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943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武者来说,没有什么语言比动作语言更简单直接了。
  阿帕查唇角撇起一丝狞笑,李牧野亮出来的正是咏春白鹤拳的起手式,这是他熟悉的情景,之前两次的胜利让他再对这个动作时信心大增。他想道:这人或许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李牧野往前迫近了一步,阿帕查立即抬膝,亮肘,双拳挡在面门当胸前,野马蹬地,接弓步近身,硬打硬进,正面冲撞拳肘结合攻向李牧野的当胸面门。
  这人稍有动作,全身便如点了一挂鞭炮似的,噼里啪啦连续作响,这是所谓外家拳也就是筋骨皮练到了极致的表现,打击威力和抗击打能力都已经登峰造极。
  动手前,他先深吸了一口气,鼻孔瞬间放大,将大量空气吸入,瞬间闭住呼吸,整个人气血勃发,脑袋上的头发一根根竖起,打过来的拳头带着强烈的罡风,这一拳显然已经得了拳法锤击的精髓。

  说时迟,那时快。李牧野在一瞬间将他内外动作尽收眼底,阿帕查全身破绽,但又没有哪一处是明显的。他用一往无前的进攻代替了防守,打过来的拳,撞过来的膝,藏在后面好像两颗大象牙的肘统统都是在为同归于尽的杀招做铺垫。
  李牧野轻轻哼了一声,胸腔震荡的瞬间,吸气,含胸,向后上方轻轻跃起,同时伸出手去接他的拳。手与对方拳锋接触的刹那,整个人仿佛被飓风吹的双足离地,飘摇而起,凌空倒翻,竟在一瞬间翻到了阿帕查的头顶上。
  高手格斗中,这是个十分危险的动作,必须是建立在绝对精准的控制之上。不但要对自己的能力有一个百分百的认识,更要对敌人的动向和可能爆发出的速度有绝对正确的认知。稍有偏差,双足离地的情况下,是很难有转圜余地的。
  拳如毒龙钻,刁钻的在阿帕查的头顶百会穴上点了一下。
  阿帕查脖子一涨,青筋乍起,足下踩地,竟入地一寸深,硬是没有摔倒。隐藏的两只手肘亮了出来,整个人猛地向前弯曲,手肘却像两根棍子似的倒着甩向李牧野的双肩。

  李牧野凌空一换腰,跳到了阿帕查的身后,堪堪避过对方势大力沉的肘击。看着屹立不倒的阿帕查,饶是久经大敌的小野哥心中也不禁有些吃惊,这高棉人的抗击打能力未免太强悍了。自己这一拳不下三百斤的力道,打在他的百会重穴上,居然只打了个趔趄。
  天赋这东西真不是说说而已,小野哥想着自己九死一生,刻苦自持,屡有贵人奇遇相助才有今天的程度,但即便是再努力十倍,也不可能练出这样的体魄来,不禁心生慨叹。
  阿帕查一阵头晕目眩,他知道自己不能停下,更不能露怯,所以挨了这一拳后,他立即用双肘还击,同时护住头部,低头亮出筋肉发达的肩背部位。
  他这是丢卒保车,尽量护住要害部位,同时也是对自身的抗击打能力有着绝对的自信。

  李牧野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双手按住阿帕查后背,抠住这厮的肩胛,分筋错骨发力一扯。阿帕查顿时发出痛苦的闷哼,但这家伙的确勇悍非凡,这种绝境下,竟仍斗志不减。连着转了三次身都没办法摆脱后,索性突然向后一倒,用人身最脆弱的后脑去砸向身后的对手未知部位。
  这一下来势凶猛快速,这一靠一撞杀伤力不大,但力气巨大,小野哥想要继续跟着他的运动节奏走,就必须放开阿帕查的双肩。李牧野的十根手指都已经抠进阿帕查的筋肉中,只是这厮的筋肉骨骼太结实,一时半刻的撕扯不开。不过若是时间充裕,等他流血过多肩背锁紧的力量减弱时就能将他双肩撕开了。此时放手,未免可惜。
  一瞬间李牧野心念电转,突然跟着阿帕查一起向后倒下去,双手依然死死抠住他的双肩,血肉顺着手指被挤出来,阿帕查虽是铁汉也禁不住发出痛苦的吼叫。而李牧野却在向后倒地的刹那抬起一条腿顶住了阿帕查的后腰尾闾穴,猛然发力一蹬,与双手形成巨大的反作用力。
  只听一声闷响,阿帕查双肩的筋肉终于跟骨骼分离,与此同时骨骼脱臼,眼看着耷拉下去失去了力量。
  李牧野腰眼叠劲,一下子站起来,双手将阿帕查举过头顶,左手拿住他的脖颈脊柱反射区,右手卡住裤子,抬起膝盖,模仿电影里的动作,猛然将他往膝盖上摔下。
  阿帕查双肩脱臼,筋肉被撕扯成重伤,上半身已经废了,人被举起在空中无着力处,两条腿也发挥不出多大威力。他知道生死就在顷刻,奋力想要挣扎,稍有动作便被李牧野察觉,左手大拇指发力一按他的玉枕穴,登时令他剧痛难忍,力道刹那松懈。小野哥抓住这一瞬间,继续将他摔落在自己膝盖上。
  咯嚓一声!
  阿帕查的脊椎骨被这一下生生拗断了。
  阿帕查的尸体在真意太极道馆的墙外被发现,目击者看到他整个人倒卷着,双肩脱落,浑身浴血,一米九的高大身材硬生生被人打成了一团。死状惨不忍睹,一时间轰动全城。
  警方的验尸报告只写伤情分析就用了十几页纸,归根结底一句话,这个号称本城第一实战高手的高棉拳大师是徒手格斗中被人打死的。
  这么晚了,他跑到真意太极拳馆去做什么?又是什么人出手把他打死的?作为一名袭警杀人的通缉凶犯,早就得到高层授意的警方根本没有替他伸冤的打算,象征性的敲开拳馆的门,随便盘问了几句后便收队了。

  警方不问,武术界的人却不能不猜测,阿帕查的实战第一名家的称号是打出来的,其能力毋庸置疑。在真意太极道馆来到河内前,还没有哪个人敢说能够打赢他,更遑论是打死他。
  阿帕查死的当晚,安意如在招待客人,包括丨警丨察部的那位副部长在内,河内城中许多达官贵人都能作证。其他有嫌疑的人,恶来在拜师阮世雄,白起一直陪在安意如身边。唯一有嫌疑的人大约就是安意如的那个情郎师兄了。
  高棉拳馆因为阿帕查的死,已经没办法在城中立足。关门大吉似乎只剩下时间问题。陈二姐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真意太极道馆虽然不隶属于南海门,但毕竟是华族力量。而且明眼人都知道,真意太极道馆是陈二姐请来的外援。就算不能代表南海门,至少也可以算作是陈二姐一方的人马。
  丢了的面子总算又捡起来了,陈二姐暂时可以松一口气了。但真意太极道馆这边,真正的考验却刚刚开始。
  警方不追问阿帕查的死,有人却不肯放过这件事。

  刚柔流空手道场的阿部勇宽城第二天便闻讯从曼谷赶回河内,当日下午便来到真意太极道馆登门拜访。
  李牧野陪着安意如亲自接待了这位刚柔流实战派高手。
  阿部勇宽城四十出头的样子,身材敦实健壮,据说此人少年时有徒手搏熊生还的记录,脸上有两道深刻明显的疤痕就是那次恶斗中留下的,在琉球被誉为是空手道一代天才。不过现在已经年过四十,体术没有大成境界,内在修养不足,巅峰已过,难免开始走下坡路。
  日期:2018-08-19 08: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