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7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又来了,我跟她是清白的!”
  “我也觉得她比较白。”白翎一脸不信的样子。

  方晟恼怒地四下瞧瞧,凑到她耳边道:“医生有没有说休养期间可以那个?”
  白翎瞪大眼,脸颊绯红:“你疯了!这是医院好不好?”
  “怎么,医院不分男人女人?”
  “那,那也不行,万一那个的时候护士闯进来怎么办?病房没有锁的!”白翎认真地说。
  两人正在调笑,真有护士冒冒失失闯进来,道:“方书记,有人想见你,叫你立即过去。”

  “老首长……”
  方晟道:“宋家的体量与于家相比明显弱一至两个等级,倘若于白联手不啻于政治地震,会引发最高层关注或者说警觉,短时间内会取得上风,但从长远发展考虑,得不偿失。”
  “那么多好处都抵不上这一点弊端?”
  “我觉得最恰当的方式是,有限的局部合作,既让外界看到两家联合的可能性,又没有造成事实,这叫——”
  于老爷子接道:“若远若近,暧昧模糊,给人无穷想象力,哈哈哈……”
  “原来爷爷早就胸有成竹。”方晟不失时机地拍了一句。
  “不管出于哪个角度考虑,于家都必须拉姓白的一马,但不是你想象的好处坏处,而是从大局出发,”于老爷子严肃地说,“白樊两家是军方中流砥柱,缺一不可,若其中一方被过分打压就会失去平衡,从而产生不可预知的灾难!稳定不仅是国家更是军方最重要的基石,千万乱不得。于家并非帮姓白的,假以时日樊家被打压,我也会出手!”
  在于老爷子这样的战略高度,果然胸怀社稷大业,不拘于家族、个人得失,想到这里方晟暗暗心惭,不由想起一位围棋国手说的话:
  下乘者计较边角死活;中乘者顾忌中盘优劣;唯有上乘者胸有大局,不拘于一城一池得失。
  当晚方晟和小贝陪于老爷子吃晚饭,详细叙述与厉剑锋等人的较量,以及有惊无险逃过三次暗杀的经过。于老爷子听得唏嘘不已,说想起当年战争场景,可见用人失策,如居德平这种贪图小恩小惠却忘掉县委书记职责的人一旦身居高位,将给当地造成多么严重的影响。
  于老爷子又说在某些经济落后以及边境省份,类似顺坝的情况并非个案。从处理手法看,有高压政策,有怀柔手段,也有借力打力,利用恶势力内讧削弱其实力等做法,不过目前来看方晟处理得最为利索,这也是顺坝事件形成内参送达最高层几位常委案头的原因。

  “黑社会、恶势力、流氓团伙存在的根源在于什么,高层觉得你抓住了问题的本质,那就是利益!打破农副产品收购垄断、清理房地产市场以及最后出动军方强行收回金矿,都是斩断他们赖以生存的经济来源,没有钱,怎么请杀手、招募打手?这比抓几个爪牙,逮捕头目要管用!”
  于老爷子谈兴很浓,而方晟也为自己的做法得到高层肯定而暗自兴奋。
  吃到一半,小贝听得不耐烦溜出去玩了,于老爷子又纵横捭阖地讲了很多高层秘闻,有些事方晟过去只从报刊了解一鳞半爪,今日得以窥知全貌真是心跳不止。
  快结束时于云复突然进来,匆匆忙忙的样子,说收拾行李要秘密出访,具体国家当然不便透露,于老爷子却笑了笑,似乎了然于心。

  于云复主动与方晟握了下手,说:“顺坝那边干得不错,果然坏事变成好事,祝贺你度过仕途最重要的关口。对了,下周尧尧带楚楚从香港回来,准备搞个家宴,到时早点过来。”
  “好的……”
  方晟才应了两个字,于云复已迅速离开,消失在夜幕里。
  “爷爷,刚才爸说的家宴……”方晟还没回味过来。
  于老爷子拍了拍他的肩,意味深长道:“于家所有成员,包括你岳母。”
  方晟蓦地想通,这可不是寻常意义的家宴,而是作为于家女婿,和赵母、赵尧尧、小贝和楚楚在于家全体成员面前亮相,既代表于老爷子和于云复等人的认可,也说明自己被正式接纳。
  联想到白老爷子破例跑到京郊见面,于家则更进一步把自己纳入家族成员,可见顺坝清除恶势力成为仕途最漂亮的一役,基本打通之后的晋升通道。
  晚上搂着小贝与赵尧尧视频,她则抱着呼呼大睡的楚楚,一家四口在视频里相对而笑。
  “你告诉爸下周回来?我还一无所知呢。”方晟道。
  “没有啊,上午他打给我的,要求下周带楚楚回京都,我没多想就答应了。”
  果然如此。
  “爸准备为你举办家宴,所有成员都参加。”
  赵尧尧喜静,当即蹙眉道:“主要让爷爷、爸妈看一下楚楚就行了,干嘛惊动那么多人?”
  方晟提醒道:“这大概是你妈首次以于夫人身份公开露面,算是迟到的肯定啊。”
  “肯定又如何?我并不认同她的做法,”赵尧尧懒洋洋道,吻了吻楚楚脸蛋,道,“其实爸的主要目的在于你。”

  想不到生性疏懒、远离政治的她悟出这一点,方晟不由饶有兴趣问:“怎么看出来的?”
  “他说让你正式认识一下家里人。”
  方晟脑海里顿时浮现于老爷子意味深长的目光,笑了笑,道:“小贝很想妈妈,最好常回京陪陪他。”
  小贝摸了摸屏幕,奶声奶气说:“小贝想妈妈抱。”
  赵尧尧眼泪顿时流下来,低下头好一会儿,温柔地说:“以后妈妈每个月都回家抱小贝,好不好?”
  “好啊好啊,妈妈也抱楚楚,一只手抱一个。”小贝善解人意道。

  一家人通过视频聊了很久,当晚小贝睡得格外香甜,梦里还叫了几声“妈妈”,方晟听得心酸不已。
  第二天上午原想继续到疗养院陪白翎,动身前收到短信说她要到军区总院全面检查,只得作罢。小贝听说爸爸上午有时间雀跃不已,非要他陪着一起去练习打高尔夫,方晟笑着答应了。
  高尔夫训练基地位于京郊南麓山谷之间,阳光明媚,绿草茵茵,到处都是欢快的笑声。躺在遮阳伞下啜着冰凉的果汁,听着悠扬的音乐,看着小贝等一群孩子在教练指导下有模有样挥动球杆,一次次进行基本动作练习,方晟觉得生活也可以这样轻松惬意。
  休闲区大都是象方晟这样年龄的,穿着很随意,都是欧美小众品牌,价格昂贵却很低调;个个气质不凡,脸上挂着懒散的笑容,似乎全身心与周遭环境融为一体。
  “打扰了,请问是方晟先生吗?”

  身边突然冒出个一身西服,戴着墨镜的陌生人。
  方晟知道在这里一身休闲装的是正主,西装墨镜的反而是保镖司机等随从,当下反问:
  陌生人微带歉意道:“如果是方晟先生,我家主人想邀请您过去聊几句。”
  日期:2018-05-01 08: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