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因缘人》
第46节

作者: Gerui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呆子尖叫了一声,不复一开始憨厚的声音,声波刺耳的很,让我有些晃神。
  我的雷电就这么持续对他轰击,过了大概有一分钟左右,我的神力实在无法支撑我继续召唤雷霆,毕竟我的神力都是由谢必安暂时灌注的,恢复的十分缓慢。
  雷电渐渐消散,我也可以看见那个呆子的模样了,原本细皮嫩肉的胖子已经被我劈成了一块焦炭,只是我还来不及高兴,那快焦炭竟然动弹了起来,身上抖落下黑色的炭灰,依稀可见白色的肉,过了一会那呆子竟然将所有炭灰都抖落下来!

  除了脸色变得比原来更苍白了一些,他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经此一击以后,他的耐心也被消磨干净了,竟然小跑起来,庞大的身躯眼看就要来到我的面前,而谢必安此时却依旧被那些厉鬼缠住。
  原本那些厉鬼就快要支撑不住了,可是那个老头的加入让他们焕发了生机,他们也渐渐从苦苦支撑变成了势均力敌,谢必安再强暂时也没办法脱身来救我。
  我只得看着那个呆子的一双大手向我抓来,可是无论用什么法门也不过是阻拦片刻就被皮糙肉厚的他所化解。
  “大人!接剑!”就在他快要将我抓起来的时候,我眼前突然白光一闪,一道长虹划过!
  “啊啊啊!”这回胖子的叫声就不再是刚才被我雷劈时候的了,更像是杀猪一样,低下头看着在我脚跟打滚嚎个不停的呆子,他的双手竟然都不见了!一整截被不知什么锋利的东西整齐的隔断。
  转过头,却看见一个长着人身马面的人带着许多面色苍白但是看上去孔武有力的人,山神就在他的身边跟着,显然他就是刚才切断这个呆子双手的人,想起来谢必安说了已经叫了马面前来支援,想来这个人身马面的人就是与黑白无常一样出名的牛头马面中的马面了!
  刚才那道长虹划过我的眼前,切断了那个呆子的双手,随即飞向了与群鬼缠斗的谢必安,只见他抬手一挥,长虹入手,舞动起剑来,原本还能与他势均力敌的厉鬼们们顿时落入下风,直到有一个厉鬼被斩杀在剑下,谢必安的压力变得更小,厉鬼们渐渐慌乱起来,又被他捉到机会斩杀了几个。
  被他手中利剑斩杀的厉鬼自然是逃不过魂飞魄散的命运,那个老头见大事不妙,竟然想要独自脱身,不曾想却被马面挡住了,等到谢必安将剩余厉鬼尽数斩杀以后,一柄长剑也架在了这个老头的脖子上!
  原本还以为这个老头怎么也是个枭雄之类的人物,没想到竟然是个银枪蜡样头,立马开始求饶起来。
  “别杀我!别杀我!是小人昏了神智,这才想要与无常大人……”我们见那些厉鬼死的死,被冻住的依旧不得动弹,这个老头也开始求饶,都有些放松了警惕,只是没想到这个老头的话还没讲完,突然就和刚才那些厉鬼一样消散不见了!
  我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看错,谢必安明明还没动手啊!
  再看谢必安和马面却是面沉如水,望着我们刚来的那个隧道口,却只见里面竟然走出一个人影来。
  “没用的人,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牛头?你怎在这里?”
  王家的那个老头突然魂飞魄散,我们都惊讶地看着那一缕缕飘散的灰烟,这时我们来时的隧道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看清这个人以后,再和旁边的马面一对比,我就知道这个人一定就是牛头了,马面的问话也证实了我的猜想。
  只是不知道这牛头为什么要出手让那老头魂魄消散,他们的领导都还没发话呢,他们怎么能先动手。
  “哈哈!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这些厉鬼都是范大人的手下,我替范大人暂执监督之权有什么错吗?”牛头却是一副理所淡然的样子,而且对谢必安没有半点应有的恭敬。
  我大概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原来地府也有权利斗争啊,这黑白无常斗得这么厉害吗?各自的手下都已经撕破了脸皮了。
  “她种魂做什么?”谢必安开口了,直接问到了我也很好奇的一个问题。
  牛头摇了摇他那硕大的头颅,脑袋上的两根牛角居然也跟着晃动了两下,看起来好像马上要掉下来一样。

  “没有范大人的允许,下官不能透露半分,还望大人见谅。”
  “你别忘了,大人现在兼黑白无常二职,你也是大人的手下!”谢必安能暂时容得牛头的放肆,但是马面可容不得,指着牛头的脸大声怒喝。
  不过牛头却丝毫不以为意,看着马面不屑地笑了笑:“怎么?要来比划比划?”
  牛头倒也精明,自己毕竟是无常的手下,从法理上是说不通的,此时转移话题才是最好的选择,而马面若是不敢应战,在场这么多鬼差,他以后就永远在其他鬼差眼里比自己低了一头,毕竟这些鬼差可没高层人物那么多道道。
  果然被牛头这么一说,马面的脸色变得有些阴郁起来,又不得不向前走了一步,显然是要应战了。

  “你们回去吧!”谢必安轻轻抬手挡住了牛头,将那些鬼差挥散,又转过头看向牛头,神情冷峻。
  “那些人魂我带走了!”
  “不可!”谢必安为了大局考虑已经让了一步,但是牛头却仍旧不愿相让。
  谢必安的表情更加严峻起来,寒潮再次降临,不过这一回就持续了片刻就消退了。
  “我们只选一个人魂带走!”
  我惊讶地看着谢必安,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般退让,他这么强势的一个人,竟然对自己的手下如此忍让。

  牛头沉吟了一会,似乎也觉得太过强势也不好,微笑着点了点头:“大人如此体谅下官,下官要是还不答应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大人尽管从那些人魂里面选一个带走。”
  谢必安点了点头,表情依然冰冷,也不再理会牛头,率先向隧道走去,越过牛头身边的时候,牛头倒是向他鞠了一个躬,不过只是惺惺作态罢了,谢必安看都不看他一眼就走了过去。
  谢必安走后,我将晷斌全抱了起来,还别说这个臭道士看上去瘦的跟竹竿似的,入手真是重的很,幸好我现在还有些神力支撑着,虽然吃力,不过勉强还能抱得动他。
  经过牛头的时候,他才刚抬起头来,饱含深意地看了我一眼,不过我也没在意,我现在只担心晷斌全的伤势,幸好那些厉鬼为了抽取晷斌全的人魂,给他做了一些救护措施,不过也是粗糙的很,我还是得赶紧给他上药才行。
  出了地洞,我们又来到了那些厉鬼种魂的地方,可是看着眼前的这么多人魂,我又泛起了同情心。

  “真的不能全部都带走吗?”
  谢必安摇了摇头:“其实就算我们带走了其他魂魄也没有用,因为如果这些人魂不能在三天内回到身体里面,就会消散在这天地之间,我们反而是害了他们。”
  “那为什么种在这里就没事呢?”我不解地看着这种魂的土地,看上去也没什么奇特的地方啊,不过是一块沙土地,也不肥沃,看上去比山下的田地要差许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