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因缘人》
第65节

作者: Gerui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我们都愣在了原地,有些哭笑不得,青莲道长我们也是见过的,他和晷斌全也确实是师徒关系,而且看上去道长还十分宠爱这个徒弟,连自己的贴身罗盘都交给了他,这么说的话那就是晷斌全实在是太不出名了!

  幸好我包里一直带着晷斌全交给我的经书,道德经只是街边书店都能买到的,倒是后来又给了我一本,还算是道门的珍藏典籍,起码不是印刷版的。
  我从包里拿出那本书来,在手上扬了扬得意地看着道士:“你看吧,这是晷斌全交给我的道家典籍,至于晷斌全是不是青莲道长的徒弟,你大可以打个电话问问嘛。”
  “电话?那是什么东西?”道士看见我手上的典籍,表情缓和了下来,不过他的问题却是让我们满脸黑线,难道这就是为什么晷斌全和眼前道士实力差距这么大的原因吗?
  我们费劲了口舌和这个“野人”讲解了一下电话的用途和意义,幸好他的悟性很高,还是很快接受了我们的说教,不过随后又不屑地看了一眼我手中的手机。
  “不过是传声罢了,贫道只需心头意动,就可以与贫道的师门远隔千里交流,又何须这种身外之物……”
  我冲周小琴点了点头,示意她我已经确定这个道士的身份了,他一定是晷斌全的同门师兄弟,只有这些人才会这么喜欢摆出这样的架子来。
  “既然这样,你大可以问问青莲道长就好了,他总归记得自己的徒弟吧。”
  道士摇了摇头:“青莲道长正在云游四海,贫道怎能打扰道长,既然你们拿出这典籍,贫道也就信了你们了。”
  见这个道士总算是愿意相信我们了,我们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毕竟看完他刚才和那个狐狸精打架,我可不想被他当作妖怪收进那个袋子里,说起这个袋子来,我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看西游记里面的那个乾坤袋,想来大概也是这一类的法宝。
  眼热地看了一眼那个袋子,怎么晷斌全和他的装备还有实力差距这么大啊,青莲道长也忒小气了,好歹是自己的徒弟,怎么连点有牌面的宝贝都不给几点充充门面。
  这以后我遇见了他,不也是要喊一句师父的嘛,到时候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好宝贝,我豆仙姑总该有一两件好东西来装点一下声势嘛。
  道士似乎发现了我的火热眼神,急忙捂住了自己的法宝,瞪了我一眼,清了清嗓子:“既然你是青莲道长座下弟子,就接下这考核的法旨吧。”

  “考核?”我惊呼出声,怎么?当个道士还有考核这么一回事,就我现在这么点斤两,估摸着得交白卷吧,人家总不会出什么道德经默写之类的题目吧。
  道士点了点头,不给我留一点希望:“就在元旦次日,梨香山,届时将由道门各位掌教道长出题,考核我道门年轻一代弟子!”
  还不等道士说完,我就有些头痛欲裂了,怎么当个道士也有考核啊,到时候我要是没过不会被开除吧,也不知道那些道长们会出什么问题,有没有个考纲先拿来我看看啊?
  不行!回去还得让晷斌全给我划一下重点,自己再怎么说也曾是一个学霸级别的人物,只要给我考试范围,还没有能难倒我豆仙姑的考核!
  道士下山的主要任务还是通知那些道门的弟子去参加考核,捉着狐狸精显然只是顺手而为,这时我才想起广场上许多被他定住了身形的行人,他们依旧一动不动,我心中不由敬佩这个道士,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厉害。
  不过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毕竟谢必安每次都是直接将这些人变没掉,或者说是将我带到一个一模一样的地方,只是少了那些路人。
  不过总不能就这样放任这些这么一直被定着吧,这么冷的天,还不得冻坏了人家,周小琴急忙指了指这些路人。
  “你都捉到这个狐狸精了,还不赶紧给他们解开咒语,难不成让他们就这么站着吗?”

  道士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轻轻一挥手,只是眨眼间,似乎四周的风雪都停顿了一下,可又瞬间恢复过来,我们转身看去,却看见不少因为一时间控制不住自己脚步的人摔了一个狗啃泥。
  耳边传来络绎不绝的骂声,一个个都在埋怨这鬼天气害的路这么滑,我们都瞪了那个道士一眼:“你看吧!因为你这天气都要跟着背锅了。”
  道士却是一脸的不以为然:“若不是贫道出手降伏了这狐媚,这些行人就不止是摔倒那么简单了,这狐媚虽然道行不高,但是却精通于魅惑他人的妖法,你修炼不久还未有天眼之术,无法看出她方才附身在那人群之中的那个女子身上,自然不了解这女子被狐媚所控制。”
  我们顺着他的手指看去,人群中的女子,不就是那个即将被告白的女孩子嘛,可是剧情却突然峰回路转,那个手捧一整束鲜花的男子竟然将花丢在了地上,怒气冲冲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子似乎是在指责着什么。
  “怎么会这样啊?刚才不还好好的吗?”周小琴本来还挺期待他们浪漫的告白仪式的,结果竟然演变成这个样子,实在让她有些难过。
  我摇了摇头,有些不屑地看着那个看似浪漫的告白仪式,没听见道士说了吗?这个狐狸精刚才就附身在那个女孩子身上,又擅长魅惑之术,自然能勾搭到那个男的,现在没了狐狸精的妖法,却是立马翻脸。
  “世间人独爱皮貌之美……”道士行了一个道礼,看向人群中开始呜咽哭泣起来的女孩子叹了一口气,也算是附和了我一句。
  周小琴也是学着叹了一口气:“唉……这世上就没有真爱吗?”
  我笑着敲了一下她的脑袋瓜:“有啊!比如你喜欢晷斌全啊!那么傻又弱鸡,脾气又臭的道士,你不照样喜欢嘛!”
  “哪有!”周小琴有些羞恼地拍打了一下我的肩膀,估计是担心道士在一旁听了去,毕竟道士能不能结婚我们也不知道,她也就害怕到时候被道士告了一状。
  不过等我们转过头的时候却发现道士早已经不见了踪影,也不知道是去了哪里,不过想来应该是去接着通知其他的道门弟子了。
  “哼,还说什么意念就可以和师门交流,现在不还得一个一个找,这一点上晷斌全倒是比这个道士强了许多。”
  我还对他有些怨念,毕竟一开始就冲着我一个女孩子吼,第一感觉就给了个差评,现在还一声不吭地就溜了,我还有好多想问他的呢。
  比如……那个乾坤袋卖不卖?那个御剑的道法有没有秘籍?

  不过周小琴显然对这些失去了兴趣,那一对情侣就这么告吹了,让她有些惆怅,估摸着又是想起自己和晷斌全现在的关系,小女孩子的心思就是这个样子,我现在也算是被迫成为一个女人了,总得成熟一点,安慰安慰她。
  不过我又想起我自己现在也应该惆怅才对啊,道门的考核还在等着我呢!到时候要是被开除了,我还怎么成为真正的仙姑,还怎么骑在……有尊严的站在谢必安面前!
  于是两个惆怅的人儿就这么闷闷不乐地回了学校,也没了继续逛下去的心思,回到宿舍,脱去身上略显厚重的长棉袄,想着给晷斌全打个电话,问问考核的具体内容。
  一阵“嘟”声之后,电话接通了,我迫不及待地问出了我的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