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2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金景山绝不能倒,否则的话,萧晋和他背后的那位大佬肯定不会放过陈家,没有了大老爷保护的王爵集团,就是一只大肥猪,到时候还不知道会引来多少嗜血的鲨鱼。
  今天这一关必须过去,无论付出多么大的代价!
  想通了这些,他深吸口气,转身面向儿子,眼睛里满是心疼和愧疚,口中却咬着牙冷酷道:“犯了错就要接受惩罚,萧先生……大度,我陈家也不出孬种,康安,这是你应该付出的代价。”
  陈康安身体一僵,眼睛一点点的睁大,瞳孔却在慢慢缩小,脑袋里除了父亲答应了敌人要砍下自己的一根手指之外,一片空白。
  “好!不愧是省城成名多年的陈老板,做事就是大气!”萧晋哈哈大笑着冲陈正阳竖了竖大拇指,便对门外喊道:“进来吧!”
  话音刚落,包间门便被打开,一个身材精壮的汉子走了进来,他的手里还提着一把斩骨刀,寒光闪闪,一看就知道是屠夫专用。
  这还不是最吸引人的地方,因为这人的脸上竟然戴着面具,而且还是那种乡下集市摊上都能买到的塑料玩具,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选择的是绿巨人,凶神恶煞的模样很有威慑力。

  “哈哈!不好意思,这个人的胆子比较小,生怕回头被三位报复,更何况金长史还是一位公权私用的高手,所以他不敢让你们看到他的长相,还请三位见谅。当然,这件事也是跟我没什么关系的,回头要是有省城的衙门捕快过来,我顶多当个目击证人。”
  嘻嘻哈哈的对三个人说完,萧晋又瞅着那汉子问:“喂!你知道我是谁吗?”
  汉子摇摇头,瓮声瓮气的回答:“不知道,俺不认识你。”
  听完两人这番对答,金景山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
  睁眼说瞎话,翻脸不认人,这姓萧的小子不要脸的程度简直堪比政坛老油条,深得权力场三味啊!
  “很好!”对于汉子的回答,萧晋非常满意,伸出一只手掌笑呵呵的说,“请开始你的表演吧!”

  那汉子很干脆,一把将还跪在地上的陈康安拖到桌前,抓住他的右胳膊死死的摁在上面。
  陈康安终于醒过神来,立刻就拼命的挣扎起来。
  “放开我!放开我!爸……爸救我!我不要砍手指……我是你的儿子啊……爸……”
  他真的很用力,以至于那个精壮的汉子仅仅只能将他的手臂控制在桌子上,根本没有余力分开他的五指下刀。
  萧晋见状就皱起了眉,不悦地开口道:“陈老板,外面都说生意人最有眼力见儿,为什么你却对这位‘绿巨人’先生的困难视而不见呢?麻烦你搭把手,助人为乐嘛!”

  原本因不忍而背过身去的陈正阳猛地转回来,眼睛里的诚恳终于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浓浓地震惊和赤果果的怨毒。
  金景山倒吸一口凉气,萧晋不但要砍陈正阳儿子的一根手指,还要他这个当父亲的亲自帮忙。
  这……这已经不是正常人所能想出的惩罚方式了,魔鬼!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魔鬼!
  和这样的一个魔鬼谈判,真的能占到便宜吗?
  头一次,金景山终于放下了大老爷的架子,在心里将萧晋摆到了与自己对等的位置上,再不敢有丝毫的轻视。
  “怎么,陈老板是想反悔了吗?”萧晋淡淡的声音在陈康安的哭喊中清晰可闻,“没关系,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又不真是领养来的小猫小狗,在陈老板心目中的地位高于整个王爵集团也不奇怪。好了,还是那句话,门就在那里,没人会拦你们。”
  陈正阳的呼吸渐渐粗重起来,双目中仇恨的火焰犹如实质。如果有可能的话,他真想扑上去将萧晋生吞活剥,但很可惜,那样的代价太大,大到他根本不敢去承受。更何况,别说金景山不会答应,旁边那个拿着斩骨刀紧盯自己的汉子就绝不会让自己得逞。
  儿子的地位高于整个王爵集团吗?那当然不可能,老子有三个儿子,别说只是损失一根手指头,就是被你杀掉一个,又能如何?
  心里这个豪气的念头一出来,陈正阳转身抡起手臂就狠狠的给了陈康安一个耳光,大骂道:“老子怎么会有你这么窝囊废的儿子,闭嘴!”
  陈康安被彻底打懵了,愣愣地看着自己的父亲,或许是因为眼眶里还含着泪水的缘故,父亲的脸越来越模糊。
  这一刻,他心里的某样东西彻底碎掉了。

  那戴面具的汉子瞅准这个机会,将陈康安的五指一分,一刀下去,鲜血四溅。
  陈康安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终于承受不住心灵和**上的双重痛苦,昏了过去。
  汉子冲萧晋弯弯腰就出去了,陈正阳抱住昏迷的儿子,满脸惨然。
  萧晋掏出手帕捂住口鼻,仿佛很恶心房间里那淡淡的血腥味似的。“陈老板,我在这饭馆的冰箱里给你冻好了冰块,现在拿着你儿子的手指赶快回城,应该还能接上,下面我还要陪金长史,就不送了。”
  说着,他从桌下拿出一个急救包丢了过去。
  陈正阳恶毒的看了他一眼,迅速打开急救包用纱布把儿子的伤口紧紧包住,然后将桌上的断指装进密封袋小心翼翼的放在口袋里,接着吃力的将儿子背在了身后。
  “萧先生,今日所赐,陈某刻骨铭心,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加倍奉还!”

  萧晋咧着嘴笑:“随时欢迎。”
  房门打开又关上,金景山眯眼看着萧晋,萧晋也笑眯眯的看着他,谁都没有先说话,包间里陷入了落针可闻的安静。
  忽然,萧晋站起身,拿过纸巾盒开始擦拭桌子上的血迹,擦完了随手往垃圾桶里一丢,然后将剩下的纸巾一股脑的全都盖在地板的血迹上,这才长出口气。
  “让金长史看到了令人不适的画面,真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吧,毛病不少,最大的缺点就是心眼儿还没有针尖大,当初我带着满满的诚意去拜访您,吃了个闭门羹正一肚子不爽呢,陈家那爷儿俩竟然在那个时候嘲笑讽刺我,您说这不是犯贱嘛!”
  金景山抿了抿唇,沉声道:“陈氏父子犯的错已经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萧先生还不打算放过么?”
  萧晋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我就是跟您解释一下,免得您认为我是个喜欢砍人家手指头玩儿的疯子。”
  金景山冷哼一声,“废话少说,可以谈正事了吗?”
  “当然可以。”萧晋坐回自己的位置,笑容不变,从兜里掏出一张折叠起来的纸丢过去,“先说金大业吧,只要答应上面的条件,他就能安全回家。”

  金景山展开纸只粗略的看了两眼,就一掌拍在了桌子上,怒道:“你要他拿他所有的产业来换,简直做梦!”
  日期:2018-03-15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