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942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阮世雄介绍说,南洋地区有很多公开的格斗比赛,什么泰王杯,什么南亚冠军赛,以及跟国际上一些格斗组织一起搞的各种级别的格斗比赛,看着十分热闹,其实只要选手戴上了拳套,被规矩限制的比赛都是表演性质的,很容易被搏彩业操控。而真正具有权威性和至高无上的荣誉意义的赛事只有两个。
  印尼人办的猛虎杯无差别格斗赛和泰国王室巨亨也白龙搞的泰王无差别斗神赛。
  这两项比赛都不对外直播,也绝不会卖票给无关平民观看。每年在泰国海上一座属于私人的岛屿上举行。只有各个地区最强的格斗高手,签订了生死合约和保密协议后才有机会参加。
  其中猛虎杯的参赛选手都至少要有军警两届的正式身份,而且比赛过程中可以打伤致残,但原则上不允许杀人,如果下手过重,导致出了人命,参赛选手将永远取消参赛资格。这个赛事是在每年的二月份举行,今年已经举办过了。冠军是一个叫苏巴拉的印尼丨警丨察。
  真正最让武术界看重的还是两年一届的泰王无差别斗神赛。
  因为有很多富商巨贾,政界军界的强人关注,让这项赛事真正成了一条通天之路。如果某人能够在这项赛事中脱颖而出,哪怕不赢得最后的巨额奖金,也至少能为他所在的师门赢得一份稳定的赞助合同。
  五十二岁的泰拳大宗师乃彭杀已经是连续十届的冠军,死在他手底下的宗师级别人物都早已不计其数,因此又被尊为虎斗神。曾经击败过寒军的乃通门泰拳高手杀龙霸就是他的亲传弟子。阿帕查的老师,高棉拳大师喜怒比曾经在这项赛事中五次进入决赛,五次败在乃彭杀的手下。最近两届比赛许是因为年纪大了,已经没有再参赛了。
  李牧野有一点好奇,黄永昊是否参加过这个什么斗神赛。陈二姐告诉他,二十年前,乃彭杀第一次夺魁前的卫冕冠军就是黄永昊。而当年乃彭杀首次夺魁,正是因为黄永昊突然放弃了比赛,并且从那时候起再没有参加过这项赛事。
  这项赛事有一套严格的选拔制度,除了必要的资质,以及签订一些法律方面的协议外,务必是本地区排名前五的道场才有资格派出选手参与外围选拔赛。
  河内城中,散手实战派越武道排名第一不可撼动,传统越武道位列第二,排名第三的是东瀛人阿部勇宽城的刚柔流空手道馆,以上三家的弟子人数都在千人以上。而排在第四的则是泰拳乃通门的道场,馆长黄明河是本地华族人。过去南海门的白鹤拳馆排在第五位,而自从高棉拳师阿帕查在东瀛人的支持下来到河内,白鹤拳馆连吃两场败仗,排名直接跌出了前十。
  现在位列第五的拳馆正是阿帕查的高棉拳馆。
  阿帕查最近出事了,正在被严格通缉,但是这并不影响高棉拳馆在本地武术界的地位。只要阿帕查还没被警方抓住弄死,或者被其他拳师击败,他就始终还是外围资格赛当仁不让的人选。

  如果警方在那天早上直接击毙或者逮捕了阿帕查,那么李牧野的坏主意无疑是成功的。而现在,阿帕查在逃,高棉拳馆还握着原本属于白鹤拳的名额,对于实力雄厚的南海门来说,着实是一件令人尴尬的事情。
  陈二姐的压力有点大,如果还不能把这个阿帕查挖出来,打死或者击败,也许在今年的斗神赛结束后,紫云黄氏就会提出来罢免她南海门长老会会首的位置。
  李牧野知道亲妈的心思,她多年来苦心经营,一直志在推动南海周边国家向共和国的方向倾斜,并且已经完成了许多布局准备,如果这个时候失去南海门内部的权柄,就会导致许多之前定好的事情都有可能出现变故。这是陈二姐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自然也是小野哥绝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真意太极道馆挂牌成立的当天,白起就以真意太极道馆顶门大弟子的身份直接跑到了河内城中的高棉拳馆去踢馆。李牧野的意思是,你阿帕查不是要藏吗?找不出来就打到你自己滚出来。
  小白起在特调办这一年多当中历经磨难,可谓是进步神速,体术大成后,绝对力量甚至还在小野哥之上。正是小马乍行嫌路窄,大鹏展翅恨天低。恨不得有机会能跟天下间的顶尖高手切磋一番。
  可惜此刻的高棉拳馆却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当日被他亲手打死的乾昆就是阿帕查之下最强的一个了。其他人更加不堪一击,上午九点钟登门,十点钟的时候,高棉拳馆内已经没有能站着的学员和教练了。

  百无聊赖的白起丢下一句狠话,让他们带给阿帕查后就转身走了。
  当晚,安意如在道场前院盛排筵宴,招待河内城中武术界和安知远故意叫来壮大声势的各方来宾。
  阮世雄专门组织了河内城中武术界的徒子徒孙和一些老朋友前来捧场,也是在这一天,恶来正式舞狮采青,给阮世雄敬茶,拜入到传统越武道的门下。两家结成通门之交。
  建筑东南角的碉楼上,陈二姐坐在椅子上,看着外面漆黑的树丛和沟渠,对恭谨站在身后的李牧野说道:“傻儿子,你说这阿帕查今晚能一定来吗?”
  李牧野转脸看了看灯火通明,推杯换盏热闹非凡的院子,道:“这个人练武成痴,性如烈火,上午我派小白起去高棉拳馆闹腾那一场必定已经把他激怒了,如果他要报复,再没有比今晚更合适的时机了。”
  “你看来是准备要亲自出手对付他了?”陈二姐轻轻捋着老猫魁斗的尾巴,目光深邃的看着黑夜深处。

  “其他人怕没有把握,如果再让他逃了,就很难再有下一次机会……”李牧野忽然一皱眉,道:“嘘,那边有人在悄悄接近,应该是他已经到了。”
  阿帕查站在院墙外的暗影中,以一种惊悚畏惧的心态去感知着身后那个人的位置,这时他脑子里想起了老师喜怒比经常说的一句话:格斗士可以被对手击败很多次,但绝不能被自己击败。一瞬间,他忽然间为自己的胆怯感到羞耻。然后鼓起全部勇气和斗志,猛然转身,怒目看向身后人。
  李牧野清晰的察觉到了前面这个对手的情绪变化。小野哥不得不承认,有的人是天生的斗士,任凭多大的精神压力下,都始终能保持旺盛的斗志。本打算凭着敏捷的身手和高深的精神修养先把他的斗志压下去,令其未战先怯,却不料这大个子怪胎勇悍绝伦,忽然间又恢复了斗志。
  这时候如果用枪解决他,其实是易如反掌的。但李牧野并不打算这么干,因为那样的话尸体上会留下弹痕。而这个人如果死在这个院子外,就必须是被徒手格斗的方式打死的。
  阿帕查忽然鼓足勇气转身,这一次李牧野没有选择如影随形,而是站在那里跟他来了个面对面的接触。
  他用高棉语说了一句话,李牧野当然听不懂,料想他是在问自己是什么人。彼此语言不通,没什么好说的。
  李牧野想起最近一部挺火的格斗电影,学着里边的一代宗师摆了个拳架子。
  日期:2018-08-18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