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73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前两天阿梅饭馆举行了庆功宴,特地把陈二狗那一窝的牲口都拉过去,老板亲自下厨做了一桌饭菜,身为主角的李唯没怎么说话,她跟王虎剩这伙人本来没共同语言,低头忙着捣鼓那只作为奖励的手机,眼角眉梢都是春意,王虎剩这一帮粗人瞧不出门道,陈二狗看出来了,这妮子八成是初恋了,对象不出意外是李晟嘴里的小白脸,陈二狗也没像吃到酸葡萄一样给膈应到,只是挺好那小白脸长啥样。

  陈二狗玩遍了复合弓后便开始玩反曲弓,玩到最后竟然觉着还是国的传统弓来得有趣,在他看来作为人手和人眼的延伸,源于西方的复合和反曲已被添加大量技术性装置,使得弓箭本身成为了一部精密咬合的机器,但正因为太精准太现代化,让陈二狗这种玩惯了传统土弓的土老帽有了种本末倒置的错觉,不是人在玩弓,而是弓在玩人,于是他彻底打消了给富贵买一架复合弓的念头,因为富贵肯定不会喜欢,扛惯了牛角弓的富贵一定会嗤之以鼻,怪不得那次狩猎行程没见富贵多瞧那群二世祖手里的弓箭,起那架堪称惊世骇俗的巨幅牛角弓,哪怕是100多磅的反曲弓也相形见绌。

  小梅和教练都觉得陈二狗的手指扣弦很不同寻常,不是那种食指指和无名指相并同时勾弦,而是拇指勾弦,拉弓后食指指压住拇指,从内侧看如同一只孔雀眼睛,据说在正式赛拿过不少奖牌的箭馆头号教练告诉小梅那叫蒙古式,对拇指伤害很大。
  陈二狗射完一打弓箭后笑道:“你们的术语叫蒙古式,富贵叫那凤眼扣弦,是很伤拇指,所以我爷爷给了富贵他一枚玉扳指,要不然拉满一张那么大的牛角弓,谁的手指都受不了。牛角弓要想大,得搜罗到好的牛角,富贵那架弓的两根水牛角足足有八十公分长,那长度,不是千里挑一,根本是万挑一,听我爷爷说是当年一个老人家寻找了六七年才在江浙一带用两担子大米换到的。”
  陈二狗突然感觉到背后凉飕飕,像被大山里的畜生给盯了,猛然转过头,看到一张笑容狰狞的漂亮脸蛋,那张很女性化脸蛋的主人手里正拿有一架80多磅的反曲弓,拉弓勾弦,那根尖锐犀利的碳铝复合箭正指向他。
  熊子。
  张兮兮嘴的人妖。
  陈二狗真没想到这家伙能找门,他的确小觑了一个海大纨绔的能量。这个很有出息的公子哥带来六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没西装革履加墨镜那种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混黑的保镖装束,穿得随性,但个个结实彪悍,两个堵在门口,两个守在窗户边,两个站在熊子背后,似乎不想留给陈二狗一条生路。
  “跟你打个赌,赢了你能站着走出去,输了得横着抬出去。箭筒里总共12根箭,你跑我射,射完为止,你要能全部躲开算你本事,M2酒吧那笔帐一笔勾销,我当没发生过,要是输了你也别怨我心狠手辣,被射后12个钟头之内我不会让你找到医院,至于最后是死是活不关我的事情。”
  熊子狞笑道:“当然,你可以选择不赌,不过你还得躺着出去,反正我这几个兄弟不能白来,手脚都痒了,你不是很能打吗,让我们打个够,我要连本带利加息一起打回来,你别以为我在吓唬你,我这人没啥缺点,是说话实在,说一是一说二是二。”
  熊子在打架方面的变态显然在小梅心留下了深刻的阴影,下意识后退了两步,那教练早退到角落,刚想掏手机打电话报警被熊子阴森如毒蛇的眼神盯,愣是没敢把手伸进口袋。不敢有下一步动作的教练转头望向陈二狗,见到竟然在这种危机关头没被吓得屁滚尿流,心大为敬佩,一联想到他像模像样的拉弓,立即一厢情愿认作这喜欢穿布鞋的男人肯定是个高人,只是他没想到不等他展开遐想,那个叫陈二狗的男人便微弓着身子,一脸笑意,奴颜婢膝味道很浓郁地讨好道:“您宰相肚里能撑船,大老远跑来跟我一个小人物过不去,没意思啊。要不这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给你赔不是,你要不愿意,让我下跪磕头也成。”

  熊子没放下弓,一脸鄙夷地冷笑道:“陈二狗,没人教你膝下有黄金?”
  “没。”
  陈二狗摇了摇头,恬着脸道:“真没。”
  阿梅愕然,陈二狗在他心目的高大形象立即崩溃坍塌,原本内心的挣扎立即荡然无存,神情冷漠地退到远处。
  不是陈二狗不要脸,在这个张家寨小农民的世界,的确不存在男儿膝下有黄金这个说法,当年那个疯癫醉酒的老头便曾对整个村子下跪过,为了不让村子人打断攀爬风水树的陈富贵两条腿,他跪得毫不犹豫;他娘也跪过,为了求村子里给她公公抬棺材,好让老人路,那一次同样跪得没半点挣扎。富贵也跪过,为了跟一个老草药贩子要几味稀罕山药,那一跪跪了一天一夜。陈二狗也下跪过,跪天跪地跪坟头,以后还得去给娘下跪磕头。

  他不知道男儿膝下是否有黄金,但陈家人的膝下,没黄金。
  富贵以往蹲地擦那张牛角弓的时候总会乐呵呵说,人加弓等于一把枪。
  弓箭扣弦,等于子丨弹丨了膛。赵鲲鹏手里那把复合弓不敢说射死野猪,射了把陈二狗射成残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陈二狗来海后除了跟着胖子刘庆福吃了次黄浦会,再没接触过流社会的门槛,但大半年呆下来,加小梅这位从不承认自己是公子哥的有趣纨绔时不时透露出一些八卦内幕,陈二狗也大致了解一点这个社会繁华遮羞布下隐藏的阴暗污垢。
  越高度的明衍化出更极端的野蛮。
  这道理富贵在陈二狗高从嘴巴里跳出来,那个时候陈二狗和富贵都穿着草鞋山跟畜生打交道,陈二狗没啥体会,到了今天这句话总算应验,例如这个武力值惊人的死人妖真要射出12根箭在他身留下几个鲜血淋漓的窟窿,事后也许不会没半点动静,但也绝对不会让人妖沦落到蹲监狱的地步,可能是判而不罚,花钱找人顶替去是,甚至根本不会惊动司法部门,总之今天这场风波对没权没势没钱的陈二狗来说是百害而无一利,是彻头彻尾的无妄之灾,根本没机会让他做点心理准备。

  陈二狗看着那张狰狞的漂亮脸孔,那张了弦的复合弓,那颗尖锐的箭头如同当年那头浑身油脂泥垢的庞大黑瞎子的愤怒眼神,那只黑瞎子是真瞎了,瞎了一半,一只眼眶被富贵一箭射穿出一个窟窿,另一只眼睛的暴躁和愤恨,张家寨所有叉腰骂街的泼妇都来得让陈二狗记忆犹新,那一天陈二狗才开始心怀敬畏学会正视大山里的畜生,重新审视那座山,此刻望着人妖手的复合弓,绰号熊子,还真像一头黑瞎子。

  陈二狗额头渗出汗水,却依然压抑下内心的恐惧,不肯转身逃跑将后背留给这头黑瞎子,脸神色还算平静,但估摸着谁都能瞧得出那是表象,道:“铁了心真要玩我玩到残,才肯善罢甘休?”
  熊子没正面回答,只是笑得像只鸭子见到了又漂亮又有钱的女客人,让他那张桃花脸蛋愈发妖媚,道:“我不玩弓猎,都是枪猎猎,不过以前摸弓也摸了两三年,不知道手生了没,那得看你运气。”
  手里只有弓没有箭的陈二狗低声下气地笑道:“要不也给我一打箭,我们玩对射,这样刺激。”
  “别侮辱我的智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