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因缘人》
第68节

作者: Gerui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抬起头义正言辞地说道:“我已经将道德经倒背如流了,过这个考核还是有把握的!”
  谢必安听完我的回答以后,突然沉默了下来,认真地看着我,我想从他的眼神里面看出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却那如一滩平静无波的湖水的眼神,我却什么都看不出来。
  被他盯得有些发毛,我壮了壮胆子:“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啊?”
  谢必安并不回答,只是继续这么盯着我看,实在让人不解,不过幸好片刻之后他移开了目光,不再一个劲地盯着我,转过身却朗声开口。
  “其实为夫此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想帮夫人一把,既然夫人对考核有信心的很,自然是无需为夫的帮助了!”
  我呆楞楞地看着只留下一个背影给我的谢必安,这个家伙怎么能百般侮辱我!我豆仙姑是需要你一个无常帮忙的人吗?
  “那个……其实我还是觉得你要是能帮一下我可能……可能会考的更好一点!对!尽管我能考得过,但是你要是有什么好建议可以帮到我,我不就可以拿一个更好的成绩了!既然我现在入了道门,自然是要力争上游!”
  尽量让自己的说辞显得冠冕堂皇一些,也算是挽尊了,他听了我充满志气的话,跟着点了点头:“想不到夫人心中倒是有些志气,既如此为夫自然是不该刁难。”
  我希冀地看着他,我一开始学习道法的初心早就被我丢到天外天了,现在我只想着该怎么通过这次考核,我可不想被开除了,其实也不为什么看不见摸不着的长生不老,我只为了能够继续降妖除魔,继续去倾听那些存在世间的鬼魂的故事。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渐渐喜欢上了现在的工作,或许有危险,或许会遇见各种各样的恐怖厉鬼,但是这份工作却让我觉得意义非凡,去经历我原先一辈子都不一定能经历的事情便是我现在学习道法的动力!
  以前我的梦想或许只是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憧憬一个普通女孩子该有的未来,可是现在我更想让自己变得不安稳,却又能经历许多的神奇。
  至于谢必安,我清楚地知道自己这辈子都和他挂钩了,不去想我们以后会怎么,只谈当下!

  种种原因,我现在一定要通过这个考核,学习更高深的道法,接受他的帮助也是无妨的,我虽然心里纠结挣扎,但这不就是我喜欢他的最有力的证明吗?如若不然我又何必纠结?
  “夫人在想什么?”
  “啊?哦!没什么,就是想你这回打算怎么帮我?”
  谢必安一句话将我的神智唤回,不再多想,认真地看着他,也不知道这回他打算怎么帮我。
  没想到他却突然严肃了起来,不过我怎么看都有些像是在强装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安起来,突然想起了上次在老家的那一幕,水幕里面我面的缠绵……
  “呸!”急忙驱散自己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最近对他是越来越不设防了,虽然自己也不抗拒他了,那也不能这么不矜持啊!

  幸好他只是沉吟了片刻,倒没提出我脑补的办法,只是凭空变出了一块玉来递给我。
  “此玉可以静息养气,考核之时戴在身上可以让夫人神智空明,也不至于时刻胡思乱想!”
  果然这个家伙根本不会放过一个可以嘲讽我的机会,可是形势比人强,我也只能咽下了了这口恶气,当务之急还是要通过考核。
  结果那块玉,在手上打量了一下,不解地看着他:“就这个?这就能让我考的更好吗?”

  他点了点头:“这是自然,夫人总是心绪不定,又如何能好好温习道藏,再说此玉可保证夫人届时神清气爽,自然能够力争上游。”
  “我靠!”就知道他没那么好心,怎么会突然出现来帮我,就这么块玉有什么用,我还是得去复习,说是可以让我更好的温习道藏,可是我现在连考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温习?
  原本还想着他能拿出什么好宝贝来,现在可好什么都没捞到,还白白低声下气地和他示弱那么久,一想到就来气,想着和他评评理,可是他那是会听道理的人啊,只能无奈地将玉和狼牙吊坠连在一根绳子上。
  说起来这根绳子上现在也有了三样宝贝,原先谢必安给的吊坠,后来山神又给了我一块石头,我找了个小绳袋装了也挂在上面,至于这块玉也勉强算是一样宝贝吧,毕竟看上去还蛮值钱的。
  “好了,为夫还有事就先走了,祝夫人考核上摘得桂冠。”挂好那块玉之后,谢必安向我行了一个礼,却是扎眼的很,还做出一派儒雅学子的样子来,让我更是生气,却又无可奈何。
  “承你吉言!”不客气地应了一句,他摇了摇头就渐渐消失不见了,我也就等着回到现实中去,只是片刻之后我却仍然没有回去,我焦急地张望着四周。

  “这家伙不会忘了送我回去吧!”
  就在我心中焦急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说话!
  “夫人现在可以通过此玉与为夫交谈!”
  我激动地看着脖子上的那块玉,谢必安还是很有良心的,原来这块玉可以和他互相沟通,原来的吊坠只能让他看见我的情况,感受我有没有危险,我并不能通过吊坠和他交流。
  现在有了这块玉以后,我就可以主动和他交流了,也就是说考核的时候我也可以在暗地里和他说话了,谢必安虽然不是正统道门出身,但是应付这些考核还是简单得很,只是心中有一些负罪感,毕竟这算是作弊。
  仔细想了想还是决定再考虑考虑,原本还担心该怎么过这次考核,可现在有了必过的把握,我却有些犹豫,总觉得靠这种办法通过考核有些无耻了,但是我也是真的很无奈啊!
  谢必安也不知道是不是躲在那里看见了我的脸色,似乎猜透了我的心思笑道:“夫人确实才刚入门,不必太过强求自己。”言罢我就感到一阵恍惚,我知道自己被他送回去了。
  缓缓睁开眼,四周依旧是热闹的场面,我抬起头看见舞台上向良殷正注视着我,不过眼神中却没有预料中的失望,反而是惊异,他似乎发觉我在盯着他看,回过神来却又变换了神情,这才看上去很失望的样子。

  可是我总得他失望的样子显得很假,像是刻意表现给我看的,不过这个念头只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毕竟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贼心不改,再来一次告白,到时候也不知道谢必安还能不能来救驾。
  张望了一下,确定其他人都被谢必安洗脑了,只有晷斌全和周小琴还好,就是周小琴有些惊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呆滞地看着身旁原本还在起哄的人群似乎一瞬间就安静下来。
  “蔻儿?这是怎么回事啊?”
  害怕向良殷再来一次的我,实在没法想出什么借口来敷衍她,瞪了一眼晷斌全示意他跑路,就急忙拉着周小琴挤开了人群溜了。

  “别问了,咱们回去再说,不然他再来一次,我不是又得在那里头痛。”
  拉着周小琴走了一路,这个小妮子的问题就没停过,一直到宿舍楼下用力挣脱我的手,一脸怀疑地盯着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