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1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到底,他当官老爷当的不纯粹,做族长又做的不公平,心里装的东西太多,什么都想满足,连爹妈坟墓的风水都那么在乎,贪多嚼不烂,失败是迟早的事情。
  “好我的兄弟诶,你终于接电话了!”马建新一上来就抱怨道,“知不知道,要是你的电话再打不通,哥哥我可就要连夜进山啦。”
  萧晋毫无诚意的道歉说:“对不住了大哥,最近事情一直很多,好不容易能在家休息休息,所以就懈怠了许多,今天带着孩子睡了大半天,手机静音了。”
  马建新干笑两声,道:“哥哥真不知道是该羡慕你的自在,还是震惊你的心大,那么多人都靠着你萧大老板吃饭,那么多重要的事情都系在你一个人的身上,你居然还敢给手机静音,就不怕误事吗?”
  “这就是为什么你兄弟我的产业全都由你弟妹们负责的原因啊!”萧晋嘿嘿一笑,“她们做生意的本事个个都能甩我几条街,我能插手的地方本来就不多,平时也就是做些外围的清理打扫工作罢了。
  最近找我麻烦的就只有一个金景山,现在他也快完蛋了,还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让我不敢静音呢?”

  “现在就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金景山中午没吃饭就到青山镇了,现在还没走呢!”
  “哦?”萧晋掏掏耳朵,满不在乎的问:“他去那儿干嘛了?”
  马建新一口老血差点儿喷出来。“兄弟,你问这话就没意思了吧?!哥哥只是一个传话的,可不是他的人。”
  “哈哈!开玩笑开玩笑,大哥你别介意。”
  这时,梁玉香端了一盆子洗好的野草莓进来,萧晋一边说着,一边示意她上床,然后自己往她丰腴的大腿上一躺,就张开嘴巴等着喂。
  梁玉香无奈的瞪他一眼,手指却挑出一颗大的填进他的嘴里。

  “金景山是一个人来的吗?”嚼着酸甜可口的草莓,萧晋又问。
  “不是一个人还能带谁?”马建新反问,“司机和秘书不算吧?!”
  又一颗草莓喂到了嘴边,萧晋张口连带着送来的手指一起叼进嘴里轻咬了一下,惹得女人一阵无声娇嗔。
  “那老王八蛋的诚意还是不够啊!”抛给梁玉香一个媚眼,他慢条斯理的说,“当初我在省城吃他闭门羹的时候,在大门口还差点儿被一老一小两条狗给咬了呢!现在他自己过来,狗却留在家里,啥意思?我萧晋在他眼里,还不如两条喜欢乱咬人的狗么?”
  电话那边的马建新陷入了沉默,萧晋也不催促,侧过身子,捂住手机话筒,贼兮兮的对梁玉香说:“今天晚上,你也留在这屋睡呗!”
  这屋是他和周沛芹的主卧,留在这里就等于是要三个人大被同眠,下意识的想到那样的场景,梁玉香就红了脸,轻轻打他一下,笑骂道:“要死了你?奶奶就住在隔壁,家里还有两个孩子,怎么敢这么胡闹?要是传了出去,我跟沛芹可就都没脸活了。”
  “咱们动静小一点儿不就行了?你不说,我不说,沛芹姐也不会往外说,谁能知道?再说了,你不是不止一次的问我是不是像欺负你一样欺负沛芹姐么?现在给你一个亲眼见证的机会,怎么都比我用嘴说强吧?!”萧晋不死心的继续蛊惑。
  因为梁玉香太过柔弱,脾气也有些大大咧咧的,所以在床事的接受度上仅次于赵彩云,早就被萧晋给调教的无所顾忌又充满好奇了,此时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不可避免的就痒痒起来,眼里也开始泛出跃跃欲试的光芒。
  “我……我倒是无所谓的,关键是沛芹能答应吗?她面皮那么薄,虽说只要你态度强硬一些就行,可那样一来,她心里肯定会有疙瘩的。”
  一听她答应了,萧晋顿时大喜,连忙说道:“这个我早就想好了,只要今天晚上你在这屋里多待一会儿,然后咱们这样……再这样……”

  马建新不知道这货正yin性大发的忽悠自家女人,犹豫纠结了一会儿,还担心会引起他的误会,就赶紧说了自己的看法,可说完等了半天没有回应,看看手机也没挂掉,不由对着话筒大声的“喂喂喂”起来。
  “抱歉抱歉!”手机听筒里终于传来了萧晋的声音,似乎很愉悦的样子,“大哥你也知道,山里没有信号,卫星电话在屋里的接受性能也不太好,所以刚刚没听见你说的是什么,麻烦你再说一遍。”
  这一夜,金景山有没有睡着觉,萧晋不知道,反正他是睡得不咋地,吃完早饭出山的路上哈欠就没停过,眼泪也止不住的往外流。
  昨晚,梁玉香按照他的吩咐在卧室里跟周沛芹聊天聊到深夜,他进去之后故意调戏了周沛芹几句,惹得小寡妇大发娇嗔。
  于是他便借着由头说要执行家法,将周沛芹面朝下摁在床上打屁股,梁玉香像是很有兴趣似的也上来一块儿打,就这么闹着闹着,三个人的衣服就到了床下。

  许久都没有玩儿过这种活动的萧晋大发神威,把两个女人全都摆平之后看看表,已经凌晨三点多了,第二天还要早起出山,不困才怪。
  不过,困归困,他的心情自然是很愉悦的。因为他很了解女人,知道她们的承受范围非常之广,只要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甚至变成日常都不再是问题。
  相比起他的累并开心,梁翠翠的小嘴儿则撅得能挂油瓶。
  清明节只有三天假,而且学校组织的踏青春游明天就要开始,所以她今天必须跟萧晋一起出山。
  有三四个小时要两人单独走在一起,原本女孩儿是很窃喜的,可这货不但走路无精打采的,说话也有气无力,像是大烟鬼犯了瘾一样,无趣透了。
  更何况,在城里学校经过一个学期的熏陶,对于男女之事,她也没少听同学们科普,此时再看萧晋的样子,哪里还会猜不到他昨晚都干了些什么?
  于是,女孩儿就更加的不满了。
  “干爹,我累了,你背我好不好?”
  一声嗲嗲的干爹叫的萧晋差点儿崴了脚,回头瞅瞅笑靥如花但眼睛里嗖嗖往外冒寒光的梁翠翠,就无奈的叹息一声,癞皮狗似的往山道边的草丛里一趟,闭上眼说:“累了就歇会儿,反正今天你没课,不着急,天黑前能到就行。”
  梁翠翠眼珠子一瞪,但紧接着又恢复了笑模样,在旁边坐下,揪根小草在他脸上划拉着说:“今后在村里和没人的时候,我都叫你干爹好不好?以前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让我喊你哥哥,去了学校才明白,原来城里人的‘干爹’是那个意思啊!怪不得程老师第一次见你时会发火,早知道就不听你的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