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81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刘胖子知道陈二狗其实没半点靠山后台的真相,那么他一定会恶狠狠吐口水诅咒陈二狗被乱拳打成肉酱或者直接乱刀砍死。陈二狗走出酒吧看到四辆面包车二三十号人,都是生面孔,一个个像是跟陈二狗有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一瞧见他走出酒吧,二话不说便一股脑涌向陈二狗,玩得是人海战术,看这架势不打残陈二狗根本不会善罢甘休。
  陈二狗又不傻,逞英雄冲进去打翻两三个大汉然后被剩下二十多号大汉轮成狗熊?对方作势干脆,这厮也不拖泥带水,根本懒得问哥们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之类的客套话,撒丫子跑路,他那种被野猪黑熊撵出来逼出来的速度没得说,让那一群亡命之徒追得气喘吁吁,群众力量大这句话害苦了陈二狗,二三十号人的确没一个能追陈二狗,但可以分批分头围堵他,还有几个在群架斗殴善于不断锻炼智商的混混干脆转身开启一辆吉利牌面包车,最终还是将已经成功翻墙遁入一所野鸡大学的陈二狗堵死在一个操场阴暗角落,除了陈二狗所有人都忙着弯身喘气,其一个跳脚骂道:“龟儿子,真能跑,老子当年拿过省运动会百米第一都跑不过你,等下打折你腿,看你还能不能蹦跶,妈的这辈子最恨长得我帅还要跑得我快的小白脸,草,还让不让人活了。”

  干架一个狠字不是没用,像陈二狗一腿掀翻头一个冲来的混混,力道大,角度刁,直接把人踢趴下,亏得那家伙还算爷们,即使满地打滚,也没哭爹喊娘。但光靠一个狠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一口气撑过三个人的攻势后,随即而来的便是所有人不耐烦地一哄而,陈二狗从来都不擅长正面作战,苦不堪言,在张家寨给别人下黑拳也许在今天都一口气得到了报应,黑虎掏心猴子摘桃乱七八糟的下三滥路子都朝陈二狗使出来,要不是陈二狗久经考验打惯了群架,这一轮下来得趴地任人鱼肉,那时算一人一脚,也能把陈二狗踹出内出血,他这种长时间靠药维持的貌似强健其实孱弱的身子,根本经不起持续折磨。

  “我王虎剩大将军从不干锦添花的事情,从来都做火浇油或者雪送炭的事情,前者对敌人,后者对哥们。”
  这是王虎剩喝醉时的豪言,讲得好听,陈二狗一直没太放心,但危急关头,当他看到王解放拎着一根来历不明的钢管杀进包围圈,着实被感动了一次,王解放打架不太讲究路数,也没陈二狗那么多阴损招式,但钢管在手,出手效率极高,没几下功夫把几个原先还以为他是自己人的打手给干翻了。
  王解放朝陈二狗吼道:“你走,小爷打电话喊丨警丨察了,我给你断后,你别担心我,撑过十分钟没事了。”
  陈二狗是当真会跑路的那种人,他才不会留下来非要跟王解放死在一块,那种江湖义气他陈二狗适应不了,可能这辈子都没那境界。
  王解放出现得毫无征兆,打人本领摧枯拉朽,抗击打能力也恐怖,一时间树立起不可撼动的伟岸形象,加丨警丨察这个词汇刺激到不少人的神经,为陈二狗的撤退争取到不少时间,而且陈二狗说跑跑,也让他们措手不及,见过没义气的,真没见过这么没义气的,他娘的连客套话都不说一句一个人撤了。
  陈二狗顺利突出重围,可接下来该跑往哪里?他不想像一只无头苍蝇乱撞。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再说那里也有他最在乎的东西,陈二狗跑回了狗窝,结果看到了一个人,其实他宁肯转头去面对那二三十号兴许只知道他名字和面孔的地痞流氓,也不愿意面对面跟眼前这人单挑交锋。
  熊子,赵鲲鹏。
  这个死人妖正站在房间观察墙壁那张写有“厚积薄发”四个毛笔草书的廉价宣纸。
  赵鲲鹏转头瞥了眼脸色愈发惨白的陈二狗,似笑非笑道:“不想问问看为什么我不守承诺?”
  陈二狗反问道:“有意义吗?”

  赵鲲鹏没头没脑冒出一句:“我现在突然能体会吴煌经常放在嘴边的一句话,小人物不傻,缺的只是机遇。以前我总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一点都像个高干子弟,也不理解他近乎畸形的朴素和低调图什么,现在看到你的表情,我认为以后我也会收敛一点,但那是今天以后的事情,今天,我还得把你废掉。”
  兔子急了会咬人,野山跳急了更会咬人,但山跳的可悲在于它算能咬人,却未必能改变哪怕是一点点命运。
  赵鲲鹏大笑,那张如三月桃花妖艳的脸蛋在昏黄灯光下交织着狰狞和得意,猖狂道:“都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可惜我家没这个传统,我要把你逼到绝路,狗急了跳墙,你跳一个给我看看?”
  四双手,一张桌子,一副象牙麻将。
  三双手指戴有价值不菲的钻戒或者翡翠戒指,三个手腕分别戴有卡迪亚、伯爵和宝玑手表,那双不戴戒指的手最纤弱,白皙手腕既没有手表也没有镯子,只系有一根红绳子。

  《色戒》,一群流社会的阔太太们打的是小牌,谋划的却是男人的事业,这张桌子的三个女人也不例外,满嘴都是城市规划、股市基金和海人事调动,听得出来,这三位富太太背后的男人都属于典型功成名的标志性人物,否则也拿不出钱让她们玩动辄一局输掉好几千大洋的麻将。
  说话最少赢钱也是最少的手腕系着红绳的女人,这双手的主人说话最含蓄,笑容温婉恬淡,不露半点锋芒,很容易让人误以为她算是一条蛇,也是五彩斑斓体型娇小的无毒小花蛇。这个女人身后站着个很难让人释怀的光头男人,那一颗光头的艳红莲花纹路令人瞠目结舌,他接到一个手机走到楼梯口接听,回到女人身旁,弯身轻声道:“刚得到消息,有人要整姓陈的。”
  河北佬蒙冲。
  这个变态在海各个圈子里的名声都不小,毁誉参半,让人又惧又恨。

  让他心甘情愿低头弓身的自然是竹叶青。
  她不动声色道:“我还知道要玩陈二狗的叫赵鲲鹏,是赵阳潮老市长的宝贝孙子,而且那个三世祖在警备区很吃香。”
  蒙冲愕然。
  竹叶青压低声音媚笑道:“你很怪?他雇的打手是我喊去的人,我能不清楚吗,我吩咐过了,下手可以狠点,但别弄死,也别弄出终身残废,其余的我一概不管。怎么,你还想让我照顾那小子,可能吗?逼良为娼或者把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刁民逼成一头丧心病狂的疯狗不是很有趣吗?”
  蒙冲轻轻叹息,其的意味不知道是悲哀还是惋惜。

  竹叶青拇指和食指摩挲着一枚刚摸来的“东风”,眯起眼睛道:“好一条丧家之犬啊。”
  百万富翁削尖了脑袋想要挤进千万富翁那个圈子,千万富翁想着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去和亿万富翁杯觥交错,亿万富翁想要和执掌生杀大权的政要共富贵享荣耀,商场,政界,见不得光的地下世界,交织出一个个门槛不同等级森严的大小围城,身在其,辛酸苦辣,是福是祸,没人说得清楚,但围城外永远挤满踮起脚跟伸长脖子张望的继承者。
  一个晚从竹叶青手里赢走七万的三个女人,在竹叶青眼一个鸡干净不了多少,喜欢一个月包养一个小白脸,另一个肩膀扛着颗猪脑袋的丑陋女人只知道钱,六亲不认,最大的乐趣是购买一个又一个的保险箱,然后堆满现金,还有一个倒是个聪明女人,可精明过了头,反而面目可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