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72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鲲鹏来到南京军区附属医院,国七大军区,各个军区内都有自己的自负和内幕,管着江苏浙江海和江西安徽福建五省一直辖市的南京军区肯定不穷,因为拥有苏浙和海这几座金矿,又临海,能在石油大做章。虽然不是天子脚下,但临着台湾,军费预算方面也不会分摊太少,兵源也不差。跟南京军区搭关系的大院,这里面走出来的年轻一代,相其它六个军区没有过多的骄横,较务实,相对来说从政的不多,从商的不少,但阴起人来绵里藏针,赵鲲鹏此刻在吴煌病床旁看到的谈家大小姐是个典型南京帮子弟,特有出息的那一类,吴煌虽然胸襟气魄都有,但毕竟家境局限于苏北,他赵鲲鹏也有自知之明,老爷子退下来后赵家在海也是个绣花枕头,他是靠一股子狠劲才替这一代年轻亲戚赢得一份畏惧,但谈心不一样,谈家在东南沿海一直没有衰败的迹象,更难得的是谈家也没有出现青黄不接的尴尬局面,这一代人颇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例如谈心,便走了一条很剑走偏锋的路线,她不是党员,是国民盟的重点培养成员,她的目标或者说野心当然不止局限于将来的央委员,这其的门道不足为外人道,总之谈家是由点到面从政经商到化领域全面开花,赵家老爷子第一次见到谈心,等这年轻漂亮女人离开后便忍不住感慨道:“谈家,好大一棵树啊。”

  吴煌躺在病床,气色好转,不再起初那一两个星期奄奄一息的模样,见到赵鲲鹏,笑道:“熊子,小逗号听家里的意思出国留学了,叮嘱你谈心姐一定要你每天msn跟她聊天。”
  赵鲲鹏不以为意道:“那跟屁虫早该出国了。我还得让窦阿姨每个月只给她一点钱,省得她觉得吃过几顿食堂饭菜是体验到了底层老百姓的民间疾苦。”
  “小逗号才多大,你别把你那套理念强加给她,什么事情都得有个过程,温室里宠溺着是不好,但拔苗助长也不妥。”
  谈心微笑道,她今天没穿旗袍,很正统的职业装,但再正统的服饰穿在她身也能带来夏日的一抹清凉,让雄性牲口眼前一亮垂涎三尺。眼前两个男人都算是青年翘楚,吴煌跟油嘴滑舌的人合不来,赵鲲鹏则看不顺眼呆板僵硬的传统高干子弟或者富二代富三代,两个人的圈子说起来都不大,兴许加起来还不到她的一半,这是谈心的强大,她今天能和这两个男人拉家常,也许下午能跟某个二世祖陪着长辈们一起玩高尔夫,晚则去退居二线却仍能量不小的老头子喝茶下棋。

  赵鲲鹏没反驳,他暗恋着谈心,这是路人皆知的事情,他没捅破这层纸,谈心也没刻意回避,两个人都是聪明人,前者知道自己征服不了后者,后者也知道这事情说破了可能这个朋友做不了。
  赵鲲鹏和谈心起身离开之际,吴煌说了句含有深意的话,“熊子,这件事情,能放下放下,不能放下也等等再看,我们的命也不见得别人多值几块钱,都是娘胎里爬出来的。”
  谈心陪着赵鲲鹏走出医院,心思玲珑的她当然瞧出了这段时间熊子的变化,那是一种量变累积后点燃导火线后的质变,但破茧而出的未必都是五彩斑斓的蝴蝶,兴许是更丑陋的蛆虫,是蝴蝶是蛆虫,谈心都无所谓,和熊子关系不错,但没好到要牵挂生死的地步,是兴是衰,她都只是个看客,而且她而言,是蛆虫更好,适合生存。
  海有个十分有趣的大少口头禅是,蝴蝶再美,也飞不过沧海,最好的下场也是做成标本。
  这位给海不少大小圈子增添了很多谈资说料的有趣家伙叫方一鸣,方少,海都喜欢这么喊他,谈心觉得滑稽,方少杨少吴少之类的,都让她感到一身鸡皮疙瘩,但她不否认这个对熊子刮目相看的方少的确是个有城府有口才有魄力的大妙人。

  不知为何,她又想起了那个微弓着身子的男人,像一只蛮横闯入大海的守山犬。
  谈心瞥了眼赵鲲鹏的背影,期待这头海黑瞎子与东北守山犬的撕咬。
  陈二狗和王虎剩都喜欢海的夏天,因为女孩子穿得清凉,张家寨的女人即使脱了也不好看,皮肤糙得很,跟她们那帮子自称大老爷们的男人臭脾气一样不堪入目,但海不一样,这里的女孩发育的早,也许小学刚毕业胸部鼓鼓的,让张胜利这类牲口满嘴口水的眼馋,很多女人即使到了四十多岁,也没被生活糟践成黄脸婆。
  每晚趴在SD酒吧二楼总能看到让王虎剩精神振奋的画面,舞池里越来越波涛汹涌,放暑假前几天,SD特别拥挤,,不过暑假后酒吧歇业了,毕竟是学生吧,没了学生没了客源,桌球室和KTV继续营业,陈二狗有事没事去打斯诺克,自称北京不入流小人物的小梅反正每天纠缠着陈二狗吃喝玩乐,不是斯诺克是玩弓箭,美其名曰是替被母亲沐青岚押回家关禁闭的沐小夭做卧底做眼线。
  沐小夭父亲走之前跟陈二狗喝了一次酒,在浙大教了二十多年书的年男人喝了个酩酊大醉,陈二狗没喝趴下,听着他吐了一晚一大堆苦水牢骚,这男人书卷气浓,书生意气多半不如意,陈二狗也能理解,书读多了的人都觉得自己是精神世界的高人,而高人都讨厌铜臭,不喜欢卑躬屈膝,意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那一套,那晚陈二狗看着用酒消愁的男人,只得出一个道理,今后自己读书只为埋头赚钱,不图有个视金钱如粪土的境界,小夭父亲说二狗你要是不想憋屈一辈子别进沐家的大门,那是遭罪。显然这位年男人不是那种一见到陈二狗瞧出他有什么出类拔萃特质的伯乐,他看陈二狗,兴许是看了年轻时候的自己,心有戚戚焉。哪怕是这样,陈二狗也很感激他,这座城市没几个人肯坐下来陪自己喝酒没有城府地说些心里话,小梅都不行,这个能在张兮兮顾炬以及在陈二狗两个截然不同圈子游刃有余的年轻人,明明身世不简单,却能做到让两个圈子的人都不排斥不忌惮,既能喝红酒玩高尔夫,也能喝二锅头玩骰子,陈二狗总觉得这类人较靠近富贵的思想层次,富贵能对着自己掏心掏肺,小梅行吗?答案简单,不行。

  陈二狗突然发现自己如果是一棋盘的帅,那么王虎剩是象,深藏不露的一枚象,王解放则是一枚炮,但可惜不是他的炮,而是王虎剩的炮,指哪打哪,很好使唤,但终究算不得他陈二狗的心腹,不是他这枚帅的卒子,至于小梅,是士,能闷宫,活活闷死帅,所以陈二狗一直不敢深交。
  李唯成绩了重点线,这是陈二狗才知道的事情,太久没去阿梅饭馆的缘故,再去那家小餐馆,竟让陈二狗有种物是人非的沧桑感觉,也许是从小夭身学到了一点如何揣摩女人心思的技巧,再是看多了酒吧牲口对漂亮女孩的阿谀奉承,总算后知后觉体会出了李唯这小妮子当时眼对他令人玩味的意味,只不过这种玩味到了如今,早被冲刺考和考大胜后的一系列庆祝活动给冲淡了,只留下一点对陈二狗长期辅导的简单感激,她不过是个喜欢看《快乐大本营》、逃不过小女孩那点攀心虚荣心、希望自己能有个倍儿有面子男朋友的青春期孩子。

  近期听李晟那小犊子说似乎有个小白脸跟李唯走得很近,是这次考的全校第三,家里好像还有点小钱,陈二狗其实知道被李晟称作小白脸的男生长得都算很不赖那一种,李唯虽然长得清秀,穿着打扮一直走清纯路线,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陈二狗这个实验品,李唯从书电视学到的狐狸精那一套在学校很吃香,她那个阶段的同龄人撑死了是看到些十八禁的东西,对她还属生涩的演技和勾引没多少抵抗力,能吸引一两棵校草在陈二狗的意料之,陈二狗不是那种从小觉得全天下女人都得臣服在他胯下的狠人,他这种有个能生娃的媳妇算功德圆满的小地方小农民有小夭后很心满意足,做梦甜吃饭香,连个厕所拉屎都顺畅,他根本不图什么三妻四妾,对他来说,有一个小夭这样水灵体贴的老婆,偶尔能偷偷玩几次不带负担不用负责的艳遇,这人生啊便彻底足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