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辈子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第3节

作者: 小哥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夏妈妈被这伶牙俐齿的女儿气到不行。也不跟她废话,只是说:“明天就让顾琛搬出去,你们以后不准见面。”
  “不行!”一听让顾琛搬出去,夏时光瞬间急了。
  上前抓着妈妈的胳膊:“妈,你不能这么不讲道理。这又不是封建社会,我也没干伤风败俗的事情。他从小就喜欢我,你和爸爸也看得见。现在我们都长大了,怎么就不能在一起。”
  “就是不能在一起!你嫁给谁我都不允许你嫁给他!你好好反省,这三天哪都不准去。”夏妈妈说完,甩开夏时光的手,迈步离开房间。
  夏时光站在原地,看着妈妈决然离去的背影,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刚才在楼下被发现的时候她都没觉得委屈,被顾琛说着赶出房间的时候她也没有委屈。她知道这件事是她唐突,顾琛生气是应该的。可妈妈不能把顾琛赶走。

  他已经走了四年了,四年杳无音讯,没有联系。
  如今好不容易回来,夏时光不敢想象接下来四年再没有他的消息,自己该怎么熬过去。
  夏时光跑出房间,下了楼。
  客厅里,只有爸爸妈妈坐在沙发上,已经不见顾琛的身影。
  顾琛的房门紧闭,夏时光站在门口,拍打着房门:“顾琛,你开门。顾琛!”
  夏妈妈过来,抓着夏时光的胳膊,低声道:“还不嫌丢人?上楼去。”
  夏时光不理会,继续拍门:“顾琛,顾琛你出来,我有话对你说。”
  房门被人打开,夏时光的眼泪被硬生生憋了回去。她红着眼睛,却挂着笑。
  当她看到顾琛手里拉着的旅行箱时,夏时光不再淡定。

  她抓着顾琛的胳膊,随后被甩开。
  顾琛拖着行李箱往外走,夏时光紧抓着行李箱的扶手不放。
  她语气放的很软,没了任何脾气:“不要走,顾琛,对不起,是我的错,你不要走好不好。”
  顾琛不说话,也不去看她。
  夏时光转头望着妈妈,求饶:“妈,我错了,我再也不胡闹了,你不要让他走好不好?他已经四年没理我了,我已经四年没有见到他了。妈……爸,爸,我求求你。”
  门外司机已经把车子开了出来,远光灯映照在客厅里面。
  夏时光松了手。
  顾琛拉着行李箱离开,自始至终,没有再跟夏时光说一句话。
  这个夜晚很漫长,漫长到夏时光把她和顾琛这些年的点点滴滴全部回忆了一遍。
  同样觉得漫长的,还有隔壁房间的夏家父母。
  夏妈妈坐在床上,眼睛哭的有些肿。夏明奕帮她洗了个毛巾,递给她敷一敷。
  “你说好端端的孩子,怎么做出这种事儿。简直太气人了。”夏妈妈接过毛巾,刚刚止住的眼泪,又冒了出来。
  夏明奕急忙上前,坐在床边安抚:“你就别哭了,本来眼睛就不好。”

  “这样下去不行,时光那孩子倔,今天顾琛走了,她肯定不会这么乖乖听话的。”夏妈妈思虑片刻,对夏明奕说:“老江家前几天不是找你问时光的婚事么?我记得老江家那孩子跟时光是同一个学校的,不是当兵刚回来么。应该还不错。”
  夏明奕有些迟疑:“可时光才十八岁。”
  “十八岁,得亏是十八岁。”提起这一茬,夏妈妈就生气:“她现在要是二十八岁,咱们家就要被她翻过来了。”
  夏明奕没再说话。
  夏妈妈又道:“她不是想谈恋爱,想结婚么。咱们给她找。”
  次日,夏爸爸去敲夏时光的门,叫她吃饭。夏时光蒙在被子里理都不理。
  中午夏妈妈上来敲门,夏时光还是不理会。
  到了晚上,夜幕降临。房门响起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夏时光心里抵触,不想看到这两个人,蒙进被子里,把自己整个人藏起来。
  进来的人,不是爸爸和妈妈,而是夏时光最好的朋友,也是中学六年的同班同学——乔巧。
  “时光。”乔巧坐在床边,轻轻去掀夏时光的被子。
  夏时光探出脑袋,见房间里只有乔巧一个人,她的精神松懈下来。

  “你怎么来了。”夏时光从床上坐起身来。
  “昨天我生日蛋糕都没陪我切,就这么一个人窝家里睡懒觉呢。”乔巧说话间,看着夏时光脸色不太对劲:“你脸怎么这么红。”
  “没事。”夏时光拢了拢自己的短发,靠在床头坐着。
  乔巧伸手去摸夏时光的额头,随即皱起眉:“你发烧了。”
  “没有,我在被子里捂的。”夏时光吸了吸鼻子。
  “你明明发烧了,我爸妈都是医生,这点常识我还是能分辨的。”乔巧起身,准备去叫夏家父母。却被夏时光拉住。
  “别去,我不想看见他们。”

  乔巧转身望着夏时光:“时光,别耍脾气,你现在生病了,又一天没吃饭,不能拖。听话,让叔叔阿姨去找医生。”
  “我不想看医生,也没必要看医生。又不是要死了,担心什么。”夏时光抓着乔巧的手,说的话有些丧气。
  乔巧叹了口气,又回到夏时光身旁坐着。
  “我知道你生气,可身体是你自己的。把自己累垮了,怎么见顾琛?”

  听到那个男人的名字,夏时光撇开脸:“不要提他。”
  “而且,你去看医生的话,还可以让顾琛有个理由来看你。”乔巧还是自顾自的说着。
  听到这句话,夏时光转过头来,若有所思。
  “我去告诉叔叔和阿姨,然后你吃点东西,好不好?”乔巧见夏时光动容,她从床边起身。
  夏时光说:“你去告诉他们我生病了,但是我不吃东西,没胃口。”
  “你该不是怕吃了东西感冒会好了,顾琛就又不理你了吧?”
  “我还没傻到自残,我是真的吃不下,嘴里发苦。”
  一家人把夏时光送去医院打点滴,夏妈妈还在生气,送夏时光进了临时病房就出去了。
  乔巧为夏时光交费取药。床边只剩下夏明奕。

  “时光,我和你妈妈也是为你好。”
  “谢谢你们,恩重如山。”夏时光看也不看爸爸一眼。她眼睛时不时的看向手机。
  从家里出门前,她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动态,说自己头昏脑涨,还晒了体温计上的三十八度八。时间过去这么久了,顾琛应该看到了才对。怎么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夏明奕看着女儿,叹了口气:“顾琛不是我们赶走的,是他自己要走的。”
  “有什么区别么?”夏时光转过头,终于正眼瞧自己的父亲:“我们做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了么?我明明说了他什么都不知道,醉的像一滩烂泥,你们还把锅丢给他。是谁谁都委屈吧。”
  “可这事本来就是你的不对。”夏明奕对女儿的态度很不满意。他向来宠她,没想到宠成这样不懂事。
  “老夏,做人要讲点道理。我怎么就不对了?我是抢人家老公了,还是违法犯罪了。你不会也用妈妈那一套来说我吧。顾琛不是我的哥哥,我们之间没必要遵守那些伦理道德。”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你知不知道你妈妈有多难过,昨天晚上哭的眼睛都冒血丝,今天一整天跟你一样滴水未进!”夏明奕气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