在乎哪里经济情况好些?自然是因为这里求道之风更盛些才来的。”

  阿部勇宽城把目光转向李牧野,问道:“这位是安道长的师兄李先生吧?”
  李牧野道:“确切的说是道侣,你理解为夫妻也没问题。”又道:“阿部先生的汉语说的真好,如果事先不知道你的身份,我还以为又遇到一个东北老乡呢。”
  小野哥话里有话,这阿部勇宽城功夫修养不高,汉语水平却不是一般的高,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会看着对话的目标人,但眼神却是在打量目标人的每一个动作细节,还有他跪坐在那里,双手放在膝盖前,敛着袖子的动作,只有最内行的人才能看出他袖子里藏着的秘密,李牧野无疑就是。
  这阿部勇宽城绝不是什么精通汉学的武道大师,既然能跟风间妙子扯上关系,此人多半就是借武道家身份混入河内的东瀛谍报组织成员。只是不知道他跟这望月三兵卫两个谁是领导。
  阿部勇宽城嘴上打了个哈哈,道:“啊,哈哈,李先生的耳力真是厉害啊,我在共和国的东北生活了四年呢。”

  李牧野立即装作好奇的样子问道:“求学还是工作?”
  阿部勇宽城道:“求学!”又道:“不过是我女儿在那边学习乒乓球技术,我和妻子陪着在那边住了几年,如果不是经济状况糟糕,我想我们大概会住的更久些。”
  李牧野道:“我猜你们一定是在钢城学的。”
  阿部勇宽城惊诧的问道:“是从口音中听出来的吗?”
  钢城乒乓球水平很高,出过多位世界冠军级别的选手,而且钢城也是我国在材料研发方面的重点科研基地。李牧野这么说,其实就是在暗讽他是个老特务。这阿部勇宽城也许是真不够机智,也许只是在装傻,还在配合小野哥的问题。
  “阿部老师,我们是来拜会白起先生,送交选拔赛的战书的。”望月三兵卫用日语提醒了一句。
  李牧野自从开始跟东瀛人打交道,就一直在悄悄学习日语。白云堂的心诀导引术达到泰定大成境界以后,小野哥心思通明,感知敏锐,学习任何事物都比过去容易了许多。这日语他虽然说不好,却是能听懂的。
  很显然,以阿部勇宽城的水准培养出像望月三兵卫这个级数的弟子的概率不高。陈二姐给的资料里显示,望月三兵卫是大半年前才来到河内的。那个时候老鬼子安倍晴空还没落到自己手里。而安知远却已经被派过来了。

  小野哥对此有更深层次的担忧。
  这些东瀛鬼子为了配合合众国阻挠围堵共和国的发展崛起,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在各个行业领域里派出了不计其数的谍报人员,扇阴风,点鬼火,搞破坏,制造争议和事端。像南海地区这么大又是如此重要的争议焦点,他们当然不会放过。所以来之前小野哥就已经知道这里是东瀛谍报人员活动的重灾区。
  李牧野作为保密战线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做任何事都不可能无的放矢,也不可能无组织无纪律的任意去做。安排白马会进入南海地区这件事跟阿辉哥报备过,相关的绝密文档,安委会高层是有权调阅的。如果这个望月三兵卫是风间妙子或者安倍晴空派到河内来的,会不会是冲着自己的安排来的?
  望月三兵卫称呼阿部勇宽城为阿部老师,而没有直接称他为老师,在非常讲究礼数的东瀛,这个称呼其实就是客气的叫法。而且他的语气是带有提醒意味的。
  “安道长,我们是来给白起先生送泰王斗神赛的选拔赛战书的。”阿部勇宽城在望月三兵卫的提醒下从怀中取出个烫金帖子来递到安意如面前,道:“我的弟子三兵卫也会参加这项赛事,所以我这次过来,除了是送这张帖子外,还想让两个年轻选手相互见一面。”

  安意如没有立即答应,她也没有用目光去征询小野哥的动作,但李牧野跟她心有灵犀,知道这傻姑娘是怕自己说错话,所以故意在那里沉吟不语。
  望月三兵卫用极其生硬的汉语问道:“怎么?安先生,白起先生有什么不方便的吗?”
  “倒是没什么不方便的。”李牧野起身道:“主要是我们初来乍到人手不足,他过来待客,前面就没人了。”
  望月三兵卫道:“那这样的话,不如我们移步过去,在道场里见面还更方便些……”
  阿部勇宽城与望月三兵卫以送泰王斗神赛外围资格赛的邀请帖为借口登门拜访。
  李牧野知道他们送邀请帖是借口,来看白起是否受伤才是主要目的。

  日期:2018-08-19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