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6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紧踩刹车,猛打方向盘,车子失去平衡后腾空而起,在空中转了两圈后重重坠地,发出粗哑难听的声音滑行三十多米,“轰”,油箱爆炸,火光冲天!

  蔡右铭连同他爱人、儿子儿媳以及孙子一家五口当场死亡。
  消息传到吴维师家,他不禁老泪纵横,喃喃道右铭啊右铭,我们这些人固然该死,不能把家人绑到一起陪命啊,他们是无辜的!
  吴维师告诉家人要整理辩护材料,睡觉前不准打扰,然后独自进了书房,反锁好门,呆呆出了会儿神,从抽屉里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安眠药,狠了狠心,将整瓶药片和着水吞下去!
  吴维师老伴和女儿虽坐在客厅看电视,其实哪看得下去,厉剑锋出逃、蔡右铭全家死亡的消息早已从四面八方传来。吴维师不堪其扰早把手机关了,很多人便打电话给他老伴,或打住宅电话,母女俩一怒之下也关掉手机、拔掉电话线。
  大厦将倾,独木难支。
  别说吴维师等人的亲信,整个顺坝都清楚这回陈范俞三个帮派以及它们的代言人都完了。
  要说这位县委书记果真是心狠手辣的人物,将人家逼到绝路了还不肯放一马,硬生生把一家五口送上西天!
  然而若非有这种手段和心机,保不准方晟的下场也跟前三任县委书记一样,这本来就是你死我活的较量,来不得半点菩萨心肠。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眼看吴维师进书房已经一个多小时,一点动静都没有。老伴有点担心,轻轻敲门,里面没有反应。女儿脸色唰地变了,从工具间找来锤子用力将锁砸开,推门一看吴维师伏在书桌上纹丝不动!
  吴维师被送到医院抢救的时候,清树市纪委领导刚刚赶到顺坝,与方晟见面后决定住一宿,看抢救情况再说。
  幸好由于老伴发现得早,经过洗胃等紧急处理,吴维师暂时脱离生命危险,送到重症室24小时监护。因为吴维师是仅存的活口,方晟部署武警在病房周围严密看守,防止三个帮派尤其俞家帮狗急跳墙!
  夜间果然不时有小股力量潜入医院骚扰,甚至有人试图切断总电源。武警队员们牢牢把守各处要害,大批便衣分布在医院周围,此外叶韵也悄悄从雾都镇返回,鬼魅般在黑暗中反袭击,骚扰者接近受挫,在付出七八个人断腿断胳臂,两人被打成重伤的代价后,不敢再露面。
  当晚,顺坝很多人彻夜难眠。

  从吴维师被送进医院到凌晨五点多钟,企图开车出逃的正府官员、企业老板大约有二十多人,悉数在通往清树的山路入口被鱼小婷拦截,随即移交纪委。
  这段时间里,还有九名正府官员自杀,有的跳楼,有的上吊,有的服安眠药,仅有两人被抢救过来;另有三名正府官员、两名企业老板逃入深山老林,下落不明。
  整个县委楼灯火通明,成为应急处理指挥部,不断有新情况报到方晟案头,不断发出最新指示,所有部门、所有人都处于高速运转状态。
  东方微明,晨晖初现之际,方晟手机响起,里面传来于道明的声音:
  “军区已展开行动,做好抢救、环境整治等善后工作!”
  方晟心一震,响亮地应道:“是!”他随即打电话给鱼小婷,询问道,“昨晚可有军车入境?”

  “共有十二辆,”鱼小婷道,“双江军区的,有特别通行证。”
  站到走廊间,远处隐约掠过几架军绿色直升飞机。方晟喜悦地深深吸了口清新的空气,暗自想道:
  顺坝的春天真的来临了!
  方晟认为制约顺坝经济发展最大的瓶颈就是交通问题,山里七个乡镇到县城只有一条山路,县城到清树也只有一条山路,几乎是三天一小堵,五天一大堵。平时车流量小的时候,若无交通事故还算顺当,从周末到周日晚则是固定堵塞日,有时车流一直排七八公里,一个多小时车程往往三四个小时都走不完。

  方晟提出从现在起要修三条路,一是县城到清树的主干道拓宽工程,计划从目前三车道拓宽至六车道;二是取缔城北小商品市场,重启城北到成陵山的进山公路;三是拓宽城区到瑶山的进山公路,至于丘烛山由于位置相对偏僻且只有一个乡镇,目前不予考虑。
  修路计划直接提交给爱妮娅,她立即找来分管交通建设项目的牛副主任,和颜悦色说顺坝重启城北到成陵山进山公路,由于前期已经立项批准,只需送个报告就行了吧?
  牛副主任说当然,已批准的项目三年内有效嘛。
  爱妮娅又说顺坝多年来受交通因素制约,经济迟迟无法发展,它是贫困县,又是革命老区,前期打击恶势力又费了很大周折,我们要从政策和资金上给予关心和扶持啊。
  牛副主任眨巴着眼睛,心里透亮。关于爱妮娅与方晟的关系,早从她在怡冠投资公司做助理时有隐隐有传闻,虽说未必有私情,但她对方晟的欣赏和偏袒显而易见。俗话说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做到牛副主任这个地步,很清楚应该怎么做。

  “爱主任,关于顺坝修路的问题我是这样考虑的,”他严肃地说,“纵观双江各市县,象顺坝这样自古华山一条道的现象绝无仅有,根子还是之前我们关心不够,支持力度不大,为此我认为应该特事特办,拨出专项资金加大顺坝的交通投入,而且这事儿不能跟清树市捆绑,人家财政也吃紧,一碗水还得端平,所以由发改委全额拨款直接打给顺坝,具体实施就委托怡冠公司,您看如何?”
  爱妮娅不置可否,淡淡道:“成立专项资金……回头你列个报告到党组会上会办一下,就金额、操作方式等等征求大家意见。”
  “好,我马上去办。”
  本来是爱妮娅的想法,这样一来变成牛副主任主动操办,还要集体研究,不过党组成员谁不知道她和方晟的关系?所谓会办就是共同承担责任罢了。这就是领导的艺术。
  特事特办项目优先级反而高于正常手续项目,当天下午牛副主任把报告交给爱妮娅后,她立即让办公室通知党组成员第二天中午会办,并强调时间不会太长。省发改委副主任们通常忙得连轴转,工作日时间被各种各样的会议切割得七零八落,临时召集开会起码得提前一周甚至十天,象这样的情况非常少见。然而当党组成员们边暗中腹诽边坐到会议室,拿到讨论议题时顿时豁然开朗,均饶有兴味地打量牛副主任,暗想这个马屁拍得真是高明,佩服佩服!众目睽睽下牛副主任说不出的窘迫,暗骂道我招谁惹谁了,非拿我当出头鸟,真见鬼!

  会办结果自然是全票通过,党组成员们还很关切地提醒牛副主任要抓紧时间把资金拨到位,尽量赶在寒冬到来前开工。牛副主任看着同僚们促狭的目光,唯唯诺诺,一迭声答应下来。
  日期:2018-04-30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