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71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傻狗的名字还是陈二狗帮忙取的,因为陈二狗是村子里最大的化人,这种事情陈二狗不敢胡来,查了大半天新华字典,结合陈富贵的意见最后给了个“张三千”,当时醉醺醺的张来旺二话不说定下来。不知道什么缘故,这孩子懂事后喜欢黏着陈二狗,怎么打骂是扯着陈二狗的袖子不松手,陈二狗跟富贵进山后,这小孩子喜欢陪着他们娘站在门口一起等他们回来,不管陈二狗他娘如何挽留,这孩子却都不会在他们家吃饭,陈二狗很怪这孩子死了爹娘后是怎么把自己养活大的。

  贱命,不容死死翘翘,这是陈二狗这些年的最大感慨,命不分贵贱?纯粹扯蛋的说法,那都是没吃过苦的家伙站着说话不腰疼,还是站着,是躺着的悠闲家伙。
  如果没记错,今年张三千已经是11岁,瘦骨嶙峋,被太阳晒得漆黑,只有一张很女性化的脸庞能瞧出他的清秀轮廓,蹲在阿梅饭馆外拖着腮帮,瞪大眼睛观察人来人往,这孩子既然能不被生活逼死活到今天,那他能带着黑豺来到海,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黑豺见着陈二狗,摇着尾巴冲去,陈二狗恨不得把这家伙捧在怀,一脸灿烂笑容,蹲下来摸它的脑袋,张三千也跑过来,蹲在他们身边喊道:“三叔。”
  张家寨都姓张,唯独陈家人不一样,所以没人愿意跟他们家攀亲戚,只有张三千会按照模糊的辈分喊陈二狗一声三叔,陈二狗斜眼看着面黄肌瘦的苦命孩子,心酸涩,但脸却没有表现出半点怜悯,只是不冷不热道:“饿了没,把黑豺带出来,我请你吃一顿饭,先安排你落脚的地方,算作报答,以后谁不欠谁的。”

  张三千点点头,深深望着陈二狗,满眼关切,似乎怕这个在张家寨横着走的三叔被大城市里人给欺负了。
  虽然只是斜眼一瞥,但张三千那乱蓬蓬的头发,涂满发胶的王虎剩那个头还要寒碜,一脸尘土,这样一个长得秀气声音也好听的孩子,跟乞丐有什么两样,如果是城里人,谁不当个宝对待着,陈二狗脸依旧平静,揉了揉张三千的头,站起身,皱眉道:“先带你去剃个头,要不然外人还以为三叔亏待你。”
  “三叔,我困,真走不动了。”
  张三千怯生生道,一脸倦容,见到陈二狗的兴奋和雀跃如潮水褪下,取而代之的是不可抵抗的睡意,南下海这一路坎坷惊险,让从未走出过张家寨的他如同一张紧绷了半个月的弓,一松下来,一直顽强的意志力彻底瓦解,他竟然一屁股坐在地。
  陈二狗拉着他走到梧桐树下,坐下后让这孩子把头枕在他膝盖,很快便沉沉熟睡,似乎跟这孩子结下深厚感情的黑豺守护在一旁,陈二狗低头凝视着那张消瘦稚嫩的脸庞,叹了口气,靠着梧桐树,想起富贵似乎提起过,爷爷算死了张来旺会有个挺有意思的娃,“虎豹之驹虽未成纹,已有食牛之气”,这是老人对这孩子十四岁之前的断言,至于之后,富贵说爷爷没有开口,老人家起初给了个张八百的名字留下来,后来等张来旺真有了孩子,陈二狗觉得“八百”太没气势,换了个“三千”。

  张三千。
  已有食牛之气。
  陈二狗撇了撇嘴,这话里头可有大学问。
  赵鲲鹏,赵是大姓,鲲鹏两个字不管是组合还是拆开都极有气魄,可当这样一个人却有一张让不少女人都自惭形秽的漂亮脸蛋,家多女性成员,典型的阴盛阳衰,他从小在脂粉窝里厮混长大,被一对没有最溺爱只有更溺爱的大人物父母宠着护着,他没有因为长得像女人或者被长辈们当女孩子养而沾脂粉气,从小他喜欢打架,喜欢用拳头告诉大院里同龄孩子一些长大以后同样适用的道理。
  吃了不少苦头跟一位不出山的高人师傅学了十几年的咏春拳,不敢说炉火纯青登峰造极,但即使没去部队深造锻炼,也能一口气轻松搞定五六个敢说他像娘们的傻货,进了部队,成了一名尖刀兵,一次部队内与南京军区某部交流演习,他在擂台成功放倒一个据说在南京军区很能打的猛人,一战成名,还赢得一个熊子的绰号。

  他在海警备区混得风生水起,因为自身条件扎实,加家庭有深厚红色血统的关系,被一个南京军区胸章有好几排的老头子看,说过一两年把他带去北京见见世面,可以说这么一个有资本去骄傲的年轻男人这二十多年走得顺风顺水,没吃过大亏,在恒隆广场酒吧一堆死党面前被人狠狠打趴下,赵鲲鹏觉得丢掉的不仅仅是二十多年积累出来的威信,还敲碎了他内心那点不被人知晓的自卑。
  长得像女人,所以要做得长得很爷们的男人还要像个爷们,这是自负,其实也是畸形的自尊,一切根源于自卑。
  当两米高的大个子横亘在他面前,看到吴煌被一记浑厚八极贴山靠撞飞,赵鲲鹏知道他彻头彻尾输了,这让他感觉自己是个娘们,被这个大个子给糟践了身子,这种耻辱必然铭刻于心一辈子,除非哪一天他能够把陈富贵踩在脚下出了那一口恶气。
  但富贵不知去向,花了不少钱不少人脉,赵鲲鹏只找到了蜗居在阿梅饭馆的陈二狗,一个平时如何都闯入不了他那个生活和圈子的小虾米角色,被这类小人物掀翻了船栽在阴沟里才让人记恨,吴煌天生是做大官做政客的料,能吃闷亏咽下黄连,能把退一步忍一时的大道理付诸行动,但赵鲲鹏不行,他觉得自己反正只想一辈子都在军队里混,不求平步青云做将军,只图畅快。

  枪杆子出政权,老一辈子唠叨了一辈子,赵鲲鹏觉得有理,每个男人都有胯下那杆枪,这不稀,还得手里有杆枪,现在他有两杆枪,第二杆则用来踩人,他没跟任何熟人打招呼,没跟脑子胸部还要让人惊艳的谈家大小姐流露出什么,甚至都没跟打小一起称兄道弟的吴煌讲要报复陈二狗。
  阴人要彻底,别给对手半点东山再起的机会。
  这话赵鲲鹏爷爷时不时在餐桌有感而发,这位如今已经退居二线老人在*期间被几个老对手折腾得差点一把老骨头散架,后来一翻身后反过来把对方整得逼到了举家去国外定居,赵鲲鹏是老人最钟爱的孙子,所以这话也听得最多,因此赵鲲鹏一直是个狠人,狠到让不少海一线的大少公子哥之类的纨绔子弟都不敢惹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