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1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睡了没一会儿,被子里就小心翼翼的挤进来一个小小的身子.摸摸脑袋,短短的头发茬儿扎手,是宋小纯。他放心了,眼睛都不睁,抱着这个黏自己最厉害的孩子继续睡。
  不知过了多久,他迷迷糊糊的感觉怀里又多了一个,赶紧再摸摸头,是马尾辫,不是麻花辫,顿时又松了口气,是小月,不是梁二丫。
  心里一声苦笑,在自己家睡觉都睡的心惊胆战,还没办法解决,上哪儿说理去?
  这个念头刚刚才冒出来不久,门帘子又被人掀了起来,他眼睛睁开一条缝瞅瞅,发现是贺兰艳敏。
  这大姑娘咬着手指头站在床边,眼睛里满是艳羡,可萧晋一边一个小丫头,怀里显然没地方了,除非趴在他的身上。

  姑娘的表情变得跃跃欲试起来,萧晋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如果真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他自然不会介意,可贺兰艳敏的实际年龄已经超过二十岁了,身体如今也恢复的差不多,虽然相比这个年龄段的普通女孩子还显得比较瘦小,但也比小纯和小月大多了。
  把她抱在身上睡觉,就算心里不会有什么想法,也非常的不合适。
  算了,这还睡啥?起来陪她们玩一下午也不错。
  就在他打算睁开眼的时候,小月忽然掀开被子低低的开口说:“敏敏,快上来,我里面还有地方,轻一点,不要吵醒爹爹。”
  贺兰艳敏开心的轻手轻脚上了床,在小月的背后躺下,枕着萧晋的手臂,连带着小月一起抱着,闭眼睡去。
  萧晋发了一会儿呆,淡淡一笑,就放宽心神,很快也睡着了。
  这一睡,就睡到了天黑吃晚饭。
  期间,周沛芹和梁玉香进来看了一会儿,离开的时候眼眶都红红的。
  她们知道,自己的男人虽然在家里总是嘻嘻哈哈的没个正形,但在外面拼搏哪有轻轻松松的?他一定很累,只是不想说出来让她们担心而已。
  丁夏山很不满,大好的年华,大好的时光,就算不去钻研华医,研究研究药材的配伍也是好的呀,居然浪费在睡觉上,实在是不当人子。
  看看两个脸上满是疼惜与难过的孙媳妇,她就恨铁不成钢地说:“你们呀!就是太惯着他了,男人本就应该趁着自己年龄和精神都最旺盛的时期努力向上,况且他的野心还不小,志向远大,不艰辛付出,又怎么可能会有收获?
  奶奶知道你们都是难得的好媳妇儿,那在家里让他过得舒服一点也就是了,这么由着他的性子胡来可不行。”
  梁玉香性子外刚内软,别看平日里说话做事风风火火的,其实却是那种受了委屈也只会埋在心里的传统小媳妇儿,因此,哪怕已经得到了老太太的认可,也是小心翼翼唯唯诺诺的,哪里还敢反驳?
  周沛芹与她正好相反,外表看上去柔柔弱弱的,遇到困难却不会一味的逆来顺受,虽然还不到敢奋起反抗强权的地步,但坚强的心足以让她承受一切苦痛。
  这从丈夫失踪,她可以独自一人带着小月生活八年,而梁玉香一离婚就选择自杀上就表现的清清楚楚了。
  “奶奶说的是,但您先别生气。”扶着老太太在椅子上坐下,周沛芹说,“萧是个什么样的性子,您也很清楚。
  媳妇儿不知道他在来囚龙村之前过的日子是什么样,但肯定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没跑,在那样的环境之下依然还能拥有那么厉害的本事,可见他并不是一个完全不知轻重的懒汉。他很清楚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事情,而且也一定能做的很好,媳妇儿从来都不怀疑这一点。
  另外,您是长辈,无论怎么希望和督促他上进都是应当应分的,可媳妇儿只是他的婆娘,心里最大的愿望就是他能平安喜乐无忧无虑的活着,只要他心里装着这个家,哪怕真是个一天到晚都赖在床上的懒汉,媳妇儿也心甘情愿的伺候他。
  媳妇儿是个乡下女人,没上过学,也不懂什么大道理,说句会让您生气的话:在很多时候,我都盼望着他能放下心里的那团火,不再动不动就往山外跑,也不跟那些听起来就很可怕的人斗,就待在家里,教教书,种种草药,就算日子过得清贫,心也是安定的。”
  一番话说的丁夏山眼睛也红了。如果当年自己和丈夫也及时熄灭了心里的那团火,现在的生活一定会是另外一番景象,相携一生,儿孙满堂!
  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酸楚,她拍拍周沛芹的手背,叹息着说:“你们都是好孩子,小晋能遇到你们,是他的福气。只是啊,这世间的事情总是需要有人去做的,能力就代表着责任,如果人人都把心里的火灭了,这个世界永远都只会原地踏步。
  你们的男人拥有满腹才华,手段智慧一样不缺,只要他愿意,世间的巅峰于他而言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就是最后想摸一摸天都是有可能的。
  你们疼他爱他,不愿意他吃苦受累,这没有错,可你们真的舍得他就这么浪费掉一身登天的本事,一辈子都呆在这个小山村里做个农家翁吗?当你们老了,坐在一起回忆这一生的时候,真的不会因为这个时候的放弃而后悔么?
  平安喜乐,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因为它从来都不是通过知难而退的方式获得的,只有披荆斩棘、苦尽甘来的滋味,才是真正的幸福啊!
  一觉醒来,神清气爽,再来一碗小米粥配几碟小咸菜,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是舒坦的,给个神仙都不换。
  手机又响了起来,萧晋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下午睡觉前,他特意把手机调成了静音,睡醒之后一瞅,好家伙,足足十一个未接,全是马建新打来的。
  不用猜就知道是因为什么。金景山那么传统的人,清明节肯定会回家祭祖,而只要他一回去,就一定能发现金家的变化。
  这些天,陆熙柔在金和顺的帮助下已经将金家核心边缘的主要人物一网打尽,价值上亿的利益一摆出来,那些长期眼红金景山兄弟的金家人几乎是立刻就选择了背叛。
  他们原本就都没什么本事,自然也没什么眼光,平日里只能守着几个铺面过活,虽然比起一般老百姓要富裕的多,但谁又会嫌钱烧手呢?
  金景山太贪心了。如果他只是一个一心想要在仕途有所成就的人,那萧晋拿他还真没有太多的办法,可他偏偏野心不小,想要凭借自己的地位变化把家族也打造成一方势力,这也就给了萧晋可趁之机。
  要是他能壮士断腕,彻底舍弃金家,专心用行政力量对付萧晋,不管是输是赢,最后的结果一定不会坏到哪儿去。
  只可惜,他对萧晋一点都不了解,知己不知彼之下,仍然奢望着重新挽回金家的局面,就只能捏着鼻子服输,降尊纡贵的来找萧晋和谈,最起码也要弄清楚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在兴风作浪才行。
  日期:2018-03-14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