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因缘人》
第70节

作者: Gerui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冷着脸瞪了我一眼,我莫名其名地看着眼前对着晷斌全指桑骂槐的道士,实在不明白我怎么就招惹到他了,一开始就臭着张脸跟在我们身后,我还没多想,没想到居然一下子跳到我们面前来指责起我来。
  “这位师兄何故如此气恼?我身旁的这位姑娘乃是贫道的师傅青莲道长的记名弟子,既然可以上山,至于穿着……我们道门中人本就不拘……”

  晷斌全向那个道士行了一礼,慢条斯理地和他讲起了道理来,可是那个道士却挥了挥手打断了晷斌全的解释,仍旧盯着我,恶狠狠地说道:“我道门不该收女子!”
  原本还想和那个道士好好解释的晷斌全听到这句话顿时直起腰来,不屑地看了一眼那个道士:“原来这位师兄是守旧派的,当真是顽固至极,我道门海纳百川,为何容不下女子?”
  我惊讶地看着和那个道士争辩起来的晷斌全,原来道门也不是很团结嘛,似乎分为两个派别,一个允许收女子为徒,一个不允许。
  这守旧派是活在大清吗?怎么现在还这副德性,幸好晷斌全不是守旧一派的,不然我就没希望学道了。

  那个道士见晷斌全竟然敢和他争辩,当即就红了眼:“革新说的好听,却是让我道门正统差点偏离了轨迹,是大逆不道!是不把三清道祖放在眼里,是……”
  道士憋足了气,非要和晷斌全争个你死我活,这时路边的其他道士也都听到了声音,慢慢地我们这里就被一堆道士围了起来,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些道士也这么喜欢看热闹。
  不过在听清了缘由以后,那些道士就立马分成了两个派系,一部分站在我们身后,一部分站在那个道士身后对峙起来。
  那个道士见有人帮衬自己了,更是嚣张起来,开始大侃特侃,说起那些先祖怎么怎么样,一副自己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让我有些担心晷斌全会不会说不过人家,可是没想到晷斌全先是很不屑地看了一眼那个道士,突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不服的话要不要来比划一下子?看看谁才是道门正统?”
  我惊愕地看着眼前张狂不已的晷斌全,这个家伙又发什么疯了,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什么叫比划一下子,这不就从讲道理变成打架了嘛,他这又是从哪里看得台词,这种话放在这里真的不合适啊。
  不只是我,四周所有的道士都惊讶地看着他,就连站在他身后支持他的革新派也立马摆出一副我和他不熟的样子来。

  晷斌全似乎也发现了自己说的话好像是有些问题,可是现在要是认怂了可就下不来台了,自己好歹是革新派的底子,若是被一个守旧派的弟子压倒气势那就我们之间这些小弟子的事情了,很容易引起各位掌教前辈的注意。
  就在晷斌全左右为难的时候,山上突然走下来一个道士,慈眉善目的,穿着和晷斌全类似的老旧道袍,正是青莲道长!
  “都散了吧!”
  晷斌全本来很是为难自己该怎么摆脱这个尴尬的场面,幸好青莲道长突然出现给他解围,道士们听到有人让他们散去,都觉得有些恼怒,这样子的场合,你是个什么人凭什么打扰我们看热闹。
  但是等他们转过头看见是青莲道长以后一个个就都焉了下来,纷纷向青莲道长行礼,开来青莲道长在这些道士的心中还是有很高的地位的。
  晷斌全见自己师傅从山上下来,再也不敢像刚才一样张狂,急忙收敛了表情向他行礼,我也学者晷斌全对青莲道长行礼,毕竟我是他的记名弟子,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
  青莲道长向我们点了点头:“考核即将开始,各位还是快些上山吧!”
  既然青莲道长都发话了,那个道士虽然依旧一副不服气的样子,但还是不再与晷斌全争吵,只是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似乎在说走着瞧一般,随即就转身接着向山上去了。
  其他的道士见没了热闹可看也纷纷散去,这时我和晷斌全才急忙走上前去和青莲道长正式问好。

  “师傅。”晷斌全倒是喊得干脆,可是我却看着他怎么都喊不出来,实在是不习惯这么喊他,道长似乎也看出了我的纠结。
  他笑着摇了摇头:“无妨,慢慢习惯了就好了,不急于一时,你也应该听说了我道门不拘小节的说法了吧。”说完还瞪了晷斌全一眼,显然对他今日的所作所为很是不满。
  晷斌全讪笑道:“师傅的教诲,弟子自然要悉数说与师妹听的。”
  这家伙倒是嘴硬得很,不过道长也不和他计较,一开始第一次遇见道长我就觉得他是一个很和善很随和的人,不然也教不出晷斌全这样的弟子,毕竟他在我见过的道士里面算是最不正经的一个。
  道长摇了摇头:“上去吧,各位掌教都已经候着了,今日考核也涉及到革新与守旧之间的争斗,虽然贫道不问世事,但是对于我道门正统的抉择还是要注重的。”
  “道门正统?究竟是什么啊?刚才一直听他们提起这个来。”我们跟在道长的身后向山顶行进,道长一边走一边吩咐着我们一些和考核有关的事情,突然又提起了道门正统这个词来,我今天算是听了无数遍这个词了,却始终不明白是个什么意思。

  青莲道长见我疑惑,挥了挥手示意晷斌全讲给我听,其实也不用他下达命令,晷斌全早就蠢蠢欲动想在我面前显摆了。
  “道门正统顾名思义,就是我道门所遵从的法规正统,守旧一派认定一切先祖留下的规矩都不能改,却不知其中有许多弊端,而我革新派想要革除这些弊端却被守旧派奋力抵抗,因此道门正统多年悬而不定。”
  我挠了挠头,不解地看着眼前侃侃而谈的晷斌全:“你们先祖定下的规矩?那肯定大多是为你们好,怎么会有很严重的弊端?”
  晷斌全看了我一眼,一副你这就不知道了吧的样子开口道:“原先却是多数为了我道门能兴盛而立下的那些规矩,可是总有宵小之辈从那些规矩中找出漏洞来,以此牟利!”
  “牟利?你们这能有什么利益可图啊?做掌门吗?”
  最近也听晷斌全聊了不少有关于道门的事情,知道了道门先祖担心如果只有一个掌门的话,那个掌教如果愿意为了道门奉献自己还好,若是借着掌教的便利为自己谋私,那就会毁了道门数百年来的清誉。
  所以道门每年都会推举出六个掌教来掌管道门,也因此方能兴盛至今日,这么说起来其实掌教的权利并不是特别大,可你要谋私最多也就这样了,又是何苦去破坏那些规矩。

  晷斌全摇了摇头:“倒不是为了争权,我道门中人想来无为而治,又怎么会贪恋权位,只是二十几年前出了一位师叔,也就是咱们现在的掌教之一,他爱上了一个女子!”
  “啊?这不是很正常?你们现在不是可以结婚了吗?怎么?当时还管着不让?”我不解地看着晷斌全,从我和他的交谈中我也了解到了道门现在是允许弟子结婚的,毕竟现在少有人会上山拜师了。
  没了储备人才,他们还怎么能延续道门的香火,自然也就不阻拦弟子结婚,只要生下来的第一个孩子留在山上就可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