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1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睁开一只眼瞅她。阳光从山林树梢间洒落下来,在女孩儿的背后形成了一片光晕,看不太清她的脸,但他知道,一定很漂亮。
  重新闭上眼,他语重心长道:“说实话,哥哥现在真的不知道送你去城里上学是好事还是坏事了。你聪明、懂事、好学,大城市能拓宽你的眼界和心胸,却也不可避免的让你接触到它肮脏污秽的一面。
  你的学业自然没什么好操心的,但哥哥很担心你原来纯洁干净如钻石一般的心灵,不知道它还能保持多久。”
  梁翠翠歪了歪脑袋,很认真的看着他的脸问:“哥哥认为只有弱小、无知和贫瘠的善良才是纯洁的吗?”
  萧晋一怔,慢慢睁开眼,说:“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就是那个意思!”女孩儿倔强道,“我以前胆小,懦弱,逆来顺受,一心向学,知道感恩。现在我学会了勇敢,学会了独立和坚强,但依然一心向学,也从未忘记过他人和你对我的恩情。
  除了不再唯唯诺诺和喜欢上你这两点之外,我自问和从前在山里时并没什么两样,难道这就代表着我的心不够干净吗?还是说,在哥哥你的心里,只有乖乖听话、不知反抗的心灵才是纯洁的吗?”
  萧晋张了张嘴,却无言以对。
  囚龙村村民的淳朴源自两座大山所带来的交通闭塞,山外面的繁华与诱惑没办法侵蚀他们的心灵,这从一直呆在村里的人与从外面打工回来的人在对待金钱的态度上就足以证明。
  可是,如果这两座山消失了,村民们的心灵就一定会被污染吗?不见得。
  至少他能肯定,老族长不会变,梁婆婆不会变,周沛芹、梁玉香和郑云苓也不会变,而且,事实证明,梁翠翠也没有变。
  或许,她学会了说脏话,学会了偷偷喝酒,也学会了很多乱七八糟、在村里可能一辈子都接触不到的东西,但她的心依然还是善良和干净的,她可以坦然并严肃的向她最尊敬和喜爱的人明确阐述这一点。
  人和人是不同的,大部分的人会受不住诱惑而堕落,是因为他们的心本就不干净,不过是被大山和物质的贫瘠给局限住了而已。
  真正干净的心灵,同样也是强大的心灵,一点小小繁华的腐蚀,根本不会有什么作用。
  “对不起,哥哥说错话了,向你道歉。”萧晋坐起身,轻抚女孩儿的头顶,微笑说,“我们家翠翠长大了,哥哥很开心,也很欣慰。”
  梁翠翠嘻嘻一笑,扯开衣领就凑到他面前,微红着脸说:“真的长大了不少呢,不信你看看。”

  “扑通”一声,萧晋又仰躺回去,女孩儿趴在他的身上发出银铃般的大笑。
  一路争执着到底是叫哥哥还是喊干爹的问题,几十公里的山路很快就走完了,梁翠翠自己去了赵彩云家,而萧晋则独自来到镇上的一家饭馆,要了个包间,一瓶二锅头,一叠花生米,慢悠悠的自斟自饮起来。
  没多久,房门被敲响,紧接着马建新就推门进来,哈哈笑着说:“萧先生,你可是真难请啊!”
  跟在马建新身后进来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人,个子不高,但腰背挺直,肚子微微发福,头发倒是黑黝黝的很是浓密,一看就知道染过。
  他神情严肃镇静,看不出有什么情绪,只是一双眼睛里光芒犀利,顾盼自雄,不怒自威。
  在他的身后还有两个人,走在前面的也有五十来岁,个子更矮,且又黑又瘦,颧骨高高的,小眼睛里精光闪烁,像个南方旅游景点宰客的摊贩。
  最后则是一位相貌英俊的年轻人,只是脸很红,目光也非常凶狠,仿佛一个恼羞成怒了的猴屁股一样。
  五十多岁不怒自威的老人自然就是金景山,而跟在他身后的那一老一少,则是萧晋口中那两条乱叫的狗,陈正阳和陈康安父子。
  看着三人进来,萧晋翘起二郎腿,捏起一粒花生米丢到嘴里,对马建新说:“马县令,您这话草民可担待不起,从我接到你的电话到现在,也就过去了十来个小时而已,可你知道我请人家花了多久的时间、损失了多少金钱吗?

  官老爷乱说话,我一样可以告你诽谤哦!”
  有外人在,自然不能再兄弟相称,但马建新没想到萧晋一上来就是这么强硬的态度,一点面子都不给,不由尴尬的笑了笑,对金景山说:“金长史,不好意思,衙门里还有不少事要忙,你们谈,下官就先失陪了。”
  这话傻子都能听出来是托辞,不过金景山也知道这胖子跟萧晋是穿一条裤子的,所以也不戳破,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就算是默认了。
  对萧晋点点头,马建新转身就走,目不斜视的与陈正阳父子擦肩而过。很早之前他就知道,这爷儿俩在萧晋的眼里就是一块大肥肉,迟早都是要吃进肚子的,两条快死的狗而已,没资格浪费他马老爷的感情。
  门关上,包间里安静下来,萧晋冲金景山咧嘴一笑,伸手示意了下对面,说:“坐。”
  像是邀请,又像是命令,可谓嚣张至极。金景山眼角狠狠抖动了一下,沉着脸坐下。
  “萧先生……”
  萧晋抬手制止了他,然后目光在陈氏父子脸上扫了一下,说:“金长史,这家饭馆不大,平日里也只是服务镇子上的居民,所以饭菜的口味一般,不过菜的分量很实惠,价钱也不贵,算得上是难得的实诚商户了,值得尊敬。
  以您的身份,来到这里自然是蓬荜生辉,可您也不能什么阿猫阿狗的都往这儿领呀,要是传出去,让人家老板还怎么做生意嘛!”
  这话跟陈正阳在省城领导大院门口说的话异曲同工,只不过他说的是阿猫阿狗会打扰领导们工作,而萧晋说的却是会影响一个小饭馆老板的生意。

  像他们所在的这种小饭馆,别说陈正阳了,陈康安每个月的零花钱都够开上十几家的,要不是因为萧晋的要求,他们这辈子都可能不会到这样的地方来。
  骂人的水平也是有高低贵贱之分的。
  陈正阳的脸色瞬间就成了锅底,陈康安更是红的有发紫的趋势,但不知道这父子俩是不是已经在来的路上做好了心理准备,竟然都没有吭声,陈正阳甚至从始至终都只盯着金景山的侧脸,只有陈康安看萧晋的眼神像是要吃人,养气功夫比起他爹差远了。
  金景山的表情倒是依然还很镇定,因为形势比人强,现在萧晋掌握着话语权,嚣张跋扈是理所当然的,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得了势要还是一副谦逊低调的样子,那才可怕。
  “萧先生,今天我来,是带着诚意来的,相信你也不希望自己所付出的时间和金钱都打了水漂,所以,接下来我们还是不要绕圈子的好,有什么话就直说,有什么要求也请明明白白的提出来,谈嘛!不说怎么谈?”
  日期:2018-03-15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